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they ignore you
then they ridicule you
then they fight you
then you win
    -- Mahatma Gandhi
Chinese => English     英文 => 中文             
随笔-219  评论-1047  文章-0  trackbacks-0


片名:金枝欲孽      

影片语言:国语

主演:张可颐 佘诗曼 黎姿 邓萃雯 林保怡

影视介绍:

清嘉庆十五年,上承康 、 雍 、乾三代盛 世丰绩,再加恶吏和已诛,朝野内外一片升平 景象。然而,皇帝的后宫中,千百年来,仍是一片了无休止的争斗光景,比诸於政坛上男 人们的角逐,更见动魄惊心,血肉模糊。此 间,六宫之首虽为皇后钮钴禄氏,但得宠当 道者,实为另一钮钴禄氏如妃。时值三年一 届选秀入宫,秀女玉莹为贵族之後,姿色过 人,遂成为同届佳丽针对对象。另有秀女尔 淳,实乃内务府徐万田所策动,话说昔日和 贪污成风,牵动朝野上下,万田亦为个中好 者,十数年前嘉庆怒斩和,万田胆颤心惊, 只怕追溯株连,想出以美色保命之计,十年 内自民间收养姿色卓越之稚女,加以声色艺 训练,以其他朝一登龙门,代为美言,但因 六宫中派系林立,敌我难辨,万田唯有隐密 行事... 

↓请右键使用“迅雷”下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剧情梗概:
  清嘉庆十五年,上承康、雍、乾三代盛世丰绩,再加恶吏和珅已诛,朝野内外一片升平景象。然而,皇帝的后宫中,千百年来,仍是一片了无休止的争斗光景,比诸于政坛上男人们的角逐,更见动魄惊心,血肉模糊。

  此间,六宫之首虽为皇后钮钴禄氏,但得宠当道者,实为另一钮钴禄氏如妃。时值三年一届选秀入宫,秀女玉莹为贵族之后,姿色过人,遂成为同届佳丽针对对象。另有秀女尔淳,实乃内务府徐万田所策动,话说昔日和珅贪污成风,牵动朝野上下,万田亦为个中好者,十数年前嘉庆怒斩,万田胆颤心惊,只怕追溯株连,想出以美色保命之计,十年内自民间收养姿色卓越之稚女,加以声色艺训练,以其他朝一登龙门,代为美言,但因六宫中派系林立,敌我难辨,万田唯有隐密行事。

  另有宫女苏完尼瓜尔佳.安茜,年将廿五,一心期盼届满出宫,好与祖母团聚,只因天生一副正直心肠,目睹如妃对秀女玉莹多番欺负,心感不值,若非为怕连累,宫女安茜早已仗义出手相扶。

  御医孙白扬与父孙清华五代仕为太医院中人,可是父子二人早年因误会闹翻,至令同门而不共住,同事而不共欢。而儿子白扬为人风趣,体贴女人心思,频被后宫女主召唤会诊,实质深闺寂寞,以求雄斗斗真汉子一言半语来作安慰。白扬处事小心,未有违伦常下,奔走于后宫脂粉丛中,游刃有余。

  此时,市井贫农孔武,因缘际会,时来风送,得进禁宫为差役,与御医白扬不打不相识,另亦因此而与宫女安茜结下不解情缘。其时,正是如妃把应届秀女众人,于股掌中把弄个不亦乐乎之时,满以为已将众人驯服旗下,御医白扬却意外洞悉秀女玉莹实非胸无城府之辈。玉莹虽为贵族之后,但因为庶室所出,家中地位倍不如人,亦因此学懂妻妾成群中,脱颖而出之道,初是装作愚鲁,以求如妃放下戒心收归下, 可是被尔淳陷害,遭如妃摒弃,此时,万田渔人得利,亦借此良机插赃嫁祸,令如妃失宠,被皇帝冷落,尔淳亦乘时而起 ,受封贵人,得蒙帝宠。

  玉莹被冷待期间,宫女安茜不离不弃侍候在旁,眼见如妃失势,玉莹再得皇后怜惜,一心准备年满离宫,与家人团聚,谁料祖母上京探访,不幸堕崖而亡,安茜一时间顿失所依,幸孔武在旁劝道开解,安茜终找到一生所依。不过又好事多磨,安茜意外得悉祖母之死并非意外,而是皇后所为,终决定放弃爱情,矢志报仇,一心接近皇帝以助其势。果如所料,皇帝得见安茜,垂涎美色,终又策封为嫔,至此众人误以为安茜心思早变,已不甘一世为他人作嫁衣,并不知安茜苦衷。惟此举令孔武伤心不已,亦令玉莹与安茜主仆反目,而如妃地位下放,人情冷暖,最后竟只得孔武以德报怨,处处相扶,孔武亦从中明白如妃本性并非恶毒之徒,一切只因人在江湖,为求生存,亦得随波逐流。

  玉莹心有不甘,为了自安茜手中夺回皇上宠爱,不惜一切誓与安茜一争长短。相反地,尔淳因万田突然暴毙而失却人生目标所依,最后在白扬劝慰下,明白要重拾个人幸福,竟相求白扬助力,意图逃出紫禁城。一时间,白扬被两女子左右为难。

分集剧情:
第 1 集

  陈妃刚被册封,却因误信传闻,偷走离宫,被如妃如玥发现,陈妃求情不果,诅咒身怀龙种的如玥后,含恨被如玥赐死。差役孔武与表弟陈爽运送贡品途中,遇天理教中人欲抢准备上京选秀的秀女,孔武为救陈爽杀人,为免惹麻,本欲弃舍下一众秀女不顾,惜秀女中尔淳使计,逼令二人护送她们入宫。

  孔武为摆脱天理教追赶而至的暴民,惟有拋下贡品给他们抢夺。娇身惯养的秀女们抵受不住路途颠簸,又挂念家人,多番埋怨,尔淳好言相劝。玉莹自恃貌美,以为常遭别人针对,独对曾有救命之恩的尔淳视如姊妹,更提议与她结义金兰。天理教人又追至,玉莹因迷路与众人走失了,孔武与众人逃命时,突获悉玉莹是湖广总督女儿,身世显赫,毅然回头救出险被污辱的玉莹。

  陈妃阴魂不息的传闻不径而走,如玥毅然入陈妃房,将下人们偷偷供奉陈纪的香炉打翻,并命人将房间封锁。尔淳、玉莹等终抵京,却因过了入宫时辰,被拒于宫外,幸太监徐万田为众人求情始得进宫,玉莹为报答孔武相救,给他亲笔荐信。众秀女经复选后,于后宫学习礼节,对宫中事物好奇。玉莹夜半起来,误闯被封的陈纪房间。

第 2 集

  资深宫女安茜发现玉莹误闯禁地,骗她在粉脸上画符作福,使计令她逃过如玥问责,惹如玥不满,向她示警。玉莹以为安茜全心靠害,回宫怒责她,却反被安茜教训一顿。尔淳与同被选入为本届的秀女沅淇、淑宁原为万田的养女,万田不惜伪造户藉安排三女入宫,期望其中一人一朝能得皇上宠幸,以保其身。

  孔武在青楼设赌局,大杀三方,喧哗之声令妓女香浮所服侍客人不能安睡,香浮受托与孔武对赌,孔武胜出,拒收香浮的赌注。孔武甫离开妓院,不单失去赢回来的金钱,还与陈爽被打得遍体鳞伤。孔武与陈爽购故衣更换,拿荐信前往拜见玉莹的亲人,惜事与愿违。太医孙清华奉皇后之命替如玥把脉后,皱眉。

  如玥准备见皇后之际,突感不适,即命人暗中急召太医孙白扬。白扬对如玥直言她胎位不正,恐有滑胎之险,如玥送上厚礼,逼他忍瞒此事。白扬向皇后暗示清华断错如玥之症,皇后为平息二人争执,着白扬全力照顾如玥及其胎儿,清华不满白扬所为。

  孔武、陈爽因失去贡品,被接洽人周师爷要求收监或赔偿银两,二人苦恼。孔武往妓院吃霸王餐,被打,白扬上前将当日托香浮所下的赌注还给他,并着二人离京,孔武拒收。孔武在故衣中发现一丝帕,爱不释手。

第 3 集

  安茜与太监常永禄情如兄妹,永禄知安茜离宫日子不远,特送上寿包替她祝寿,安茜愿望离宫后,能回乡与祖母过寿辰。孔武、陈爽入宫修建凤仙殿,陈爽感宫中规矩繁琐,不屑到此,孔武却视此为踏脚石。如玥经白扬以艾灸治理后,龙胎稍为移正。万田设宴款待白扬,又送厚礼,白扬婉拒好意,只肯收下数种名贵药材,万田明白他藉此暗示如玥地位稳固。

  白扬回家拜祭亡母,与清华又起龃龉,原来二人乃父子关系,只因白扬将其母之死迁怒父亲,多年来对清华冷言冷语,其妻陆皓雪上前好言劝解二人,不果。清华指斥白扬以宫中禁用之法替如玥诊治,指他欲攀龙附凤,到头来只会徒劳无功,白扬反斥清华为功名利禄忽略母亲,清华语塞。皓雪开解清华,并替白扬说好话,清华愧对皓雪。

  玉莹学习穿盘底鞋走路时,扭伤脚踝,沅淇刻意与她争用热水,令尔淳取得玉莹信任。皇后设宴款待后宫,秀女们亦获邀出席,众人为免得罪如玥,收买下人取如玥服饰情报。安茜无意中发现尔淳与沅淇、淑宁一伙,却默不作声。如玥挑衣善变,令淑宁等差点措手不及。安茜发现尔淳使计骗玉莹穿上与如玥同色衣服,,遂劝玉莹更衣,惜玉莹不理。如玥忽穿上与皇后一样的红,刻意向众人示威。玉莹回宫怒斥安茜诬蔑尔淳,存心挑拨离间,安茜百辞莫辩。

第 4 集

  万田妻柳惜春为家人祈福求签后,回家见万田将古董统统摔破,大感奇怪,原来万田恐受查抄和珅余党一事牵连,才将古董摔破免受嫌疑。此时,吏部官员到来请万田协助调查。尔淳、沅淇及淑宁等接惜春报讯,担心万田。尔淳看惜春为自己寻亲所求的签,愁容满脸,玉莹上前开解她,始知她仍欲寻访失散姐姐。皇上突提前回京,众秀女感兴奋。

  尔淳相信安茜已发现自己与淑宁、沅淇为一伙,施计向她示警。清华指已通报白扬私自以艾灸治理如玥妃,欲逼他离宫逃命,白扬不理。跟孔武一起修殿的年轻工匠堕楼,白扬经过,发现已返魂乏术,孔武却以为他见死不救,与陈爽一起怒斥白扬。白扬替如玥把脉后,提议替她催生。此时,皇后驾到,送上榚点,香茶及香油给如玥,如玥认为皇后不怀好意,小心翼翼一一推却,更藉近身婢女宝婵将香油打翻。

  皇后离去后,如玥脉象有异,白扬决为她催生,如玥痛楚难当。宫女素英被指打翻如玥的送子观音,惟恐被责罚,逃走。孔武跟踪陈爽,发现他在宫中拾宝,二人忽闻传自井底的笛声,遂放绳子下井,果然救出失足堕井的素英。安茜四出寻找素英,得知她被孔武、陈爽二人所救,感激,并教他们逃走之路。孔武证明摔破送子观音像的另有真凶,安茜、素英感激。如玥几经辛苦,终诞下小格格,却大失所望。

第 5 集

  太监小灵子向大太监鄂罗哩禀报关于送子观音像被摔破一事是乌鸦所为,安茜求鄂罗哩还素英一个清白,鄂罗哩却指乌鸦在满清地位崇高,素英难逃问责,安茜深明宫中规矩,只求能保素英全尸回乡。孔武发现素英尸首被抬走,震怒。如玥试出白扬虽与清华作风迥异,却并非断绝父子情,暗示他终有一日因各事其主而对立,着他要作好准备。

  孔武不理宫中禁忌,射杀乌鸦泄愤,白扬上前好言相劝,方知他为素英之死而杀鸦,甚欣赏他的胆色与大志。清华藉词恭贺白扬,嘲讽他立下大功,却自始受制于如玥,白扬心中明白清华对自己的关心,难受,往找香浮倾诉。皇后准备一切迎接皇上回宫,惜皇上径自往找如玥,探望小格格。如玥发现皇上对自己失去兴趣,大感失落。

  宫中画师替一众秀女绘画像,玉莹送银票给尔淳封红包给画师,又借头钗给她用。宝婵奇怪画师们的画功参差,后经如玥解释后,始明白玉莹虽懂得丰赏画师,却因锋芒太露,难得人心,遭人陷害。永禄不慎将玉莹画像弄湿,安茜遂口述玉莹容貌,让永禄重新作画代替。皇上看永禄所作的画像后,对玉莹留下深刻印象。淑宁深知玉莹是强敌,与沅淇使计令玉莹在见皇上前染病,尔淳决留下照顾玉莹。皇上对沅淇另眼相看,淑宁深心不忿。玉莹醒来,知错过见庆机会,失望。

第 6 集

  如玥闻玉莹不适缺席,而沅淇获庆青睐,命人将本来送给玉莹的双面绣绢扇转送给沅淇,众女羡慕不已,却招来淑宁妒忌。淑宁为消除劲敌,命万田心腹太监小伦子将玉莹与尔淳的药对调,令二人继续病下去。自白扬替如玥诞下龙胎后,后宫妃嫔纷纷指明要他替自己诊症,白扬疲于奔命,但见众女为讨皇上欢心各出其谋,摇头叹息。清华奇怪玉莹延医多日仍未好转,遂着白扬替她诊治。

  白扬对玉莹要求在药中加入枣子或蜜糖,感奇怪,怀疑她服错药,命人调查。白扬替尔淳诊症后,终试出她有诈。如玥召见白扬,欲知玉莹是否被人刻意加害,不果。万田被软禁期间,淑宁欲先下手为强,被尔淳发现,着她按惜春指示按兵不动,淑宁却阳奉阴违,使计令鄂罗哩揭发沅淇将尔淳与玉莹的药对调,沅淇在人赃并获下被捉拿,尔淳从后追出,伤心难过。

第 7 集

  淑宁虽藉口为顾存大局交出沅淇,尔淳却发现她是为一己之私,出卖多年姊妹情,痛心疾首。玉莹向尔淳表抱歉,认为沅淇为针对自己才连累尔淳,尔淳想起沅淇泪如雨下。白扬向尔淳暗示自己洞悉她一切手段,劝她安守本分,放过后宫佳丽,尔淳不忿,反唇相讥。玉莹送银票答谢白扬替自己查清真相,白扬竟指出玉莹早知被换药一事,只不过藉自己手揭发此事,玉莹一脸无辜,表示不知情,白扬出言相讥。

  终盼到宫中让仆役与亲人见面之期,惜迟迟未见祖母到来,大感失落,安茜瞥见素英亲人闻素英死讯后伤心反应,难过不已。陈爽得悉孔武将自己血汗钱向太监曹镇南捐官,不单徒劳无功,还被镇南手下重打,大发怨言。孔武遇安茜,知她为素英之死难过,开解她,却不肯认命与安茜苟同,还使计令素英可获主子叩头。如玥产后努力回复昔日身段、美貌。皇后探望如玥及小格格,如玥明白她暗示自己产后不复当年勇,反唇相讥指她保养不佳。

第 8 集

  玉莹主动向安茜道歉,又给银票着她免让沅淇受苦,安茜明白其用意。清华知玉莹送白扬厚礼,惹同袍嫉妒及闲话,往找白扬,白扬竟刻意回避清华。白扬将礼物银票退回给玉莹,玉莹为令白扬替自己保守秘密,竟不惜宽衣欲藉此恐吓白扬。白扬发现尔淳没有服药,嘲她找沅淇顶罪又自责,尔淳终从白扬口中得知沅淇发配途中身亡,伤心痛哭。

  尔淳半夜惨叫,惊醒众人。淑宁发现尔淳在沅淇房中装神弄鬼,终明白她意图,厉言相向。淑宁准备加害玉莹,却忽闻拋石之声,产生幻觉,怀疑是玉莹送来的香炉所害,遂怒责玉莹送来迷香扰乱其心志,玉莹否认。一众秀女觐见皇帝准备受册封为“答应”,玉莹被皇帝选上,淑宁却一直心神恍惚,终在沅淇冤魂不息的阴影下,在册封大典上崩溃,却原来一切是尔淳所为。

第 9 集

  玉莹的母亲到宫中探望玉莹,并送上最后一批银票给她。柳惜春怀疑尔淳染上毒癖,告知徐万田。宫中失火,孔武冒死救回太祖之灵牌,孙白扬为孔武悉心治理伤势。孔武立下大功,获官职,在孙白扬面前意气风发。孙白扬受托替尔淳戒除毒癖,发现她原来籍此舒缓哮喘之苦。尔淳昏倒,孙白扬替她宽衣并施针灸,不料玉莹突然到来。

  以孙白扬与尔淳的关系要挟孙白扬开药方,好让自己能顺利亲近嘉庆。孔武。陈爽被委任为护军。嘉庆突然提前出巡,白费玉莹一片苦心。孙白扬发现尔淳偷偷见徐万田,向其好言相劝。

第 10 集

  太监小禄子替安茜打探,得知其祖母在上京途中因染病而滞留在济南。安茜为筹银两替祖母知病而苦恼。孔武。陈爽看守城门,发现图利门路。孔武从太监小灵子手上购入安茜偷运出宫售卖的丝帕,怀疑她是丝帕的主人。

  安茜发现小禄子托孔武偷运名画出宫变卖,上前制止。孔武从小禄子口中证实丝帕的主人正是安茜,决定仗义帮忙。徐万田得知如妃对淑宁一夜疯癫一事起疑,遂向淑宁施毒手。如妃命安茜散播谣言,欲引出与徐万田一伙的内奸。尔淳果然中计,安茜上前制止并告知真相。尔淳得安茜相助却仍败露行踪,幸孙白扬冒险相救。如妃发现安茜是包庇徐万田的内奸,决赐婚要她嫁给太监鄂罗里,安茜感晴天霹雳……

第 11 集

  鄂发现小禄子与安茜在一起,不满。鄂出言训安茜,安茜终憋不住,欲强行离宫,幸孔武及时制止。孔武开解安茜时,发现原来一直与自己以笛子和奏的正是她。尔淳因断线风筝而结识福贵人,二人甚为投契 。白扬怀疑尔淳是福贵人亲妹,找春求证,春只道查究真相是不智。

  白扬受福贵人所托送香包给尔淳,纾缓其哮喘症,淳却误会是白扬所赠。鄂向小禄子公报私仇,安茜为救小禄子而向鄂低头。孔武送信给安茜,被鄂发现。鄂怒掴安茜,孔武以宫规令鄂不敢继续放肆。鄂向可武找碴反被嘲笑,鄂迁怒于安茜,竟命其外甥曹镇南将安茜奸污替自己留后。

第 12 集

  安茜为保贞操而刺伤曹镇南,时孔武突出现将鄂与曹镇南杀掉。如妃为抽出内奸,再向安茜施压,安茜绝望。鬼节将至,陈妃冤魂索命之谣言甚嚣尘上,人心惶惶。玉莹自以为博得如妃欢心,白扬却不以为然。如妃发现婵偷偷在祭祀名单上加上陈妃的名字,勃然大怒。

  婵偷偷拜祭陈,如妃出现,揭破一切乃人为布局。后向如提议将茜赐婚一事作罢,如却一意孤行。莹将发现茜偷偷向水井拜祭一事告知如。武欲安排茜离宫,茜却不愿连累他。鄂、南的尸首被寻获,如审问茜,逼她供出内奸,不果。如竟以茜祖母的性命要胁茜。

第 13 集

  后插手鄂、南命案,将安茜带走,安茜一力承担杀人罪名。后闻井中发现另一副白骨,即命人将水井封闭,不许有人再翻究此事;安茜获轻罚。陈爽不满孔武为安茜杀人。玉莹讨好如妃以博取她的信任,如妃暗示会安排她侍候皇上。婵多日没有在后宫出现,引起众人揣测。不久,婵突往找安茜求助,原来一切是如为引出奸党的布局。

  如妃以为玉莹是奸党,既诧异又激动;玉莹辩称是被尔淳引来的,如妃不信。玉莹拿香包质问尔淳,二人互揭底牌,继而反目。玉莹母突被如传召入宫,田使计令如妃误会她与自己有来往。如认定田与后是一伙,声言不会让后的人接近皇上。

第 14 集

  孔武发现后身边的太监汪福寿私运从白骨除下来的玉戒指出宫,华替汪福寿求情,并将玉戒捣碎。后知华已洞悉一切,感激他替自己隐瞒,赐厚礼答谢他。华知后准备对付如妃,往找白扬。白扬发现雪默默为自己所做一切,感动。白扬恐玉莹再得罪如妃,讹称她染上传染病;如妃满意白扬表现。

  玉莹之物件被销毁,玉莹欲夺回银票,被阻,伤心激动。尔淳欲罗致安茜,安茜却不为所动。如妃妃侍候皇上就寝,皇上却半夜离宫。如明白皇上已嫌弃自己,决另觅可靠人选亲近皇上,如妃发现尔淳是可造之材。尔淳知福贵人因失宠而被看扁,只有白扬没跟红顶白,对白扬更添好感。玉莹求如妃,期望再获信任,如妃竟要她将粉面划破以示忠心。

第 15 集

  玉莹终舍不得自毁容颜,如妃鄙视她。玉莹迁怒白扬,并要他归还被销毁之银票。玉莹为免母挂心,求安茜代送信出宫给她,却被婵发现。婵使计欲从孔武手上夺过信件,惜被孔武发现,二人起龃龉。孔武发现婵被毒虫咬伤,即替她吮出毒液,并背她往找太医,婵被孔武的体贴吸引。

  尔淳看过春托白扬送来的签文后,伤心得不寝不食。白扬知尔淳心意,派人送礼物给她,尔淳感动。安茜无法替玉莹送信,玉莹大发脾气。白扬从安茜口中得知玉莹的苦衷。福贵人见尔淳心事重重,开解她。尔淳随众赏月,期间离席欲找白扬,不果。原来白扬往找玉莹赔罪,玉莹感激他代探望母亲。尔淳不满白扬细心待莹,将礼物退还后回宫。

第 16 集

  尔淳将发现宝婵烧木头一事告诉万田,万田指如玥使用霹雳木向皇后落咒。尔淳从白扬口中得知如玥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其后在小格格百日诞辰祈福典礼上,见 如玥使用道长曾吩咐过虽避免相冲图案的袍子盖小格格,决将发现烧霹雳木一事秘而不宣。福雅做手套给尔淳过冬,托白扬代劳,白扬想到玉莹受灼伤的手,请福雅 为玉莹多做一对,尔淳刚好前来探望福雅,闻言不悦。

  玉莹独自在房中大吵大嚷之际,尔淳至,玉莹不明她的企图,颤抖。孔武兴高采烈告诉安茜其祖母即将抵达京城,及自己即将升任为领带,安茜却反应冷淡。孔 武后从永禄得知安茜苦衷,毅然放弃捐官,安排她与祖母相见,陈爽却不满他为安茜牺牲兄弟二人前途。安茜险些不能与祖母相见,幸孔武终在最后一刻,送祖母 至,二人久别重逢,相拥而泣。

  孔武安排安茜祖母在京城附近庵堂落脚,又建议安茜出宫后可跟祖母在京城卖茶果,安茜感激。宝婵对孔武有意,孔武却毫不领情,陈爽却恋上宝婵,更辛苦找 来开光玉牌给她护身。孔武往探望安茜祖母,却发现她上山摘野果时被野狗咬死。安茜痛失至亲,大受打击,却坚持继续为祖母缝制棉袄。宝婵不满安茜丢下手上功 夫,埋首制棉袄,上前责备她,二人争持间,棉袄被扯破,安茜怒掴宝婵,因而受罚,孔武往开解安茜。

第 17 集

  安茜身心俱疲,晕倒在玉莹房中。尔淳见白扬为了玉莹而替安茜把脉,不悦,出言嘲讽白扬,并将福雅托白扬所送的手套退还。安茜获皇后恩待,不但让她回复 原职,祖母骨灰亦获准回乡厚葬。孔武陪安茜送祖母最后一程,并暗示爱意,孔武知道安茜不再回避自己,展露笑容。安茜趁出宫机会探望玉莹额娘,发现母女二人 皆为对方着想,隐瞒自己的处境,不料回到宫中却见玉莹自暴自弃,劝她不要辜负母亲期望,令玉莹重新振作。

  宝婵从陈爽口中得悉他与孔武欲捐官,趁如玥沐浴时,使开其他下人,偷如玥珠链给陈爽运出宫变卖,惜事败,宝婵匆忙间遗下陈爽所赠玉牌。小灵子找不到刺 客,宝婵见他拾得玉牌,暗惊。宝婵恐被查出,求孔武带自己离宫,不果。陈爽被搜出私运宫中物件,却以为是孔武举报自己。因玉牌刺客一事,宫中流传如玥与匿 藏于宫中的道士有染,如玥誓言抽出自己寝宫内泄漏消息者,宝婵忐忑不安。

  皇后为了如玥的传闻召见宝婵,宝婵险招驾不住,幸如玥及时带走宝婵。宝婵终向如玥道出真相,如玥痛恨她毁了自己的名节,怒打她,尔淳好言劝解。万田吩 咐尔淳向宝婵下毒手,令皇帝不再信任如玥。尔淳假意开解被罚的宝婵,知道她因痴心错付才铸成大错,感同身受,决改变计划。尔淳发现宝婵伏尸于池塘中,惊惶 失色。

第 18 集

  皇帝关心受惊过度的尔淳,皇后藉词留下尔淳休养,并暗示宝婵之死另有内情。尔淳巧言令皇帝相信宝婵并非畏罪自杀,并对如玥起疑。万田认为宝婵之死可能 与皇后有关,尔淳感对付的人不只如玥一人,苦恼。皇帝亲自查问如玥关于宝婵之死一事,心中却早有定案,并决定册封尔淳为贵人,如玥心灰意冷。如玥着小灵子 送上金炉给皇帝以表关心,皇帝却因皇后而将它退回。如玥发现自己失势,大受打击。

  白扬与另一名太医张榕替尔淳作出截然不同的诊断,皇后逼清华作出判断,清华明白皇后担忧白扬靠拢如玥,决将尔淳交给张榕治理,白扬不忿,回家与清华理 论,清华说出白扬犯错的关键。陈爽被赶出宫后,因欠赌债遭毒打,孔武欲代出头,陈爽却不领情,宁向白扬求助。白扬要跟孔武赌一赌大家的运气,孔武胜出,却 低声下气请白扬代照顾陈爽,白扬爽快应承。

  安茜请白扬还玉莹一个清白,指她传染病已痊愈,白扬却表示爱莫能助,孔武见二人在一起,不快。白扬见玉莹按安茜指示彻夜不眠做「百寿明灯」,大赞安茜 聪明。皇帝寿辰将至,皇后陪皇帝夜观天象「五星贯珠」,皇帝见喇嘛竖立经幡,知道是如玥亲手为自己祈福所制,若有所思,皇后不悦。皇后发现玉莹私放孔明 灯,来替自己祈福,又见她发髻别致,对玉莹留下深刻印象。

第 19 集

  皇后想起玉莹别致的发髻,传召永禄前来,对他手艺甚表满意,永禄按计划以巧言令皇后对玉莹添好感。永禄将自己在皇后宫中所闻告诉安茜,安茜感事有蹊 跷。皇后安排玉莹见皇帝,如玥此时前来恭贺皇帝寿辰,玉莹出言挑衅如玥。如玥本欲利用小格格令皇帝回心转意,岂料皇后早已收买其奶娘,令皇帝误会如玥毒害 亲女,如玥惊愕之余,更被皇帝唾弃。

  尔淳册封为贵人之日,皇后前来奚落如玥,如玥始明料一切是皇后的布局。玉莹获皇后准许让安茜留在身边伺候,尔淳遂要求让玉莹随自己一起入住新寝宫。安 茜猜不透尔淳的用意,求助于白扬,希望他能箝制住她。孔武不知安茜为何找白扬,心中不悦。尔淳以御赐酒菜逼玉莹进食,安茜欲为她挡驾,惹怒尔淳,幸白扬及 时到来解围。永禄获皇后赏识,宫中地位提升。

  尔淳假传圣旨引玉莹见面,欲逼玉莹离开白扬,玉莹险送命,幸安茜及时带白扬前往制止。尔淳见白扬紧张玉莹,心酸。福雅劝尔淳将爱意藏在心中,尔淳更难 过。孔武发现陈爽又因欠钱捱揍,始知白扬食言,气愤,陈爽却不肯领他的情,更与他划清界线,孔武知陈爽要回乡,表示拿盘缠结他。孔武斥白扬没按照承诺照顾 陈爽,并指他对安茜另有所图,白扬为自己辩护时,二人瞥见一人持刀入宫,担心他对皇帝不利,二人遂赶往护驾。

第 20 集

  孔武、白扬护驾有功,地位即时提升。安茜跟孔武说清楚与白扬关系,孔武释怀并向她道歉。孔武因接受皇帝封赏,延迟了出宫见陈爽,以为陈爽不辞而别。孔 武擢升至御前侍卫,见尔淳向皇帝表示玉莹跟自己相克,告诉安茜,安茜猜出尔淳图谋,想出对策,果然令皇帝反过来产生对玉莹的关注与怜爱。

  白扬代陈爽约孔武见面,陈爽恭贺孔武升官,并藉口慰问宝婵来试探孔武,原来他得悉宝婵已死,不满孔武对自己谎话连篇,跟他决裂。玉莹发现与母的画像不 见了,认定是尔淳所为,往找她晦气,安茜将她劝住。白扬代玉莹向尔淳取回画像,尔淳决绝指画己被毁。白扬为了摆平事件,凭记忆替玉莹再画画像,香浮从他落 笔肯定,知他对玉莹有意。玉莹获皇帝传召侍寝,白扬失落,孔武却以为安茜终可功成身退,开心。

  尔淳施计令玉莹独守空帏,玉莹心有不甘找尔淳晦气,安茜劝阻。白扬明白玉莹心情,教她以真情打动皇帝,玉莹顿有所悟。玉莹亲手缝制荷包给白扬,答谢 他。白扬奇怪皇帝服药多日,仍然疲惫,翻查脉案,怀疑万田私下用药,往找尔淳好言相劝,惜尔淳不领情,以为他是替玉莹出头,嘲讽他将会再次押错保在玉莹身 上。福雅见白扬紧张玉莹所赠荷包,知他心意。白扬向皇帝表示要以心药治他的心病,原来所谓心药即是指玉莹。

第 21 集

  皇帝见玉莹在白扬安排下,乔装小太监前来相见,大为受落,并与她进内堂欢好,白扬内心难过,为放下心中爱念,离开时将玉莹所赠荷包放在路边。玉莹成功 得皇帝宠幸,回宫拥着安茜喜极而泣。尔淳奚落白扬将心爱的女人奉上给皇帝,白扬不快,转身欲走,尔淳却仍不肯放过白扬。永禄无意中得悉安茜祖母之死并非意 外,乃皇后所策划,愕然。

  孔武与安茜在雪上散步,问她可有为将来打算,安茜暗示愿意跟随孔武步伐,孔武大喜。安茜从永禄口中得悉祖母因自己而死,难过不已,后获皇后传召,知她 利用自己来平衡妃嫔服在她之下。永禄劝安茜留在宫中找机会,利用玉莹来对付皇后。永禄代安茜交绝情信给孔武,孔武大受打击,往找安茜问个明白,表示愿意为 她舍弃一切,又展示丝帕以表二人姻缘天定,安茜否认是丝帕主人,决绝离开孔武。

  孔武为情借酒消愁,因此被烫伤,白扬见状替他包扎,并以过来人身分劝他忘掉旧爱。玉莹获册封为贵人,竟向白扬讨教求子之法。白扬学孔武借酒消愁,不 料,亦同告烫伤,香浮开解他。白扬想念娘亲,回家,皓雪见他指头受伤,上前关心。白扬请清华代向太医院请假,清华虽然体谅他,却问他究竟弄清自己的伤势没 有。福雅从尔淳口中,得知白扬为了逃避玉莹,才暂停太医院职事,回家养伤,内心难受。

第 22 集

  孔武孤身在雪地上行走,不禁勾起与安茜一起走的情景,难受。皇后在钦安殿遇如玥,二人言词间各不相让,皇后竟划破小格格脸蛋要胁如玥就范,如玥痛惜爱 女,无奈依皇后吩咐留在殿中抄写经书。孔武见如玥抵着严寒天气抄经,放下火炉给她。安茜为对付皇后,决将与孔武的感情埋藏,并将刺绣心得倾囊相授众宫女, 又教她们做人的道理。安茜悄悄割下自己的头发收入孔武外衣领中,又替他修补破靴。永禄发现安茜为报仇欲向皇后行凶,上前制止。

  安茜心深不忿往钦安殿质问菩萨天理何在,并怪正在抄经的如玥不向皇后报复,如玥指她若有本事成为皇帝的宠信,自有办法令皇后比死更难受,安茜顿有所 悟。安茜着永禄替自己装扮,决定凭藉个人姿色,对付皇后。玉莹深得皇帝爱宠,沾沾自喜,更向尔淳出示皇帝所特赐令牌示威。玉莹视安茜如姊妹,着她同床而 睡,安茜内心更感不安。

  安茜、孔武宫中相遇,安茜为免伤害他,回避。如玥从小灵子口中得知小格格备受冷待,久病未愈,忧心如焚。孔武在殿中擒获一受伤雏鸟,如玥想起爱女,将 牠留下饲养。安茜求见如玥,并送上礼物,只为要得知皇帝的喜好。安茜与永禄复制从如玥手上得来的香包。尔淳、玉莹一起与皇帝对奕,安茜趁奉酒时,藉手上香 气引起皇帝注意,尔淳、玉莹闻言一凛,安茜砌词掩饰。

第 23 集

  安茜使计引开玉莹,并穿上她的太监衣服往见皇帝,却被尔淳发现。皇帝正为下人不肯承认责任而大发雷霆,忽见安茜冒充玉莹,勃然大怒,安茜却凭巧言及智 慧替皇帝解忧,皇帝大悦。尔淳向玉莹暗示她被安茜出卖,玉莹回宫发现真相,震怒不已。安茜接受皇帝宠幸,悄悄回宫将玉莹的衣服放回,玉莹现身,并怒斥安茜 背叛自己,安茜直认不讳,二人决裂。

  白扬见香浮相陪其他男子饮酒作乐,表示愿意资助她回乡生活,香浮难过,跟他划清界线。清华教训白扬,逼他正视问题,否则只会伤害他身边的人。白扬被玉 莹传召入宫,知她因被安茜卖而难解心结,开解她。安茜获册封为贵人,皇后托尔淳代皇帝送礼给玉莹,尔淳乘机嘲讽她一直被安茜及白扬蒙在鼓里,揭穿白扬当日 为息事宁人,才为她另作画像,玉莹大受打击。

  万田着尔淳不要老是针对玉莹,需提防安茜。尔淳向安茜提议联手对付玉莹,并利用孔武来要胁她。安茜却反过来找玉莹合作,表明只有自己才有资格选择跟谁 合作。孔武知道如玥挂念女儿,遂往找小灵子帮忙。如玥一心等候见小格格,终告失望,但得知女儿已病愈,且受皇帝关心,顿放下心头大石。玉莹不满宫中画师为 她与皇帝所作的画像,要白扬献技,白扬表示因师承亡母,只能为喜欢的人才画得好,玉莹闻言一怔,得知白扬对自己的心意。

第 24 集

  安茜与玉莹密谋设圈套诬蔑她红杏出墙,将她铲除。如玥在孔武安排下终得见小格格,感激他,孔武见如玥扭伤脚踝,背她回宫。玉莹使计试出尔淳对白扬有 意,决改变策略,安茜不欲累及白扬,深感不安。永禄开解安茜,安茜却表示决往通知二人,不是为了救白扬或尔淳,只为挽回仅存的良知。原来,玉莹假意跟安茜 合作,实则首要对付安茜。安茜往找白扬途中,被如玥的笛声吸引,最终只得白扬被当场捉拿。

  安茜发现玉莹的计谋后,震惊,玉莹坦言不会忘记当日被她出卖,尔淳从外闻二人对话,得知白扬无辜被牵连,激动斥问安茜时,三人忽被皇后传召。皇后为调 查谁与白扬私通,着三人留意形迹可疑的女子,并要在皇帝回宫前解决此事。白扬被软禁候查,清华奉命前来探问白扬受谁牵连,希望他坦白招出一切,惜白扬拒透 露半句。

  安茜以笛声引孔武见面,关心白扬近况,却发现他对自己有所误解,不快,惟有劝孔武与如玥保持拒离,免落得白扬的下场,孔武却不领情。尔淳不忍见死不 救,欲往自首,不料途中遇万田,万田以退为进,终令尔淳放弃冲动行事,玉莹发现奸计不得逞,气愤。玉莹担心白扬终会供出自己,竟决定向他下毒手。白扬看出 玉莹的用意,甘心吃她做的糕点,不料小礼子忽前来搞垮,玉莹发现他早知自己的毒计,既难过又痛心。

第 25 集

  玉莹将自己所为,迁怒于安茜。尔淳得知福雅为了白扬而向皇后自首,一惊,幸皇后根本不相信福雅。尔淳从福雅身上,顿有所悟,遂找安茜洽谈交易,安茜却 不答允,更与尔淳打赌,指玉莹已对白扬动了真情,白扬终会获救。当晚,尔淳、安茜、玉莹难以入睡。孔武押白扬往见皇帝时,清华前来指已有人向皇后自首认 罪,白扬一凛……

  玉莹被罚静思己过,白扬亦被免去院判一职,如玥却认为始作俑者,是安茜而非玉莹,孔武闻其推断,愕然。皇后向安茜说出轻判玉莹的原因,并对她作出警 告,指后宫中不会有一人独大。皓雪请来香浮开解白扬,白扬却表示心中仍想见玉莹一次。尔淳后悔迟玉莹一步自首,福雅却指出即使让她先自首,仍不会令白扬钟 情于她。万田发现惜春忍瞒已知福雅与尔淳在宫中交往,惟恐二人姊妹关系被揭发,怒掴她,惜春知万田对福雅起杀机,不安。

  如玥患上雪盲症,却不肯传召太医治理,孔武惟有伺机在皇帝面前提及她的病患。皇后奉命探望如玥,如玥逞强,坚拒让清华治理。如玥独自往探望格格,途中 跌倒,忽闻孔武笛声。孔武向如玥坦言虽对她有赎罪之心,却不是因此帮助她,劝她忍辱负重让清华医治双眼。孔武巡逻时刚遇安茜之轿突然破毁,孔武遂替她打伞 候新轿到来,安茜因与孔武一席话,厌恶自己为复仇而侍候皇帝。

第 26 集

  安茜侍寝后回到寝宫,为看不起自己而大发脾气,永禄前来开解她,并劝她放弃报仇,安茜却表示已不可回头。如玥得清华治理双眼,病况好转,才发现孔武细 心照顾自己的安排,感激。尔淳怀有龙种,众人争相奉承,安茜前来,遣走众人后,欲与她和解,坦言她与玉莹皆不是自己的敌人,尔淳却以为她只为自保。

  万田得悉尔淳有孕,喜上眉梢,却劝她疏远福雅,以免泄漏身分。如玥为救爱女勉强求清华相助,清华知道小格格先天不足,惟有答应竭尽所能治理小格格。清 华跟孔武指皇后不会让人动摇其地位,说出如玥数年前曾因自己袖手旁观而丢掉胎儿,她所以变成今日的厉害,也始至巨变之后。

  白扬复职,清华在他进宫门前,告诫一番。白扬替尔淳把脉,心却系在玉莹身上,尔淳看在眼里,难受。孔武与白扬对饮,劝他不要再想玉莹。玉莹因犯过错被 皇后拒诸门外,众女出言奚落。万田再收养一名女孩,惜春劝他放弃藉送秀女入宫保位,不果。惜春不忍福雅牺牲成全尔淳,欲偷万田给福雅的书函,惜被发现,惜 春错手杀死福田。尔淳请福雅相助让白扬与玉莹见面,以了二人心愿,亦可让自己死心。白扬本无语对玉莹,后在玉莹相逼下,终说出内心感情。玉莹紧抱打算离开 的白扬不放,白扬再不能压抑情感,跟她发生关系。福雅、尔淳忽闻万田暴毙消息,震惊。

第 27 集

  福雅发现万田给自己的书函后,赶往制止正欲向万田骨灰下拜的尔淳,原来她已从惜春口中得知一切,但为了尔淳着想,决不跟她相认,并劝尔淳为了腹中块肉 而活下去。福雅感激白扬一直隐瞒其姊妹关系,并着他将玉莹留下的珠钗交还,白扬决放下对玉莹的感情,将珠钗遗弃。安茜试探皇后对尔淳龙胎的关注,以证实宫 中传闻,希望藉此掌握皇后罪证。

  如玥惊闻爱女病情反覆,以为清华出尔反尔加害她,决往找皇后,逼她下旨让清华治理小格格,皇后反而不许她再探望小格格。清华劝如玥放弃求见皇帝,把握 最后机会与小格格相处时光。孔武发现小格格已死,如玥却坚拒接受事实,紧抱爱女不放,以折寿十年哭求上天保住女儿一命。皇后向清华暗示要他对付尔淳所怀龙 种,被拒,皇后竟白扬性命来要胁他,清华心惊胆颤。

  如玥抱爱女找皇帝,皇帝惊觉小格格已气绝身亡,难过。如玥因女儿之死,重获皇帝的怜爱,回复昔日地位。如玥向皇后请安示威,更指尔淳、玉莹等即将取而 代之,皇后气愤。如玥教训汪福寿,孔武刚巧经过,如玥恐被误会,传召孔武向他解释,孔武表示从没有质疑二人朋友关系,只是为避是非才与她保持拒离,如玥宽 心,请孔武陪自己替爱女头七招魂。白扬替玉莹把脉,惊悉她怀有自己血脉。玉莹逼白扬隐瞒真相来成全自己,白扬为难。

第 28 集

  宫女替皇后染发时突感痛楚,皇后恍然永禄一直暗中加害自己。福雅送种子给尔淳,希望能启发她履行天职。白扬在亡母灵前忏悔,清华惊悉爱子闯下弥天大 祸。清华与白扬对饮,翌晨白扬宿醉醒来,发现清华另有所图,即赶回宫,及时阻止玉莹喝下胎药。白扬回家质问清华,清华坦言孽种不可留,劝白扬以大局为重, 后得知玉莹没有喝下胎药,痛悔当年为皇后毒害如玥,以致未能回家见爱妻最后一面,抱憾终生,报应在今天。白扬以为清华举刀自尽,上前制止,后明白他用意, 毅然痛下决定。

  永禄劝安茜想办法接近皇帝,安茜却表示视皇帝为报复工具,不欲埋没感情,讨好他。宫女汀兰得悉皇后要对付永禄,劝他不要永禄不想被指畏罪潜逃,执意回 去。皇后向安茜说出永禄恶行,安茜惊愕并欲为永禄开脱,皇后遂说出安茜为何由宫女摇身一变成为贵人的真正原因,安茜无语,只替永禄求情。

  安茜赶往见永禄最后一面,永禄后悔当初为一己之私,告诉她其祖母之死的真相,令她改变及痛苦。孔武从永禄赴死前写给自己的信,终明白安茜的苦衷,往见 她,安茜却万念俱灰,自责连累身边人枉死,孔武好言开解,不果。孔武求如再救安茜一命,如玥分析形势后,认为皇后仍对安茜有所顾忌,不会轻举妄动。安茜暗 暗拜祭永禄,如玥上前表示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第 29 集

  如玥经不起孔武逼问,终说出教安茜报仇之法,孔武质疑她利用安茜利己。孔武被安茜拒于门外,孔武惟有隔墙高呼,劝她不要被如玥利用。清华向皇后提出呈 辞,并奉上白扬的断指示忠,皇后表面尊重他的决定。陈爽重投天理教,誓入宫替宝婵报仇。皇后为调查万田安插秀女入宫一事,传召惜春,惊悉她原来是前朝宫 女,更深信她与万田有所图谋,惜春最终不堪被皇后折磨,咬舌自尽。

  福雅发现惜春之死,往找尔淳,向她叮嘱一番。福雅请求白扬带尔淳离宫,白扬惊觉福雅为救尔淳而服毒自尽,难过,福雅将两姊妹对白扬的感情坦白相告,白 扬错愕。尔淳前来探望福雅,惊见她将不久人世,福雅临终前苦劝尔淳离宫。玉莹婢因挂念乡间老父安危,为了提早离宫,竟出卖玉莹,向皇后禀告其胎有疑点。

  安茜准备出席皇后约会,伺机行动,孔武赶往阻止,并欲以自首逼她放弃舍身报仇,安茜将如玥心事说出,劝孔武不要辜两女对她的情意,孔武愕然。皇后将一 众贵人的恶行告知皇帝,皇帝却正为天理教作乱一事而苦恼,不欲听她一面之词,怒赶她离开,皇后气愤。如玥知孔武欲将皇后恶行禀告皇帝,前往制止,并向皇后 表示已跟安茜结谊,以保她一命,皇后气愤。清华一家三口决离京返乡,白扬却坚持回宫送福雅最后一程。天理教暴民在陈爽引路下,闯入皇宫。

第 30 集

  皇后趁皇帝不在皇宫,决乘天理教闯宫之乱行事,解决眼中钉。玉莹藉词恭送福雅灵柩上路,见白扬一面,欲挽留他在身边,惜白扬心意已决,尔淳因而得悉玉 莹怀有白扬孽种。如玥看穿皇后之诡计,不肯听命移驾至储秀宫。孔武奉命前往杀白扬,因而令藏身于福雅灵柩中的尔淳跌出来,惊愕,后暴民涌至,三人决先行逃 命。

  白扬为救玉莹返回宫,着孔武带尔淳、安茜离宫。孔武为找安茜教尔淳逃走方向,及约定会合地点。陈爽为替宝婵报仇,要胁孔武往找如妃算帐。尔淳往找白 扬,却只见玉莹,玉莹不信尔淳所言,不肯随她离宫,白扬此时寻至,告知皇帝已洞悉一切,劝玉莹离开。陈爽举箭射杀如玥,孔武挺身护如玥,陈爽见众口一词, 终相信宝婵非被如玥所杀,此时,暴民闯至,孔武见陈爽中箭,悲痛杀敌,如玥发现暴民皆是阉人,怀疑是皇后所为。

  尔淳与玉莹、白扬逃走时,哮喘病发,遂着二人自顾逃命,玉莹闻白扬劝尔淳的说话,毅然回宫,白扬气愤,以为她执迷不悟,怒掴她,惜玉莹仍坚决回宫。白 扬终不忍见玉莹白白送命,回宫找她,并与尔淳约定在宫外会合。如玥见形势危急,决与孔武与安茜分头离宫,孔武坚决共同进退,如玥遂逼他在二女中作出取舍, 孔武如何抉择?安茜发现尔淳在宫中徘徊险被杀,上前救她,并与孔武带她一起离宫……



附:朝花夕拾——Groovy & Grails
posted on 2008-02-12 13:41 山风小子 阅读(20865) 评论(2)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