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在恰当的时间、地点以恰当的方式表达给恰当的人...  阅读的时候请注意分类,佛曰我日里面是谈笑文章,其他是各个分类的文章,积极的热情投入到写博的队伍中来,支持blogjava做大做强!向dudu站长致敬>> > 我的微博敬请收听
我养了两盆文竹。
  从花市买来的时候,它们都是六七厘米的幼嫩小苗,栽在塑料小盆里。
  一盆长势很好,一盆长的稍差,长势稍差的这棵是花商赠我的,因为经常买他的花,他想表示心意。
  
  我将这两株幼小的文竹分别挪进两个稍大的盆里。发现长势良好的这株根系发达,茎部茁壮,叶子乌绿油亮,看着教人喜欢不已。心中便打算好好育养这盆文竹,养出一点样子来。
  从此经常为它修枝打叶,保持形姿,不时拿把剪刀围着它转,一会剪这里一片,一会削那边两枝;时刻关心它的水分是否充足,土质是否肥沃,动辄拿把镊子探视土质,经常为它施肥改善土壤;还担心光照是否太少或者太强,今天放在阳台晒太阳,明天放在卧室给以保暖。这盆文竹可谓享受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
  另一盆文竹呢?当然我不会忘记它,总体看来它虽然不是根粗苗壮,但也算得上勃勃生机。把它挪进一个稍大的盆里之后我就基本上不怎么管它了,也许我的潜意识里它不过是一个唾手可得的小花草而已,生死由它,而我的注意力大部分都给了另一些我认为更珍贵的花草,比如另株得到我精心照料的文竹,它理应是文竹中的精英。
  两株文竹的命运显然在我的操纵之下显示出了质的区别:一个是生活富足,条件优裕;一个是条件一般,遭受忽视。在对这两株文竹的养育方法上充分体现出了我做为一个人的主观性、片面性和自私性,但是我把这一切归于----我的精力有限,我不可能将我的爱均分,那样我会育不出我想要的精英花草。事实难道不是这样吗?
  事实的确如此。
  得到精心照料的文竹不负有心人,它长的很不错,按我要求的样子。它的确是一盆优秀的文竹,从哪个方面看都算是文竹中的精品:形态端正,仪容考究,哪里也不多一分,哪里也不少一分。长的不紧不慢,不愠不火,透着一股子绅士派头。来了客人我会把它安置在客厅里最显眼的地方,以陪衬我的闲雅情调。它很不让我失望,总是会得到客人啧啧赞誉。他们说:这是一棵调养的很好的文竹,茎壮叶肥,形姿秀美,看得出来花了不少功夫啊。
  听了他们的称赞,我总是欣喜不已。
  
  另一盆文竹的命运我前边已经提过。在那个角落里呆着,它一直就没有被移动过。我也从没有为它修剪过枝叶。我只是在天旱时给它水,给别的花施肥时给它肥,除了这些之外我的确什么也没有为它做。
  在另一株文竹被我的客人时常赞美的时候,这株文竹在角落里疯狂生长。
  说是“疯狂”一点也不为过。它长的如此开心,如此忘怀,如此肆无忌惮,如此无法无天。它好象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吸取了不知哪里来的精华之气,从一株小小的幼苗的根部,继续又发出无数的小芽,这些小芽又长成了一枝枝修长挺拔的文竹,这许多的文竹聚在一起,共同生长着,一夜之间它们会长出惊人的高度,再一夜过去,有的小芽竟会一路逶迤着攀爬到我的晾衣架上----在这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文竹居然是可以像爬山虎一样向上爬着生长的----在晾衣架上它们还在疯长,以让人吃惊的速度和态势。它们叶子不断生长出新的来,以至于又形成了另一片绿荫。这片绿荫在晾衣架上对着我的群花大笑,以藐视的眼光逡询它们,而它的根部仍有健壮的新苗在不断的生发出来,拔节生长。
  于是,这株瘦弱的文竹长成了一大片葱茏的绿色,它成了我的阳台上一片让人吃惊的风景。它的绿色如此之深,覆盖了其它的植物,因为它的绿,别的植物的生机都可以被人忽视掉了。
  终于有一天,这盆文竹开花了。
  是在一天的清晨,我在为它浇水的时候发现它开花的。当水壶里的水洒在它的绿色上时,我发现有好多的小星星在这绿色的帷幕上跃动,那是什么?于是就看到了它的花朵。
  很多很多的花朵。拨开深深的绿色去看,才发现其实它早已开花,只不过我没有发现而已。这些小小的米色花朵在它的枝头怒放。精致的花瓣,微微的香气,一瞬间我有些失措。我从来不指望文竹开花,我以为只要有绿叶长的好就足够了,但是这株文竹用它的朵朵鲜花告诉我:是文竹,就应该开花,虽然花朵娇小,但是,一定要开,不开花算什么文竹。
  这株文竹的命运被它自己改变,或者应该这样说:它虽然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去生长成我想要的文竹的样子,但它按照它做为文竹的特点生长成了一株真正的文竹的样子。
  
  再去为那株倍受关爱和赞美的文竹浇水时,我居然吃惊地发现,它从根部开始枯黄了。我下意识地拿起铲子,我想我是不是应该立刻为它施肥,也许是没有肥料了。但我看了看它----角落里正在开花的文竹,我的铲子停下了。
  也许我为眼前的这株文竹施的肥太盛了吧?也许更是因为经常为它修剪枝叶,已经让它的伤口太多,它不好恢复了呢;再或者,因为常常的更换生长的环境,它有些疲惫了?要不然因为老是听着那么多人的赞美,它领略了太多生命的风光而后着实厌倦了?
  而我呢?我对它施加了什么?要知道,在我的“关爱”之下,它还一直没有开花呢,一株本来长势很好的文竹,终生不能开花应该算是人生的最大遗憾吧?就像一个人没有青春直接进入老年,它为了适应我的训导,而让自己失去了享受开花这种巨大幸福的权利!
  看到另一株自由的疯狂的文竹,它那恣意昂扬的的姿态,显示着生命的蓬勃气息,显示着自由的空间对于生命个体来说是多么弥足珍贵。看来我的无意的疏忽成就了它做为文竹的巨大幸福。
  看着它,我有些汗颜。
  看着眼前这株病了的文竹,给我带来荣誉的文竹,我渐渐认识到了……我的罪。

其实这两棵文竹完全可以想象为两种人;;;作自由成长的人;;
posted on 2007-01-20 15:36 坏男孩 阅读(311)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养花心得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