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今生都是暂住,都是注定要被毁灭的。只有来生,才是坚牢的、永恒的。
  
    题记《一千零一夜》
  
  
    一群进京赶考的江南士人,沿着运河北上,临近京师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内中有一人指着河岸,众人看过去,岸上有个身穿青衣的士子,不断挥手招呼。
    于是,众人停了船,让那个青衣文士上来了。
    青衣文士谈吐温文,富有词采。举手投足间的儒雅气质让人着迷,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名叫王威,也是前往京师赶考,走到中途,和仆从失散了。
    明月上来了,王威解下身上的包裹,取出自带的茶叶,借了船上的茶具,请众人喝茶。
    一边掏出笛子,笛子声中歌欢不尽,一声声,听起来,真像是美人在明镜前吐气,众人身子都软倒了。眼睁睁地看着王威把众人的行李摸索遍,把所有贵重的东西打了一个大大的包裹。
    最后,王威,把笛子放在水面上,踏月施施然而去了。
  
    天子脚下,出现这么大的案件,京师的总捕头接到报告,气得首先把自己的太师椅坐塌了。因为这一位捕头,名字也叫王威。当下,捕头放了眼线出去,在九门画影图形。
    三天过去,大理寺门口出现一个青衣文士,前来投案自首。那青衣文士将赃物一桩桩一件件的放在地上,捕快们确认的实,赶紧禀报总捕头。
    总捕头兴致大扫,原以为青衣文士冒用他的名讳,是个再厉害不过人物,现下是连审理都有些懒了。他来到刑房,青衣文士正被高高吊在木梁之上。
    总捕头让捕快们将青衣文士放下来,然后,坐在他面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众捕快都笑。总捕头自己也笑了起来,换了个问题:“船上的人,都说你是踏着一根笛子渡过江水,果然?”
    “是的。”
    众捕快大笑,但是看见总捕头的脸色不大好看,又止住笑声。
  
    青衣文士被带到大理寺附近的一条小河,总捕头看着手上的笛子,笛子透着翠绿,显见新制成不久。放在水中,却不沉没。
    总捕头让捕快们上去试试,一个个掉到水里,一身水的上来。最后,总捕头亲自出马,奇了怪了,只有他没有掉入水中,总捕头正待得意转头向手下夸口,青衣文士撮唇一啸,那笛子箭一般在水面上飞快,一眨眼功夫,早把总捕头带到看不见岸上诸人的水面上。
    笛子是何等的小,去得又是何等的快,好几次,南来北往的风厉害得刮在总捕头的身上,他以为自己该掉到水里头,只是,最后发现,竟连鞋子也没有被打湿。
    笛子带着总捕头,一日出了河,来到长江,又一日,出了海。海面是空旷,是死寂。四望里,无边际。总捕头虽没有进食,却不感到饿,这情形,他好像经历过很多次,无量次。
    又有时,风高浪急,总捕头只能顺着风的意、浪的意,四处去,天地游。这真畅快了平生——仿佛在了天上,看着急转流动的人群,像神仙一样,从一朵云到另一朵云,缓慢地散步。
  
    声声号角鼓吹,海浪便两边让开,让开出一条路来。百余艘战舰遮云蔽日的从海底涌出来,总捕头还没明白过来,一个渔网兜头而下,已经被掳夺到船上。
    甲板上密麻麻的坐着无数个绑缚的男子,总捕头也被扔到这里头。人挨着人,并无转身的间隙,热时,加倍的热,寒时,加倍的寒。一有人支撑不住,昏迷过去,便有两个士兵过来,一个抬首,一个抬脚,扔到海里头喂鲨鱼。
    不一日,战舰群到了一处海岸,每一船,有一个侍女模样的人上了船,走到甲板的人群中,一一分别仔细,她抬高左手,便过士兵过来,将男子拉过一边砍了,依旧扔到海里头。她抬高右手,则有人过来,给男子穿好喝好,送上岸去。
    原来中国东边扶桑的邪马台国,正是神功女王卑弥呼主政之时,这女王好的是精壮男子,需索无穷。因此上常使战舰往来海上,掳夺各邦国男子,以充实宫掖。
  
    我梦汉宫春昼迟。正舞到、曳裾时。
    总捕头三年囚于别馆,一时并不蒙女王召见,倒是不时有琴师、画师、棋师、茶师前来,教授各样雅识。在薰香燃点的别馆,总捕头每天起床,总是对着镜子,高高的挽起头发,披上青色的石兰衫、穿上高脚的镶云靴,他已经喜欢了在空旷的房间里头,仔细推敲自己的脚步声。
    总捕头还喜欢了绘画,浮世绘。
    那些目光纯粹、笑容开朗的日子,总捕头花了整个整个下午,伏在桌上用最细的毛一根一根地描着仕女浓密的发丝和飘逸的长袍、似有似无的祥云……
    如果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听着别馆外的云和雨,和教授自己茶道的女茶师仔仔细细做过爱,然后,在幽暗的灯光下,一笔一笔的将女琴师金黄色的阴毛描摹在画卷上。
    是这样,三年过去了。
  
    女王还来不及征召总捕头就驾崩了。这一日,邪马台国有大哀哭、大悲恸了。所有囚居于别馆的男宠们,按照古礼,注定了要被扔到海里殉葬的运命了。
    海船之上闻清响,欲绕行云不遣飞。
    海风是那么的大,吹拂在青衣文士的脸上,他掏出身上的笛子,告诉身边的士兵,让我再吹一曲,以怀念女王对他的深恩厚意。
    笛声响了起来,海浪静悄悄地爬高,静静地把这整艘庞大的海船温柔地带到海底。
    只一日,青衣文士站在笛子之上,离了海,来到了长江。又一日,乘着风,青衣文士穿过了大运河,在中国的京城的城门口,他停下脚步,那上面挂有一张图像,画中人,看起来,很像他。
posted on 2008-05-04 19:30 老妖 阅读(1781) 评论(1)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转载

FeedBack:
# re: 大国师-黄金时代的笛声
2009-01-02 08:43 | 纸黄金价格
画中人,看起来,很像他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608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