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明鱼公主
  
  
  
  
    暴雨之夜,天师府中门大开,大殿上,大国师王威耳朵贴在桌面的一把古琴上,好久,才抬起头,手放在琴弦上,将弹未弹之际,他示意正在指挥一众僮仆关好门窗的哈里发,让所有人都下去。
    哈里发喜笑问道:“今晚,有贵客?”
    王威默而不言。
    哈里发道:“那,我下去了。”
  
  门前自有千江月,室内再无一点尘。
    琴声仙翁仙翁响起,将整个天师府充充满满,国师的每一根手指就像乘坐在琴声上的翅膀,回环往复,高高下下。
    天上连闪了几记闷雷。整个天师府在万注奔汇的暴雨中摇晃不定,四围烛火明而复灭,灭而复明,曾不知人间何世。
    “舞袖弓弯浑忘却,大漠虚度五十秋。”
    王威听得这一句,叹了口气,停了琴声。
    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妇人,头戴汉家的金钗银髻,身上穿的却是胡人的戎装,腰悬宝刀,便站在他的面前了。
    “郡君,你这一番去国离京,五十年了。”
    “国师修道之人,音容如昨,我却已经成了老不死的厌物。”
    “我听闻人言,郡君北地居停,风俗大化,天高地迥,使胡汉为一家,郡君历事三可汗,边关五十年刀兵不起,活人无数,真是功德无量。此番千里颠簸逃离王庭,关山飞度仓皇南下,却又何必。”
  正隆七年,大将军黄怿身死之后,三关军变,边事隳坏,渐不可问,北兵屡屡寇边,朝廷决议进用汉家故事,册封大长公主明鱼为大义公主,出塞和亲。
    “一嫁其夫,二嫁其子,三嫁其叔,这回,要哀家再嫁其孙。七十之年,义无再辱。”
    “我又听闻,与郡君一同南归的有十二郎君,还有宗族三百余人。”
  “玉门关一入,只剩下十余骑,老身不死,虽说是天地鬼神护持,想来也有大国师的功劳罢。”老妇人说到这一处,目光炯炯的盯着王威。
    王威不置可否,低眉良久,道:“计功当计万世工,求名当求万世名,和亲出塞之日,十方桥上,千骑万乘,郡君昔日之言犹在耳,乃是何等的大慈大悲。”
    “哀家虽在北地,却也听说国朝中有位大诗人做的一句好诗:‘君王莫信和亲策,生得胡雏虏更多!’”
    “书呆子少不更事,清谈误国,郡君又何必放在心上。我这里,也有一句好诗:‘社稷依明主,安危托妇人。’”
    “咄,哀家更记得大国师当日也说过,我们五十年之后会可期,到得那一日,千万人头落地,汉人要变易衣冠三百年。”
    “天意不免有情,人力有时而穷。我说的话,又算得了什么?”王威说到这一处,连说了几声“当日……当日。”
一夜贪欢,更长漏短。
    云鬓堆来枕上,明鱼公主侧过头来,看见大国师已然整好衣冠,坐在床前的空地上打坐。嘴边叨着一根火星点点的小圆棍,一吐出来,满室便是云烟。
    王威闭着眼告诉她,这叫香烟,是两千年后,才有的东西,又说,我是天生喜欢抽烟的人,扶桑人有个词是不错,称呼我这一等人为“爱烟家”。
    明鱼公主伸出鼻子,用力吸了几吸,然后连连摆手道:“好臭啊,一点也不好闻,估计也不好吃。”
    “烟这东西,第一次闻见,都是不舒服的。可是抽的久了,味道也就出来了,就离不开了。又好比你这会,容颜是最好的时候,不需装饰,自然色色动人,可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到底是要破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明鱼公主掀开被子,双手抱住膝盖,吃吃地笑出声来,自言自语道:“你们修真之士,一近女色,便要耗损千年修为么?”
    王威道:“郡君,我这是亿兆千年生生死死修成的道成肉身,千年于我不过弹指。”
    明鱼公主把整个被子扔在王威的头上,大笑:“大吹法螺,好不要脸。我真是瞎了眼,我在佛前许了五百年的愿,要找个可心的人物,却不料你这个可心人就站在十方桥上。”
    王威也笑,道:“我是生在佛前,我来,是那最前的,却不是最后的,佛是那燃灯上的光,大光明,我带来了的则是暗,再亮的灯,也有永远照不到的地方,那便是诸天许我管辖的地界。”
    这时,明鱼公主已到了王威的怀中,一件一件的解开王威的衣衫,手指像玉如意从水面滑过一样,她听不懂这个男人的话,她只是想听,想听到更多,当下,痴痴的问道:“那最后来的,是那一个。”
    王威苦笑道:“那是大日如来的日子了,光要照在前,也要照在后,照在左,也照在右,照在上,更照在下,世间就再没有了生死,再没有了我容身的所在了。”
    明鱼公主道:“没有生死,那,每个人,该是多么的寂寞啊!你真的,如果,你真的活了亿兆千年,不寂寞么?”
    王威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意思到底是寂寞还是不寂寞,他接着道:“我不是活,也不是生,我是不生不死——我只是‘在’。”
    这时候,十方桥的驿馆之外,阍者高呼“起驾。”
    明鱼公主怔怔的握住王威的手,不放开,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见上一见。”
    “我昨天在桥上不是说过了,五十年后。”
    “五十年,那时候,我那么的老啊,你还见我么?”
    王威从古镜中掏出一把宝刀,递给明鱼公主,道:“你放心,这是我的信物,这把刀,送给你,名字就叫‘明鱼’,一抽出来,日月色变,山河摇动,鬼神让路。一定能陪你度过来日的大难,陪你走到我面前。”
  
    这时候,雨停,整个天师府声息全无。电光一亮,照见日月山河全在混沌里头,有如一大块浓浓的墨团。这黑这墨正四面八方的朝天师府涌了过来。一时天师府所有的灯烛全熄灭了。
    这黑这暗中,彼此的面目再不能摸索见,明鱼公主将宝刀抽了出来,刀锋薄如蝉翼,养活一泓碧水。
    “人生百年常恨少,地下千年白骨多。郡君啊郡君,你来,便该是有所求,但凡我有,你不妨说。”王威站了起来,走到明鱼公主面前,用手抚摸她的脸面,这脸面,又冰凉又暖和的来迎合他的手。
    王威伸出中指,指向天空,光从指甲亮起,最后,通根手指无不透亮,夺目千灯万灯。
    明鱼公主苍白如蜡的眼皮下,那一双混浊暗淡的眼球正看着他。一个老妇人的害羞是让人多么的难堪,这害羞激发起了她自身上深沉而奇异的知感,仿佛这场面无数次轮回过,她仿佛懂得了世界,在观照中,仿佛是另一个自己了,又仿佛是二十年前的自己。
  “我要回到五十年前,哪怕是一日。哪怕是一时。”老妇人看着宝刀上的自己,黑发随着她的言语,已经从头上瀑布一样的冲了下来,皱纹消失了,吹弹的破的皮肤又回来了。
   宝刀之上的五十年前,驿馆之夜,明鱼公主愁思有如流水,反复的在室内的跺步,焦躁不安,不时的拉高自己的衣袖,看着猩红夺目的守宫砂。直到鸡鸣时分,这才昏昏沉沉的跪伏在床沿睡去。
  
    明鱼公主恍然大悟,五内如焚,心中千酸万痛,多年的相思,全是心魔幻念。她一咬牙,宝刀反手,及胸而没。
    王威的手犹自扶助明鱼公主的躯身,吟道:“魂不荡空,魄不沉寂。九泉不幽,诸天广大。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歌犹未竟,明鱼公主的躯身已经变化水银,周流急转,哗然泻地。
    “当”的一声响,王威低下头,果然,地上,遗下一枚十字架。王威捡了起来,凝视着十字架上的小人,想着,既然对方有胆色借着明鱼公主来试探自己,他是不是该动身前往耶路撒冷了。
    这一去,他要分判,这诸天退位、群魔束手的人间世,到底是大光明世还是大暗黑世。
  
    是日也,大地起六种震动,京师大地起自西南,震天动地如霹雳之声,黑气冲天,彼此不辨。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西及平则门南,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城楼、城墙上砖瓦如雨点飞下,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凡死伤俱裸露,寸丝不挂。
    王威将明鱼宝刀劈在古琴上。琴弦激跳而起,化为七条白龙滚成七道白光,刺破墨团一样的天空,整个黑沉沉天空不断下压,压得大地减上一分是一分。然而,白光刺破的天空天空却越扩越大,最后,山河本色显露出来。
    史称:“七龙持国”。
  王威知道:在耶路撒冷,在罗马,高高大大、四四方方的城中,有很多人头在等着他,去砍,砍下来
posted on 2008-05-04 19:24 老妖 阅读(1583)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转载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524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