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做了太多荒唐事情
chuchu
嗯,禁恋之情
情不自禁,不该如此
lome的往事经历还未完全退散,chuchu,嗯,喜欢与爱的界限,太过模糊,
欲望与爱恋难以分辨
过完2019,2020突然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
考完经济师
忙忙碌碌的2019,没有得到足够的我想要的,主要是 ,关于此的期望没有止境,但是又太低于期望。
chuchu,嗯,
自己的情绪,自控,自省,自律
压抑自己的情感
健身是自己的benefit,最初的起点难以完全说清,chuchu?是与不是,心中清楚。
年岁已大,须知何为何不可为。
情感的归情感,行为的归行为。
突然很期待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
飙车,自行车竞速,过山车,蹦极
一切能够给予速度的快感
很需要这种感觉
发泄发泄发泄
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现在有这样的想法和感觉?现在又不是18,居然有类似当时对liz的那种感觉?发了信息期待回音,却又恐惧不敢打开看,不敢看是否回信了。理智告诉我这是玩火,边缘游走,危险。为何感性上却难以控制?
是不是真的只要肾上腺素飙升的快感,才能压制住这不理智的冲动?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会突然找不到寄托?缺乏一个简易的入口来安放心灵。从来都是这样。有没有一个角落,可以不去考虑责任和义务,纯粹的心灵释放?
是不是只有竞速能带来短暂的遗忘?肾上腺素压制一番中枢神经情感。
上一次有这样的情愫,似乎真的是18年前。奇怪了。
不行,得设法从这种情绪里出来。
===================================
前面这些就是前几天写在微信里的东西。1月8日的晚上,做了和2017年8月间和lome一样的事情。最令自己害怕的事情。
然后这几天的情绪只剩下一种,就是失落。我为什么会各种期待楚楚回复我的微信?其实我也是多情自扰了吧,毕竟我不是她的什么人,她也确实没有义务和我聊天吧。即使发生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其实也说明不了任何事情大概。
如果真是这样,失落的情绪也就自己留存,我不介意把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去,覆盖自己的大脑,让自己遗忘这一件事情。毕竟继续深入很可能走向一个深渊,自己曾经最为惧怕的那个深渊。楚楚的冷处理其实从理智上来说是最明智的,继续进行的前景早在29年前有人为我预演过了,我若理智尚存,应该知道怎样想和做。但是真的好怕,怕一切的事情。从工作到生活。
“纯境、蓝钻会帮你度过未来的3年增长“,好的,那么之后呢?工作的前景到底是什么?我生活的前景到底是什么?
对未来不能不想,但是真的不敢想,只想把头埋在现在,去做好眼前的事情。很怕,就是恐惧,缺乏安全感,缺乏爱,我恨不得周围所有自己爱着的、喜欢的、甚至有好感的人,都喜欢我爱我,这样才有安全感。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无论是现在,还是2008年的lome、2004年的amy,乃至更早的2000年的yf、2003年的liz,唯一的感觉就是缺乏安全感。

这些情绪,无法压抑在自己心里,必须写出来,想让人看见,却又怕被人看见。这个角落似乎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
太难受了,好想去飙车、拳击、蹦极,真的只有肾上腺素的飙升才能缓解了。我很怕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崩溃。处理不好自己的情绪。
预感庚子年很不太平,只求自己可以平安过完这一年就好了,业绩、金钱啥的都是次要的,平安是福。





posted on 2020-01-12 03:51 逐水而居 阅读(96)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