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在恰当的时间、地点以恰当的方式表达给恰当的人...  阅读的时候请注意分类,佛曰我日里面是谈笑文章,其他是各个分类的文章,积极的热情投入到写博的队伍中来,支持blogjava做大做强!向dudu站长致敬>> > 我的微博敬请收听
                                  
  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居室中,在很清洁的家居放置一盘花,能给房间以一种清馨的感觉,而且富有生命感。在案头的花木选择中文竹是首选的花木,文竹,因枝叶平出,似薄云垂叠、枝干如竹,故又名云竹。文竹枝叶干细,高低有序,形似羽毛的叶片,置于案头,给人清拨凌云之感。

文竹原产南非,性喜温暖、湿润、耐半阴、怕干旱、不耐寒霜,要求富含腐殖质,排水良好的土壤上较易管理,要点在于水份的供给,浇水要得当是养好文竹的关键,浇水过多,盆土过湿,易引起根部腐烂,叶黃脱落,浇水过少,盆士长期干旱,又易引起叶尖发黃,脱落。所以浇水量和浇水次数要看天气,苗势、和盆土干湿情况而定,平时以浇水浇透(指浇水到盆底流出为准)而很快渗入土中而土面不积水为度,不干不浇,夏季要 浇枝叶,以保持植株嫩绿清新,由于文竹是喜阴的植物,在光照方面要求不高,所以在室内种养,但要一定的光照,不是强烈的光照,这样对它的生长有利。

种文竹不但可以提高文化修养,而且可以对肝脏有病,精神抑郁,情绪低落者有一定的调节作用,
使人有赏心悦目的环境中健康的成长。

文竹相关:

7 月底,我那盆养了快三年的文竹彻底枯萎了。 

    今年上海的夏天很热,我也很忙。我把文竹放在窗台上,经常忘了浇水。一米来高的文竹,终于受不了似火的骄阳,以及我对它的漫不经心。无论我后来怎么努力,它就是活不过来了。 

    我养文竹,是因为在武汉上学时一位年长我十多岁的师兄的一段话。他说文竹就象中国的知识分子,温文尔雅、较难成活、很难伺候、很难长大。那时候,他有一盆从老家带来的文竹,很矮小、很纤细,据说已经陪伴他多年了。 

    我不太相信师兄的话,一直想养一盆文竹尝试一下。那时在武汉,一直没有见到附近的花市有文竹。来上海后的第一周,在小商品市场上发现了文竹,就买了一盆。以前养花一直是有家人帮忙,自己只养过吊兰、太阳花、宝石花之类非常容易成活的花。对于文竹,我只是 几天浇一次水,隔一段时间加点化学物质做肥料。就这样,文竹一直长的很好。我每年换一次花盆,因为文竹不断长大,原来的花盆总变得太小。每个假期回家,也没有将文竹托付给谁,只是在离开前多浇点水放在屋子里。两三个星期后回来,文竹一样活得很好。去年,文 竹长得很高,也活得很好,我开始怀疑师兄说的话。

    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今年文竹终于活不下去了。我意识到,原来文竹的承受能力也是有限的。也许我这盆文竹只是有点与众不同,但本性还是和师兄所见过的文竹一样。 

    终于,相信了师兄的那句话。 

    那时候母亲刚好到了上海,喜欢养花的她给我讲了一大通养花的道理,最重要的是要了解花的习性。对文竹,要隔几天浇一次水,每次都要浇透来。不能想起要浇水就浇水,也不能想浇多少水就浇多少水。 

    毕竟这盆文竹陪了我快三年了,它枯萎了我心里总是不好受,于是向朋友诉苦。朋友说,养花要象对待朋友一样,不能每天折腾他,也不能将他遗忘得太久。最后他说送我一盆文竹,要求我这次一定要好好地养。 

    就在几天前,我发现一直放在窗台上舍不得扔掉的文竹,经过一个多月的风吹雨打太阳晒,竟然又长出新枝来。 

    我突然醒悟,原来师兄还有一点没有告诉我——或许他是想让我在以后的生活中自己慢慢去体会——那就是中国知识分子其实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他是这样的,在一个小县城工作多年,早已年过而立却还在继续深造。 

    对于这盆重新活过来的文竹,我想以后它一定会长得更好。


posted on 2007-01-20 15:23 坏男孩 阅读(559)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生活随笔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