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3日

我现在不是很确定自己的心理状态到底是怎样的。网络上有很多地方我都有写了东西,但是逃来逃去,最后还是要躲到这个地方,作为最后的树洞。我感觉自己最近心态上肯定是发生了很大很不好的变化,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这些不但我自己能感受到,甚至连annie也都感觉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cc有这样那样的一些超出常理的情感出现。我感觉她可能比我还更加理智一些。我可能真的需要审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况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是对现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精神生活不满意吗?还是与Annie的平时一些不一致的政治意见,影响了自己的精神判断? 我可能确实要承认,一开始sex方面的问题影响了我精神上的判断。但是我感觉,我的精神状况不应该由于这个东西沦落到这个地步,或者纯粹的说我觉得我的精神状况,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沦落到这个地步。虽然某种情况中,我感觉今年可能有一点类似于12年前的重演。包括大的灾难先后出现的人,一个意外闯入生活的lome,与一个原本存在于生活之中的稳定器Annie。只不过今年重大的灾难换了一个外衣,闯入生活的人换成了cc。如果抛开关于sex方面的议题,继续剖析自己存在的更深刻的问题,是不是可能要追寻一下,是否平时生活中缺少刺激与新鲜呢?我最担心的是,难道我内心中始终就有一种不太安分的因子在呢?就是这种不太安分的因子促使我做出很多计划外的意料外的,甚至很冲动的举动来。比如1月8号晚上和cc发生的ons。 当然今天晚上最后打的这7分钟的电话,可能在某一瞬间让我的想法产生了一定的变化。我可能也在某一瞬间做出了某种比较坚决而深刻的决定。我应该还是要把自己的情感尽量的压抑,如果能化解尽量化解,如果化解不了,还是要想办法深埋放在心里,比如在实际操作中我要设法忍住自己不与cc联系。从今天开始第1天的坚持扩展到第2天第3天,第4天,逐步逐步的把这一段记忆埋在心里,慢慢的让它消解。从理智中来说我当然明白,如果我不停止现在的一些举动,实际上是在重蹈父辈的甚至祖辈的一些负责,那确实是一件很悲哀很悲惨,而且对自己不太负责的事情。 我不是很确定自己能不能真的完成这样的一个任务。我只是觉得自己这两年来,不知道是哪方面给我的压力,让我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越来越容易受到黑暗面魔鬼那一面的吸引,做出很多自己原本通过压抑情感而不敢做出的事情。我真的感到害怕了,非常非常的害怕。可能真的就像物理学所描述的那样,滑下去远比爬上来要简单的多。如果我沉沦在这个感情里面,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情感来挽救自己的情绪,把自己的情绪精神注意力及早的拉回到现实生活中,拉回到我所需要投入到的更加艰苦的工作生活当中去,我真的可能会彻底的沉沦下去。如果这种沉沦最后导致的结果,真的就是重蹈很多年之前,已经摆在我面前的那种教训的话,我感觉自己可能会非常的自责。我必须趁着现在我写这篇随笔文章的这一瞬,这一会的时间,整个的脑子还是相对清醒,逻辑还相对明晰的时候,要给自己下定好一个合理的正确的目标。不可以再重蹈自己父辈的那种覆辙,不可以,因为备一些突然间也不能说叫突然间吧,应该说是意外而来的一些情绪情感所吸引,然后偏离了自己原本应该执行好的那一个生活与工作的轨道。就好像cc刚才说的他不会找一个有妇之夫。而从理智上来说,我也不应该出轨,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虽然说在肉体上我感觉自己已经给自己打上了一个负罪的烙印,但是如果我在精神上还没有办法从自己挖的这个坑里头爬出来的话,那我可能真的会越陷越深。 只是现在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单纯的靠自己的理智在行动上来克服自己的这种行为,还是要通过一些外力的帮助。这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是不可能和任何人说的,我感觉自己只能告诉自己的树洞。没有人知道我在过去的这4个月里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心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思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可能告诉任何人。但是我要设法告诉我自己的树洞,其实就是我自己告诉自己,我在过去的4个月里,可能是做了一件非常非常错误的事情,整件错误的事情,其实是将我的整个精神世界拉进了一个黑暗的镜像里。 就这么说吧,我感觉自己现在要克制好自己的情绪。把更多的情感从二次元拉回三次元,回归到自己生活的这个框架与轨道里面来。我要设法对自己做一个自我监督。监督自己,先不要去想这个事情。从理智上来说,生活的轨迹原本就难以相交,生活的圈子也难以重叠,如果从世俗的角度来说确实就是这样的,我不应该强迫自己去发生一些很难以真实发生的事情。 过去的一段时间,我可能完全是自己和自己的精神世界过不去,我没有办法走出自己挖好的那一个牢笼。先给自己设定好目标先不去想坚持一天,不去想,坚持第2天不去想坚持,第3天不去想,然后我就能逐步做到一种不去想的习惯。也许慢慢的我就能够把这种情绪埋葬掉,就正如之前12年前做到的那个样子。我可能确实没有好好的做到与自己很好的相处这个层面的事情。也许正是因为我没有与自己好好相处,也没能做到与他人好好相处,所以造成了很多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包括自己从肉体与精神上双重出轨这件事。我感觉自己很有必要在这个阶段及时的停止,从身体上先停止,然后再慢慢的从精神上先停止或者准确来说可能应该还是要从精神上先停止,才能够扩展的到行动上,才能够彻底的从行动上把这件事情停止下来。 其实还是我之前一直想说的那句话,我怀疑我自己所需要的是一个能与我智能沟通的aI。我可能需要一个第三方的无障碍交流的角色来取代我自我对话的这样角色。我要设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控制好自己的精神思想的状态,及时的做好自我对话,在没有一个真实的a AI能够替代我自我对话的前提下,我自己可能是自己目前来说最好的心理医生。我要设法理解一下自己,为什么之前会做出出轨这样的一些事情。严格来说,我感觉这是自己的第2次。被单纯的肉体所吸引也是第2次。我感觉自己在这十几年来,心理状态坚强程度可能并没有很好的成长。也许这次确实会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良好机会。 我可能要给自己制定好一个成长的计划。我说的是心理状态坚固与成长的计划。如果我能够单纯的每一天给自己加固心灵的堡垒达到成长的过程,那是最好不过的状况,但是我怀疑以我现在自己的精神状况,似乎还不足以靠自己内心的力量来加固好自己心灵的堡垒,我怀疑需要通过一些外因的刺激,寻求一些比较刺激的运动。尤其是有一些强烈肾上腺素分泌的高刺激性运动,才能够压抑住一些我不应该出现的情感与心理状态的波动。 我不得不说这4个月以来的心理波动,其实对我的工作与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感觉我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做一些事情。 严格来说我还是要坚持每一天锻炼身体。每一天都要强化一下自己的思想状况,不应该偏离,我今天在此时此刻设定好的既定轨道。就是我要坚持第1天不去想他第2天不去想他,第3天也不去想他,然后慢慢的天天都不去想他。当我逐渐慢慢的将这种情感淡化了之后,我相信思想的堡垒应该是能够逐渐的加固起来。我感觉我有一点对自己太絮絮叨叨了,但是没关系,我现在是将自己内心世界放在了我所期待的悲哀的那个位置上,与自己发生对话,我将自己内心的思想逐步的剖析出来,我认为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也对我解决自己当前的心理困扰会有很大的帮助。 其实我觉得我就是应该要找到一件让自己能够专注的事情,一件比较具体的事情,让我去专注他,然后我就能够忘记这一个更加容易把我带动起来的情绪。 其实写到这里回想一下刚才的那一段通话,她比我想的更加透彻一些,尤其她不像我这样拖泥带水,多愁善感。 当然我始终还是有一个正常七情六欲的人,我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所谓发生遁入空门,斩断情丝这也是不现实的,我还是有自己原先正常的情感,只是我要把正面的那一部分的情感放到自己负面的那部分情感的前面。她想的比我透彻,我应该也要逐渐的让自己想的透彻与明白。 从前我总想让自己的人生心理状态过得洒脱,过得潇洒,但是过去的这4个月,我自己回想自己的心路历程,我其实对自己非常失望,对自己非常的愧疚,甚至某种程度上我开始有点恨自己过去4个月以来的这种精神的无限死循环。但是我觉得如果我在过后的几天当中,或者说从明天开始,我就坚持今天定好的这个计划策略,我感觉我还能挽救一下我自己。 我还是希望能够自我挽救一下。其实我还是很希望能自我挽救一下,尤其是我不希望自己发生17年前所预定好的不想发生的那件事情。17年前我离开家的时候,其实我就希望自己能够活出一个与自己父辈不太一样的精神。尤其是家庭状态,我不能够忍受自己的婚姻状况,再出现与父辈那样的覆辙。
posted @ 2020-04-13 22:38 逐水而居 阅读(18)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0年1月14日

猛然发现,2020,距离2008正好过去12年……
真的是个轮回吗?那年那天发生的事情,难道想要经过一个轮回再次回朔?我只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肯定是出了问题的,不然不会如此喜爱夜深人静的凌晨。
自己情感和精神上的问题还是需要设法来解决,无论是靠自己还是外力。要么就是多给自己找事情做,覆盖自己的大脑皮层活跃区域,抑制它。
12年!突然发现这是个有点可怕的数字,再加上另一个伤感的数字2020-1990=30,细细品味自己精神状态之下,居然感受到了伤心、忧郁、负罪、愧疚、害怕这么多层的情绪!
无论是重蹈12,还是重蹈30,都很可怕。或者说,最可怕的其实是我不知道自己的理智和感性最后谁能占据上风。
我可以做到在人前压制情绪,展现我合理的一面,但是却需要一个缺口来释放自己的压力。
很忧郁、很害怕,不知道靠自己能不能度过这一关。
我也不想变得现在这么随便和轻浮,完全脱离了曾经作为工程师的我的本心。还是说这才是本我?“30”的这一关其实逃不掉?必然重蹈覆辙?理智告诉我绝对不可发生啊。
不信鬼神,但是却需要寻求一个精神寄托,一个倾诉对象。
posted @ 2020-01-14 02:12 逐水而居 阅读(1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20年1月12日

2019
做了太多荒唐事情
chuchu
嗯,禁恋之情
情不自禁,不该如此
lome的往事经历还未完全退散,chuchu,嗯,喜欢与爱的界限,太过模糊,
欲望与爱恋难以分辨
过完2019,2020突然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考完经济师
忙忙碌碌的2019,没有得到足够的我想要的,主要是 ,关于此的期望没有止境,但是又太低于期望。
chuchu,嗯,
自己的情绪,自控,自省,自律
压抑自己的情感
健身是自己的benefit,最初的起点难以完全说清,chuchu?是与不是,心中清楚。
年岁已大,须知何为何不可为。
情感的归情感,行为的归行为。
突然很期待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
飙车,自行车竞速,过山车,蹦极
一切能够给予速度的快感
很需要这种感觉
发泄发泄发泄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现在有这样的想法和感觉?现在又不是18,居然有类似当时对liz的那种感觉?发了信息期待回音,却又恐惧不敢打开看,不敢看是否回信了。理智告诉我这是玩火,边缘游走,危险。为何感性上却难以控制?
是不是真的只要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才能压制住这不理智的冲动?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会突然找不到寄托?缺乏一个简易的入口来安放心灵。从来都是这样。有没有一个角落,可以不去考虑责任和义务,纯粹的心灵释放?
是不是只有竞速能带来短暂的遗忘?肾上腺素压制一番中枢神经情感。
上一次有这样的情愫,似乎真的是18年前。奇怪了。
不行,得设法从这种情绪里出来。
===================================
前面这些就是前几天写在微信里的东西。1月8日的晚上,做了和2017年8月间和lome一样的事情。最令自己害怕的事情。
然后这几天的情绪只剩下一种,就是失落。我为什么会各种期待楚楚回复我的微信?其实我也是多情自扰了吧,毕竟我不是她的什么人,她也确实没有义务和我聊天吧。即使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其实也说明不了任何事情大概。
如果真是这样,失落的情绪也就自己留存,我不介意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去,覆盖自己的大脑,让自己遗忘这一件事情。毕竟继续深入很可能走向一个深渊,自己曾经最为惧怕的那个深渊。楚楚的冷处理其实从理智上来说是最明智的,继续进行的前景早在29年前有人为我预演过了,我若理智尚存,应该知道怎样想和做。但是真的好怕,怕一切的事情。从工作到生活。
“纯境、蓝钻会帮你度过未来的3年增长“,好的,那么之后呢?工作的前景到底是什么?我生活的前景到底是什么?
对未来不能不想,但是真的不敢想,只想把头埋在现在,去做好眼前的事情。很怕,就是恐惧,缺乏安全感,缺乏爱,我恨不得周围所有自己爱着的、喜欢的、甚至有好感的人,都喜欢我爱我,这样才有安全感。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的lome、2004年的amy,乃至更早的2000年的yf、2003年的liz,唯一的感觉就是缺乏安全感。

这些情绪,无法压抑在自己心里,必须写出来,想让人看见,却又怕被人看见。这个角落似乎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
太难受了,好想去飙车、拳击、蹦极,真的只有肾上腺素的飙升才能缓解了。我很怕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崩溃。处理不好自己的情绪。
预感庚子年很不太平,只求自己可以平安过完这一年就好了,业绩、金钱啥的都是次要的,平安是福。





posted @ 2020-01-12 03:51 逐水而居 阅读(24)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9年10月10日

身体累,精神有点充实。还是当学生好。 羡慕赵方婧、楼梦茜,上名校,又在学习之外拥有丰富的生活。
posted @ 2019-10-10 11:52 逐水而居 阅读(2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8年10月15日

心好累 不要名,只要实惠 管那么多干嘛?不要让我知道。 我要平淡的生活,丰富的内心
posted @ 2018-10-15 20:44 逐水而居 阅读(4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7年12月28日

三年过去了……
二流的IT,不入流的Sales
蝇营狗苟,浑浑噩噩
一年到头,一事无成……
老刘、老江、老朱、老邓,他们的评价有何意义?
无意义,只求多来点钞票,少一点操心。
Viva、Lome,越来越有点理不清。
只求身边所有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不要有事!

毁人不倦的TIC
posted @ 2017-12-28 22:09 逐水而居 阅读(52)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5年7月10日

进了坟墓,可Luke还想爬出来啊。
找到一份IT兼职,能不能救得了我?前提是找得到,找得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希望在进广济医院前,谁来拉Luke这个溺水的人一把?
他已经够蠢了,不想变得更蠢,他只是想做个正常人,安安静静地或者就好。

问题是现在这个人完全不正常,全身每一个地方正常,精神也是恍恍惚惚,没事找事,觉得全世界充满恶意!
不知道谁能救,怎么救,真的能救吗?

2014年12月23日之后,这个人就没有做过哪怕一个正确的决定!某些人,在18号那天,毁掉了一个人,但是却不知道,还以为挽救了一个人,真是可笑啊可笑!!!

沉沦啊沉沦!
孙师,弃徒不肖!
posted @ 2015-07-10 03:11 逐水而居 阅读(8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自从被逼着换工作,情绪就越来越不稳定了。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精神失常。
这些完全都是自找的,我恨自己,恨逼着我换工作那帮人,好心办坏事的老爹,道理始终说不通的老娘,尤其是那个你妹的啥也不懂就在那里瞎BB的大姑妈。你妹的除了忽悠人,从小到大还对我干过啥好事?

说真的,如果不是希望这个改变起码能一点点改变下老爹,尤其是老娘对我的哪怕那么一点点看法,能对我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我也愿意了。好吧,我原来试图用我的快乐人生,快乐职业规划来换取你们的一点点满意,结果我还是错了。有些人也不见得满意,有些人在那里得意洋洋自以为是,真正的当事人只能在这里默默地哭。

好吧,我觉得自己的最后归宿真的会是广济医院,天天靠着抗抑郁或者抗焦虑的药物来度日。这么说吧,我真的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问题。当初为了某些人能满意,做出了这么个决定。为了安慰自己,心想好吧起码这个工作的钱能稍微多那么一点,至少能保证每个月不会都月光。可结果呢?搭进去的东西,用钱根本买不来,我艹艹艹艹的,用钱他妈的根本买不来!!!!

为什么某些人觉得有钱就好呢?好啊,你倒是直接给个几百万把人砸晕啊,这样算是什么?打发乞丐吗?搭上自己的精神世界,就为了每个月多那么一点点?我从小就不是个物质的人,刚毕业那会儿多苦也在自力更生。说某些人落后时代十多年,心里还不相信?

周围是个人,都觉得我做了个脑残决定,只有某些人觉得给我做了个英明神武的决定?
我亲爱的娘啊!看看我前几年的身体状态,精神状态,和今年这个狗屎样好比吗?一夜回到解放前,有可能吗?我说是心理防线被摧毁了,你们嘲笑我?真以为拿着厦门的钱在苏州就是很有钱了?要感恩戴德了?真以为进了国企就是高人一等了?我个日啊!眼光就只在那么一点点吗?实际情况真的明白吗?求求你们,走出大山来好好看看真正的发达地区是个啥样子好不好?

为什么我做了大多数人都认为正确的事情,某些人就开始瞎BB,说我脑子秀逗了?为啥我按某些人希望的样子去做了,好吧,现在我算个屁?屁都不是啊!屁还能放得响啊,还能闻到味道啊。我现在算是什么玩意儿?什么都不是了。
作为骄傲的IT工程师的那个Luke,在2015年的春节后,彻底死掉了,被一群脑筋可以做化石的人给彻底毁掉了,包括灵魂都被毁得差不多了。现在的这个Luke还剩下了什么?找都找不到了。

我恨自己不坚持,我恨一群人瞎BB,我恨你们!
让我早点死掉好了,死掉好了!
我个艹!!!!!!!

posted @ 2015-07-10 03:01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4年11月7日

觉得快乐和爽的日子总是特别短,短得让人觉得很不爽。
家里人又开始张罗介绍新工作,进烟草,进国企。哎,月薪减半进国企真的好么?总年薪真的高么,加上每个月的房贷医保,真的玩儿得转么?
工作状态真的受得了么?转行就去做个业务员开始新征程,又算什么呢?放不下……太迷茫……很困惑……
单纯的想快乐一点也不太可能,心底里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喊:你要干点事情出来。艹!留下来干不出啥来,去烟草就能干出什么来?最后还要被爸妈数落:连个工作都是我们给你找的。这样有意思么?烦恼无力的挣扎。

一直觉得在社会中生存,犹如行走江湖,需要有一技傍神才行,就像从前波黑战乱中的幸存者说的:你要懂的fix sth.(包括物品和人体)才能活下来。

要么就觉得开始否定过去5年中的一切,乃至于否定人生,最后陷入存在主义困惑。真的不开心啊。
想踢球发泄,但是又踢得不好。这个感觉就和从前高中时候考完数学之后的体育课,到篮球场上疯狂防守发泄是一样的。哎,非常非常不开心。
但是又不想表现出来,结果学校里customer service培训的时候,就和讲师各种胡屌扯和吹水。
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不开心在哪里。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到底在哪里才能做个最优秀的人?到底在哪里才最有存在感?
posted @ 2014-11-07 08:34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2014年5月13日

时间是到了2014-05-13,但是身体感知上还是5-12,汶川地震6周年,也是奥运火炬去到深圳六年,也是和Lome交往的起点。哎,想这个干嘛。

新校区已经启用了快一年,近20平米的办公室就我和Hanna在里面,其他空余的地方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包括操作台服务器电视机还有工具等等。
Cookie也不常来,有时候一个星期都不来一趟,而是一直在对面的那个校区里面。他应该和Cici更加互相了解和信任?不知道,似乎是,很早就认识,也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更加是一同完成network的project?供应商来的推介也更多的有Cici的参加?Cici也更快从他那里得到反馈?我有被边缘化的趋势?Todd校长常见,而Ross总监不常见,好?坏?如此种种,太多不确定。Lorna似乎有着更加紧密的联系,Ross却未达到同样的联系。好?坏?竞争?争宠?宫斗?

到底是不信任之后的边缘化?还是信任之后的放养?无从猜测。FM里面喜欢的球员自然受宠受重用,10号球衣、队长袖标、核心球员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不喜欢的球员或挂牌出售,或外租锻炼,或流放二队眼不见为净。两相比较,到底何种?

传闻将新招募一人加入IT团队,谁?没见过,Cici见过。要来做啥?不知道。我在慢慢变老,即使外人不认为,但内心的恐惧已经与日俱增,成为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他是谁?Cookie目前对他的定位真如所言?太多的不确定。边缘化……

HSV联赛最后五轮全败,草脚到家,倒数第三,保级附加赛,vs菲尔特。没有别的祈求,保级而已。如果降级,下赛季会不会看德乙?我的信念会不会崩塌?
posted @ 2014-05-13 00:38 逐水而居| 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