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心好累 不要名,只要实惠 管那么多干嘛?不要让我知道。 我要平淡的生活,丰富的内心
posted @ 2018-10-15 20:44 逐水而居 阅读(1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12月28日

三年过去了……
二流的IT,不入流的Sales
蝇营狗苟,浑浑噩噩
一年到头,一事无成……
老刘、老江、老朱、老邓,他们的评价有何意义?
无意义,只求多来点钞票,少一点操心。
Viva、Lome,越来越有点理不清。
只求身边所有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不要有事!

毁人不倦的TIC
posted @ 2017-12-28 22:09 逐水而居 阅读(26)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5年7月10日

进了坟墓,可Luke还想爬出来啊。
找到一份IT兼职,能不能救得了我?前提是找得到,找得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希望在进广济医院前,谁来拉Luke这个溺水的人一把?
他已经够蠢了,不想变得更蠢,他只是想做个正常人,安安静静地或者就好。

问题是现在这个人完全不正常,全身每一个地方正常,精神也是恍恍惚惚,没事找事,觉得全世界充满恶意!
不知道谁能救,怎么救,真的能救吗?

2014年12月23日之后,这个人就没有做过哪怕一个正确的决定!某些人,在18号那天,毁掉了一个人,但是却不知道,还以为挽救了一个人,真是可笑啊可笑!!!

沉沦啊沉沦!
孙师,弃徒不肖!
posted @ 2015-07-10 03:11 逐水而居 阅读(6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自从被逼着换工作,情绪就越来越不稳定了。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精神失常。
这些完全都是自找的,我恨自己,恨逼着我换工作那帮人,好心办坏事的老爹,道理始终说不通的老娘,尤其是那个你妹的啥也不懂就在那里瞎BB的大姑妈。你妹的除了忽悠人,从小到大还对我干过啥好事?

说真的,如果不是希望这个改变起码能一点点改变下老爹,尤其是老娘对我的哪怕那么一点点看法,能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我也愿意了。好吧,我原来试图用我的快乐人生,快乐职业规划来换取你们的一点点满意,结果我还是错了。有些人也不见得满意,有些人在那里得意洋洋自以为是,真正的当事人只能在这里默默地哭。

好吧,我觉得自己的最后归宿真的会是广济医院,天天靠着抗抑郁或者抗焦虑的药物来度日。这么说吧,我真的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问题。当初为了某些人能满意,做出了这么个决定。为了安慰自己,心想好吧起码这个工作的钱能稍微多那么一点,至少能保证每个月不会都月光。可结果呢?搭进去的东西,用钱根本买不来,我艹艹艹艹的,用钱他妈的根本买不来!!!!

为什么某些人觉得有钱就好呢?好啊,你倒是直接给个几百万把人砸晕啊,这样算是什么?打发乞丐吗?搭上自己的精神世界,就为了每个月多那么一点点?我从小就不是个物质的人,刚毕业那会儿多苦也在自力更生。说某些人落后时代十多年,心里还不相信?

周围是个人,都觉得我做了个脑残决定,只有某些人觉得给我做了个英明神武的决定?
我亲爱的娘啊!看看我前几年的身体状态,精神状态,和今年这个狗屎样好比吗?一夜回到解放前,有可能吗?我说是心理防线被摧毁了,你们嘲笑我?真以为拿着厦门的钱在苏州就是很有钱了?要感恩戴德了?真以为进了国企就是高人一等了?我个日啊!眼光就只在那么一点点吗?实际情况真的明白吗?求求你们,走出大山来好好看看真正的发达地区是个啥样子好不好?

为什么我做了大多数人都认为正确的事情,某些人就开始瞎BB,说我脑子秀逗了?为啥我按某些人希望的样子去做了,好吧,现在我算个屁?屁都不是啊!屁还能放得响啊,还能闻到味道啊。我现在算是什么玩意儿?什么都不是了。
作为骄傲的IT工程师的那个Luke,在2015年的春节后,彻底死掉了,被一群脑筋可以做化石的人给彻底毁掉了,包括灵魂都被毁得差不多了。现在的这个Luke还剩下了什么?找都找不到了。

我恨自己不坚持,我恨一群人瞎BB,我恨你们!
让我早点死掉好了,死掉好了!
我个艹!!!!!!!

posted @ 2015-07-10 03:01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4年11月7日

觉得快乐和爽的日子总是特别短,短得让人觉得很不爽。
家里人又开始张罗介绍新工作,进烟草,进国企。哎,月薪减半进国企真的好么?总年薪真的高么,加上每个月的房贷医保,真的玩儿得转么?
工作状态真的受得了么?转行就去做个业务员开始新征程,又算什么呢?放不下……太迷茫……很困惑……
单纯的想快乐一点也不太可能,心底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喊:你要干点事情出来。艹!留下来干不出啥来,去烟草就能干出什么来?最后还要被爸妈数落:连个工作都是我们给你找的。这样有意思么?烦恼无力的挣扎。

一直觉得在社会中生存,犹如行走江湖,需要有一技傍神才行,就像从前波黑战乱中的幸存者说的:你要懂的fix sth.(包括物品和人体)才能活下来。

要么就觉得开始否定过去5年中的一切,乃至于否定人生,最后陷入存在主义困惑。真的不开心啊。
想踢球发泄,但是又踢得不好。这个感觉就和从前高中时候考完数学之后的体育课,到篮球场上疯狂防守发泄是一样的。哎,非常非常不开心。
但是又不想表现出来,结果学校里customer service培训的时候,就和讲师各种胡屌扯和吹水。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不开心在哪里。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到底在哪里才能做个最优秀的人?到底在哪里才最有存在感?
posted @ 2014-11-07 08:34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4年5月13日

时间是到了2014-05-13,但是身体感知上还是5-12,汶川地震6周年,也是奥运火炬去到深圳六年,也是和Lome交往的起点。哎,想这个干嘛。

新校区已经启用了快一年,近20平米的办公室就我和Hanna在里面,其他空余的地方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包括操作台服务器电视机还有工具等等。
Cookie也不常来,有时候一个星期都不来一趟,而是一直在对面的那个校区里面。他应该和Cici更加互相了解和信任?不知道,似乎是,很早就认识,也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更加是一同完成network的project?供应商来的推介也更多的有Cici的参加?Cici也更快从他那里得到反馈?我有被边缘化的趋势?Todd校长常见,而Ross总监不常见,好?坏?如此种种,太多不确定。Lorna似乎有着更加紧密的联系,Ross却未达到同样的联系。好?坏?竞争?争宠?宫斗?

到底是不信任之后的边缘化?还是信任之后的放养?无从猜测。FM里面喜欢的球员自然受宠受重用,10号球衣、队长袖标、核心球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不喜欢的球员或挂牌出售,或外租锻炼,或流放二队眼不见为净。两相比较,到底何种?

传闻将新招募一人加入IT团队,谁?没见过,Cici见过。要来做啥?不知道。我在慢慢变老,即使外人不认为,但内心的恐惧已经与日俱增,成为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他是谁?Cookie目前对他的定位真如所言?太多的不确定。边缘化……

HSV联赛最后五轮全败,草脚到家,倒数第三,保级附加赛,vs菲尔特。没有别的祈求,保级而已。如果降级,下赛季会不会看德乙?我的信念会不会崩塌?
posted @ 2014-05-13 00:38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4年1月29日

虚岁三十岁生日
tmd居然三十岁了,过得真特么快。

晚上和陈医生一家一起吃了饭,愉快。

前天晚上annie表示自己突然找不到自己的短期人生目标。然后居然表示“要不我去外遇”吧。虽然知道Annie是玩笑,但这也太特么扯了。前两代人的恩怨导致我对此类事件天然厌恶。虽然对office的新进员工hanna有动物的本能性冲动,但也仅限于此,我忒么要多蛋疼才会去搞那事儿。更别说banjo和lome前车之见,岂是儿戏。

游泳、跳绳、仰卧起坐,在去年十月china week扭伤脚踝后恢复,腹肌也日渐恢复。秀身材?好吧,总归是为了家里的女人。

年会连续三年不中,也忒么算个奇迹,遑论lucky draw app由自己提供。依旧年轻的Elaine愈发有成熟风韵,Kristy则风采更胜从前,合影更是相映生辉。

自娱编了个段子,
IT屌丝男,拎东西前先考虑双手负载均衡,日常拿主意自动进入if-else模式,想知道暗恋女神生日不是主动去问,而是打员工信息系统的主意……
posted @ 2014-01-29 02:19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2年3月10日

蛋碎的一周,tmd!

那个用bkp帐号登录的hacker搞得我们3台server+1台PC腥风血雨,跑死DNS,坑死SEP,搞死reg,吓死NM的PA,最后害死我背了个糊涂黑锅。我日hacker你妹!

另一蛋疼的是ELV居然找我要那个看。好吧,要不要一起看,要不要实践?艹,老子又tmd犯贱了!

其实从两周前就开始蛋疼,没事找事又去跟LM联系干嘛,一个AZ还没烦够么?这周LM又从那个SZ来到这个SZ。见?不见?
不见,她作可怜状;见了,会发生什么小拇指都想得出来。当初她一边痛快呻吟一边喊着快被吸干的场景还在眼前。
艹,最后她自己放弃机会,然后我开始蛋疼。不过,日,我干嘛要蛋疼?

那么这样相较之下跟BW的交集就既不犯贱更不蛋疼了。作为BJ的美女+才女,跟她说话真舒服,体香也犹存。

更蛋疼的是ducks大头二头组织的conference,打了两个半天酱油,天亮继续酱油。

下午顺路送DW去train stop,路上正好说起Cie申请去做dupty manager的事情。然后就继续蛋疼了,似乎DW对Cie很满意,然后老子就tmd又自我否定了一轮。真tmd自我矛盾。

想跟A做,那个又来了,真tmd不配合,连那个地方也会被黑么?艹! 
posted @ 2012-03-10 01:13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1年10月19日

难得整日的晴天

早上开Gmail,收到Alcal Pavel Wang的Farewell Letter,他终于决定离开KP。算来他也在那里待了四年了07-11。自己也已经工作了四年,经漂泊得各种糊涂。Alcal还是我们一群人中比较有思想和想法的人,精神标杆。不知道他下面去向如何。找空打电话吧。

不少同学又重新回去读书了,有人去了北美,有人去了欧洲,还有人留在国内。Amy昨天说她又开始读书了,在职的MBA。不管有用没用,似乎自己是最没有动力的。每天也就是做着这份现在是在看不到前途的工作。问题不在xd,他是好上司;也不在cookie,他是好同事;也不应该在kieron,可能有点越权,也在做该做的事情。

似乎在后悔没留在Vanda MO,Kevin也许是这辈子遇到的最好老师、老板,甚至是人生导师。如果现在还在VSM,看到去读书的人可能就没这么不平衡。

昨晚本来想和Annie做,但是两人都实在太累。其实也是我们自己不好,Luna明明已经睡下去了,非要又喂了一次。Luna越发可爱,能在沙发上坐起一分钟了。

卖给Eva两双袜子,¥184,还欠了她¥16没找。

Symantec BE早上又抽风了,sharepoint的数据库无法验证通过备份权限。唉,连续两天daily backup出错。重启了SP机器上的BE Agent,今晚再看看吧。
posted @ 2011-10-19 15:28 逐水而居 阅读(2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1年10月17日

2011.10.17            晴转多云            平淡
昨晚Amy居然来电,意外,莫名兴奋。虽然是过去式,却仍然有种冲动,毕竟是第一个。幸好Annie没有察觉异样。
Luna长出了第一颗牙齿,下面的两颗门牙,经常咿咿呀呀的叫,很讨人喜欢。
HSV终于在昨晚又赢了一场,算是给Fink的见面礼。真正的幕后英雄仍然是Cardoso,十年的HSVer果然不同。
posted @ 2011-10-17 11:29 逐水而居 阅读(10)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