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隆庆元年,白云起于十方桥,遮天蔽地,三日而灭。
    隆庆十年,因曦国遣使进献五足兽,状如猛狮,行走时,三足支地如鼎,两足可捧物。因曦国远在西域更西,使节于玉门关上表,称:两国之远,车轮以铁,十年方至。
    明州府地近京畿,藩属司让明州府府尹胡鲲好生接待使者。
    于是,胡鲲在天心寺设下水陆宴席,为使者接风洗尘。
    使者自称名唤支地露莫家,一路上学习汉语,并起了个汉名:隋佳峰。隋佳峰于席间声色一无所好,令胡鲲好生不快。
  
    “我听闻贵使起了个汉名,不知道这名字有何讲究。”
  “倒没有什么讲究,随随便便的三个汉字。翻上一本书,翻到那页,页首是什么字,便是什么字。汉字本来就不大大不通的语言,又难学又难用。”
    “贵使不远千里,想必一路耳目惊奇,我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隋佳峰微微一笑,道:“一路所见,无非是人,人无非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呵呵。”
    胡鲲心下大怒,他接待的使节也自不少,似这般不识抬举的,还是第一次见。心想:这蛮子好生无礼,若不是看在藩属司百般提点的分上,他早下令将这个使节驱逐出境。毕竟明州府历年接待的使节,十有八九都是在本国混不下去的商人,到了中国,借着使节的名义,一路骗吃骗喝。只是这一回,皇上已经先期照会藩属司,他要亲自接待,盖因因曦国闻所未闻,旧典所无。
    前年,东南夷的有骠国的使节重译来朝,也是自秦汉已来,未曾通于中国。皇帝接见的时候,问使节从哪里知道中国,又为什么要来中国。那使节极为乖巧,早在藩属司那些九译令的指点下准备好了说辞,答道:“我国三年牛马头向东而卧,水无巨浪,海不扬波。所以知中夏有华风,乃陛下之圣德。”这上等马屁一拍,皇上龙颜大悦,宣示天下,大脯九日。
    因此上,因曦国使节此番来,藩属司一点也不敢怠慢。
  
    胡鲲强压怒火,又问道:“既然如此,贵使十年劳苦,所为何来。”
    隋佳峰抬起手腕,一指擎天,悠然道:“十年前的白云。我来,自然是要来看上一看。天崩地劫之期,神州陆沉之日,将至未至啊。”(注:明年,京师大地震,事见《明鱼公主》,又三年,北兵入寇,攻陷京城,汉人变易衣冠三百年,事见《忠臣谱》)
    胡鲲听得目瞪口呆,失声道:“反了反了。”掩住耳朵,不忍与闻,拂袖起身,匆忙离席。
    隋佳峰也站了起来,强拉住胡鲲的手,一起来到天心寺中庭,隋佳峰打开中庭放置五足兽的笼子,那五足兽腾身而起,摇头摆尾,张口朝着天空,喷出一条火柱,烧红的一大片一大片的白云,显现出一条从地上天上的金光大道。
  
    隋佳峰拉住胡鲲往天上去,胡鲲口吐白沫的想着家中最宠爱的第七房的姨太太何洁,闭着眼睛软弱的想着——我命休矣。很快到了一处金碧辉煌的所在,楼台巍巍壮观,却不是中土之建筑法式,屋顶圆拱尖拱并用,坚固、敦厚、墙上多辟圆形的彩色玻璃窗采光,绘满各种花草人物,当胡鲲越是靠近大殿,心中越升起神幻之感。
    大门自内开启,众乐齐鸣,有童子百余人合唱, “愿神叫我们多有忍耐的心,不要因为稍遇难处就放弃神的话,也不要用自己的心思脑力;应当祈祷的、谦卑的、甘心领受的,求圣灵光照。”胡鲲一入大殿,窗上之玻璃画依光生色,照影生艳,置身其中,一颗心变得易感易动,追想生平种种,几欲哽咽流涕。
    隋佳峰拜伏于地,向着大殿尽头的虚空宝座上一只白羊,念念有词——天国近了,人子,你的声音呼喊在旷野,这世界定了末日,为降临新人,万物的结局近了,为显示审判的公义,神的儿女可望荣入天国,罪人们当悔改,应当在神圣洁和公义的光中对付自己的罪,认清自己的心。
    那白羊变化人身,头上绕着圣光,肋部涌着鲜血,温言悦色,说出来的每一句,都像是深重的叹气,使人又刚强又壮胆。他向着隋佳峰说:“犹大,你认我是人子,却每事不听我的管辖。你要卖我时,我也是听从了的。只是,这世界,今日还不是我们的世界,你这回,把这个人从中土带过来做什么。”
    “我要人子在中土有审判的权柄,要让西方东方再不是两个世界,要让公义如滔滔江水,行于大地之上,要让世界男女彼此无分,共沐圣光。”犹大哭泣的跪求着。
  
    “莫哭莫哭,犹大,东土西土,道术不同,创世已然。世界本是两分,有男女,有阴阳,便该有东西,乃是创世的题中之义,你何必如此执迷。”一个白衣士子和一个瞎眼的和尚出现在犹大的身后,那白衣士子手上把玩着一条十字架项链,白衣士子抚摸着犹大的头部,接着道:“这十年,你在中土到处生事,你以为我都不晓得么。明鱼公主身上的项链也是你給的吧,你用心自然是好的,行的也是公义,主意却总是那么邪门——要让人子的血洗清这世界上罪——亏你向耶和华提的出这样无聊的建议,这耶和华也糊涂,怎么便信你这套了。他发了那么多次大洪水,都没办法冲洗干净这世界上的罪孽,难道一头小白羊身上的几滴鲜血便能成事。”
    宝座上的人子又变化成小白羊,闭上眼睛,一脸温驯的趴在座位上。
    “王威,若无刑赏,何彰公义。公义不彰,天下安能太平。”犹大手指胡鲲,道:“上有天堂,下有地狱,正为此辈所设。”
    瞎眼和尚听到这一处,口唱,我佛慈悲。
    大国师王威笑了起来,道:“遮莫陈和尚有话要讲。”
    瞎眼和尚也笑,面对犹大道:“众生平等,万法一如。生死轮回,爱为根本。老衲不德,却想用我们东土的法子,审上一审,让先知见笑了。”
    瞎眼和尚站立在胡鲲面前,刹那间手大身长,有如不动金刚,便有无尽威仪,问道:“你知罪吗?”
胡鲲上下牙齿抓队儿厮杀,好半天才挣扎出一句:“下官不知。”
    瞎眼和尚将手按在胡鲲的头上,温言道:“好好想想。”胡鲲脑中电转星驰,前尘旧事,一一涌入,整个人坐倒于地,颤声道:“小时候,我曾经掏过蜂巢蚁穴,杀生过万。”
    瞎眼和尚道:“不然,异类相征,天良未丧,请再思之。”
    “我知道了,我不孝,大大的不孝,我父母死的时候,停棺二十年,无力卜葬,罪当万死。”
    瞎眼和尚道:“当日你衣食无着,力所不及。罪小。”
    胡鲲定了定神:“侥幸得中功名,初承富贵,便思逞心快意,曾经逼淫一婢,聚狎群妓。”
    瞎眼和尚道:“罪小。”
    胡鲲道:“我不修口德,喜欢讥弹人文章。”
    “这样的罪过,简直谈不上是罪过了。请细思之。”
    胡鲲松了一口气,道“那么,我就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罪过了。”
    瞎眼和尚望了望大国师王威一眼,王威从怀中掏出一面古镜递給他,道:“令他照来。”
    胡鲲看着镜子,大叫一声,原来当日他赴京赶考,盘缠渐尽,在镇江结识一位同年颜君雄,相交默契,于是水陆携行。途经大运河,深宵捧觞夜话,颜君雄大醉,胡鲲利其财物,推之入水。这事在他心中深锁沉埋,年深日久,遗忘殆尽。
    胡鲲全身汗出如浆,整个身子软倒于地,匍匐在瞎眼和尚面前,涕泪俱下,道:“知罪。”
    瞎眼和尚厉喝一声:“还不变么!”手一离开胡鲲的脑袋,霹雳一声,天崩地坼,大殿、小白羊、隋佳峰、大国师、玻璃窗等等,形消影灭,了无所睹;他整个人从天而降,但见其下汪洋大水,无边无岸,一身渺然,飘浮于一片小小的菜叶之上。他还在思想着,叶轻身重,自己怎么没有没入水中?胡鲲回视己身,已化蛆虫,耳目口鼻,悉如芥子,不觉大哭而醒。
    从这日起,胡鲲暴病三日,几次死里逃生、死里求活,身子时冷时热,须臾不能离开自己宠爱的七姨太何洁。
  府门之外响起声声佛号,瞎眼和尚来到胡鲲的床前,道:“你罪孽太大,生当雷殛,来世为蛆”
    “活佛救我。”
    “事有前缘皆天定,茫茫浩劫不可逃,你尚有七日之寿算,可速具棺殓之物,我有一法,可让你逃过雷殛之苦。生人寿算,无非衣食禄尽,请施主振作精神,一日更衣五次,进食六餐,然后使人抬棺出游,内藏木偶,则必为雷殛,可免活罪。”说到这一处,叹息而去。
    胡鲲大哭失声,六神无主,反复思量,又怕雷殛之后魂魄消散,死无全尸,可是衣食之禄尽,自然是要早死三日,恋恋红尘,实在是舍不得这花花世界。他的七姨太何洁倒是极有心计,又有主见,当下想了一个主意,让奴婢多备马桶,尽储屎粪,置于床梁之上。
    四日后的正午,床梁摇动,一个金甲神人坠落于地,尖嘴黑身,长二丈许,腰下有黑皮如裙遮掩下体,瞪目无言,双手各执紫金锤,身后有两翅摇动不止。
    何洁喝问:“雷公?”
    金甲神人点头唯唯。
    何洁道:“我可以让人烧了你,也可以放了你,你若是要我烧你,便点头,若要我放你,便摇头。”
    金甲神人先是点头,马上一回神,狂摇头不止。
    何洁这才让奴婢用清水清洗雷公身上的秽物。雷公渐渐振作翅膀,恨恨地瞪了何洁一眼,飞走了。
  
    又三日,胡鲲昏迷中大叫一声,呕血三升,顿时气绝。
    何洁抱着胡鲲的尸体,嚎啕大哭,泪尽加之以血,直到深夜,方才沉沉睡去。恍惚睡梦中,见胡鲲排闼而入,抚摸着她的背部,软语温柔,情深恋恋,何洁明知夫君已登鬼箓,好不伤感,两人相拥而泣,也不知道过了几多时,胡鲲口中喃喃道:“小洁小洁,舍不得啊,好舍不得。我要走了。”
    何洁见他貌如平昔,更是惨伤,道:“与君长诀,从此人天永绝,幽泉异路,何不稍缓须臾?”
    “那会害了娘子。”
    “我不怕。”
    胡鲲回坐于床,每隔一会,便复起身,说着:“我要走了。”可是一低头,看着何洁莲花样的面孔,到底立而不行。
    天色渐亮,胡鲲两眼发直,貌渐丑败,突然伸出双手,恨恨掐住何洁的脖子,狞声道:“娘子既然对我如此这般思想,何不随我一起去。”
    何洁大骇,原来,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 魄愚。活着的时候,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刚刚死的时候,心事未毕,魂一散 百魄滞。魂在则为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了。因此上,胡鲲先是感激,继而凄恋,继而变形搏噬。何洁当下奋力挣扎,却哪里摆脱的开。
    这时候,室内佛号唱响,又是一声我佛慈悲。胡鲲顿时魂也消了,魄也散了。
    瞎眼老和尚拉起何洁的手,神情中,又是爱怜,又是佩服。
posted on 2008-05-04 19:12 老妖 阅读(1558)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转载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601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