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正隆七年,西域总督、使持节、仪同大将军黄怿戍边十有五年,出百死,入绝域,屠五重城,斩单于首,终于大破匈奴,将单于之首悬于长安闹市之上。并上表,曰:
  
    臣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无往不胜,斩单于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藁街,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正当黄怿带领将士凯旋而归时,朝中的厂卫也从长安出发了,他们于大路之上拦住黄怿,对他进行检查。原来黄怿击破匈奴之后,缴获了大量珍宝,他私自藏起来不少,知情者在西域时便向朝廷举报了此事,所以厂卫拦路搜查,准备拘捕。黄怿立即上书皇帝说:“我与将士们不远万里诛杀单于,按理说,朝廷应派出使者来慰劳军队,并表示欢迎,如今却是厂卫来检查审问,还要拘捕我,这不是为单于报仇吗?”皇帝便下令撤回厂卫,并令沿路县城摆设酒食夹道欢迎得胜之军过境。
  
    养心殿上,中国皇帝问礼于大国师王威:“域外多方,何处最奇?”
    王威笑而不答。
    这时,九重之内,隐约听见宫墙之外一片喜乐欢和之声。人群正荡漾在欢乐的海洋。
  中国皇帝赦颜道:“其实寡人今日,今日有一事相询。”
    “遮莫是三不将军回朝一事?呵呵,我听说,这‘三不’是不爱钱、不纳妾、不怕死。”
    “先王在日,常常训诫寡人:为君之道,无非驭臣。驭臣之道,首在知人。先王又常说,浮生多欲,一个人,这一边的欲望少了,肯定是那一边的欲望多了。
    大国师举高左手手掌,右手将左手的手指一个个扳下来,扳到只留下中指,道:“权势。”
  中国皇帝点了点头,又道:“外面传了厉害,说是厂卫私自派人去半路拦查黄怿一事。这事,实是朕吩咐的。”
    “听说,搜出不少好宝贝。”
    “这就是黄怿的小聪明,功高而自污,才更可怕。先王的时候,他不爱钱,轮到寡人,反而爱钱了。这三不么,恐怕的加上一不。”
    “不臣。”
  
    大将军官邸前,大国师王威求见黄怿,黄怿知道王威是今上第一近宠,慌忙趋身而起,亲自迎接,延之上座。
    寒暄已毕。
    黄怿顶礼,问:“大国师何所从来?”
    王威道:“我不过是个游方之人,却不比大将军,绝域悬命,百战功成,名垂青史,图画凌烟。我若还有点小小的用处,无非是善识人胆,当今之世,读书人,没有作文胆,做捕快的,没有破贼胆;佩朝绅者,没有直言敢谏胆。这一会,闻说将军关山十年归,足见浑身是胆,胆大如斗,故来一窥胆略。”
  
    黄怿心中大怒,心想:“你不过就是皇帝身边一个小小的弄臣,也敢来试探我,我这次回朝,便是要将你们这些么魔小丑扫荡无余,还天下人一个清平世界。”脸上却做出武人粗蠢之大喜状,当下站起来,解开自己的衣服,抚摸全身数算不尽的大小伤痕,告诉王威,这一道伤口是好水川战役留下的,那一道是屯兵康居夜惊留下的,黄怿说到兴起,抚掌高谈,意颇自负。
    王威啧啧称羡,道:“将军果诚义胆,我总算是洞鉴了。但必坚之以智,鼓之以气,乃无丧胆之虞!”
    黄怿怫然,大不悦。
    王威从袖中翻出一面古镜,一反出正面,地面燃起一道强光,光柱中,一妇人走了出来。从黄怿面前走过去,黄怿面不改色,谈笑自若道:“国师果然神通,竟然能将拙荆千里召致。今日始信汉武之会李夫人,并非夸诞之论。”
    很快的,马上听见那妇人在隔壁房间摔碎花瓶,推倒家具,黄怿这时还勉强自制。接着,那妇人又回到大堂前,叫仆从扑倒一个婢女,亲自挥杖,婢女号泣之声凄而且厉,到了后来,狂性大发,一众婢仆全部跪了下来,劝解道:“夫人,别打了,再打下去,人就死了。”
    这一会,黄怿渐渐变了脸色。面孔一时青白不定。
    过了好久。突然,大堂下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黄怿捂住胸口,正想强颜欢笑,道:“幻术,幻术。”
    这时,黄怿看见自己高堂老母,扶杖踉跄而至,奔告道:“刚才,你老婆到我那里去,卷起袖子,手拿着一把菜刀,说你从新婚之夜一逃,就逃了十五年,等一下要过来,和你算这十五年的总账。”
    黄怿慌忙离开座位,神思不属,脸上五官走聚不定。
    这时,黄怿的母亲指着黄怿身后,失声道:“她,她就藏在屏风后面。
    黄怿耳中听见屏风被利器划开的声音,心中一紧。
  
    大国师王威收起古镜,照了照自己,正了正衣冠。然后,将古镜纳入袖中。这才走到黄怿面前,见他兀自直立不倒,伸手一探,黄怿的鼻息,果然。
    王威叹了口气,想到,他去过世界上最奇怪的地方,是一个很热的地方,热得他以至于忘记那个地方叫什么了。脚只要一碰石头,石头就成了粉末。那个地方,养了好多好多的山羊,羊群缓慢的移动着,后面跟着两个牧羊人,他一定向他们两个要过水喝,一定问过他们的姓名。
posted on 2008-05-04 19:11 老妖 阅读(1558)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转载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608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