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61,  comments - 2033,  trackbacks - 0
36
秦东吃了点菜,喝了几口汤,然后一直盯着眼前的女孩看,这个女孩正肆无忌惮的吃着,吃得很香,让人看了很有食欲,远比一天到晚扭扭捏捏叫嚣着减肥、什么都不敢吃的那些自诩为淑女、美女的女人们强。这个女孩,嗯,阳光。
“你怎么不吃啊?”穆小凡抬起头看了一眼秦东,自顾自继续吃着。
“看你吃就行了,”秦东笑笑,“吃得很香。”
穆小凡白了他一眼,“为什么请我吃饭?”
“不为什么,我愿意。”秦东说话的方式象极了穆小凡,令她反驳起来都觉得觉得困难。
“我可先说明白啊~~”穆小凡忽然想起点什么,“你说你请的啊,我可不请!”
秦东无语,这个小妮子是个典型的财迷啊,他有些无奈的笑笑:“随便吧,无所谓。”
“那~~把我的手机还给我。”穆小凡转转眼珠,转入正题。
她可不愿意再被人抓到辫子,先把手机要回来,待会随时都可以脚底光光,嘻嘻~~
“我说,你一定在想等我把手机拿给你,你就找个什么借口开溜吧?”秦东的话虽然声音很小,却掷地有声。
穆小凡一愣,心想果然是个老狐狸,连这也猜得到。嘴巴一咧:“嘻嘻~~”她说着,一边用手卷着头发:“哪能呢,你说了还给我肯定会给我的,我只是在想:这老半天的,说不定有人找我呢。”
“你的电话今天压根儿就没响过。”秦东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穆小凡反驳,“万一是你没听到呢?”
“不会,”秦东笑容可掬地说:“因为早就没电了。”
“啊?晕~~~~”

结帐的时候本来穆小凡是很紧张的,因为这顿饭她点了不少菜,却没吃完。想着秦东包里将有上千个大洋向外流失,她真怕他一时气极,拍拍屁股走人。
可是还好,秦东既没走人,也没为难她,反而很爽快的把手机还给她,到头来她所联想的不轨企图,黑暗动机统统没有,倒是跟她分手时,还郑重地向她说了声“谢谢”。
“谢我什么?”穆小凡如是问。
“谢谢你让我重温了吃饭的快乐。”秦东还是一如既往的笑。
穆小凡忽然觉得,其实眼前这个“老家伙”也并不算很老,还是很阳光,嘻嘻~~

秦东目送穆小凡蹦蹦跳跳的离去,觉得自己象年轻了十岁。自己当年何尝不是如穆小凡这样快乐和轻狂?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一转眼,就快三十六了,哎。忽然想起穆小凡离去时挥手说的那句含糊不清的话,好象是说“再见了,老家伙。”
秦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三十六岁,算老吗?他的脸上泛起一丝微笑。

37
肖可匆匆忙忙赶往报社。忽然接到编辑电话,说是要商谈关于增加肖可一个专栏版块的事,这对于他而言,无疑又是天降喜事,心里春风得意,腿上自然也加快了步伐。
相亲事件一过,和穆小凡的关系又回到不停拌嘴的境地,这种处境下肖可很是怀念肖明东在这里的日子,虽说是演戏,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好,令肖可时常回味,特别是让自己差点毁容的“火辣热吻”,现在想起来肖可仍觉得门牙有种子酸软的感觉。
一想到穆小凡,肖可的心思便立时飘渺起来:不知道小凡这丫头最近在忙些什么,这几天很少见到人了,连饭也不常回来吃,跟田梦差不多了。
想到这,肖可定了定神,快点去报社商谈好了可以早点回家,现如今做饭洗衣都成了他的事儿了,整个儿快成“家庭妇男”了,谁叫现在妇女们的社会地位提高了,唉!
冷不防旁边窜出一个毛茸茸的大东西,吓了肖可一大跳,惊魂未定时那东西忽地向自己扑来!“啊~!”肖可不由大叫一声,撒腿便跑。谁知那大个家伙也跟着他跑,瞬间已冲到他前面。
肖可定睛一看,才“呼”的一下松了气。原来,向他冲过来的并非什么怪物,而是一只修剪得很漂亮的古代牧羊犬。全身灰黑色的茸毛整齐而顺贴的立在身上,更显得可爱异常。肖可不由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大家伙。
那只狗狗似乎很喜欢肖可,不停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修成小球的尾巴也欢快的摆动着,象是在跟他打招呼。肖可对它顿生爱意,弓下身子试探的摸摸它的头,那家伙便立即象遇到老朋友一般抱着肖可的腿,撒起娇来。
“咦,你叫什么名字?”肖可拍拍它的头,对它轻轻说,然后再抬起头向周围望了望。
牧羊犬亲昵的伸伸舌头,一双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肖可。
“咦?怎么没人?”肖可再向四周望望,的确没有人。“我说狗狗,这街上的车多,当心轧着,快回家去吧?”他俯下身跟它说了以后,也不管这狗是不是能听懂,便撇开它,自己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他觉得不对劲,一扭头,那只狗还跟在自己身后。肖可只有停下脚步,蹲下来对着狗狗的脸。“哟,狗狗,看来你是走丢了。”他同情地望了它一眼,那家伙伸出粉红的舌头,乖巧地坐下,一副很听话的样子。
“要不……”肖可犹豫了一下,再四处看了看,“我先带你回家吧?”

38
a一行人大步走向会议室,领头一个就是陈修远。他神情凛重,脸色也似乎不太好看。走过田梦身边对她匆匆一瞥,那眼神中仿佛含有太多复杂的东西,田梦一下子难以解读,只能呆呆地望着他的身影消失。
“象是出事了??”办公室里忽然有人小声说了句话。
“对呀,你们看,全是中高层人物。”赵必指了指会议室,悄声说。
“……”办公室忽然闹腾了一片。
田梦也好奇的抬头往会议室方向张望,大门紧闭,连百叶也放下了,什么都没看到,她徒劳地叹口气,心想公司头头们又在讨论大事了吧?也没再多留意,拿起手里的活,继续奋斗。
李云匆匆走进办公室,径自向田梦方向走来,看见田梦,不由一愣:“咦,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呃?”这回轮到田梦惊讶了。“怎么?”
“哦,没什么。”李云说着,讪讪笑着离去,搞得田梦莫名其妙,心想:这女人,怎么总是这样神经兮兮的呢?
正出着神,桌上电话响了,竟是陈修远:“田……小姐,”他清了清喉咙,说得有点别扭,声音因此而显得生涩,“你能过来会议室一趟吗?”
“我?”田梦愣了一下,心里虽然很纳闷,但是嘴里还是答应得很迅速:“这就来。”
匆匆起身,收拾一下桌上的东西,向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里,公司中高层人物全都集中在一起,陈修远坐在主席的位子,沈达明则坐在他旁边。田梦的脚刚刚踏进去,所有的目光便“唰”地集中在她身上。
田梦的脸骤然红起来,脚步变得有些迟疑,有些腼腆的看一眼众人,神色间有点疑惑:“陈总,叫我来……”
“哦,坐下吧。叫你来主要是让你谈谈你对客户联谊会的具体构想。”没等陈修远开口,沈达明抢先说,然后看了一下陈修远,见他没有异议,又接着说:“你给大家讲讲吧?”
“好的,”田梦点点头,准备开始讲自己对这次联谊会的看法和见解。
“……”
“李云呢?”沈达明忽然想起什么。
“哦,刚刚还在外面,现在应该在她的办公室。”田梦说。
“去把她也叫来吧。”沈达明笑笑,然后扭过头看着陈修远,陈修远点点头。
“我也去?”李云一脸的疑惑,“这个案子是由你接手的啊?”
“嗯……也许因为你是我的上司吧?”田梦只得如此回答。
“那好吧。”李云说着站起身,摇摇摆摆走在田梦前头向会议室走去。
看着她依然跋扈的模样,田梦不禁摇摇头。
“那我开始讲了?”田梦望一眼众人,准备讲构想。
“等一下,”陈修远忽然开口。
“有问题吗?”田梦看着他总觉得别扭。
“你确定你的方案对所有客户可行?”陈修远面露疑惑神情,“你对他们的公司或是实体了解透彻吗?”
“我觉得,我的方案……”田梦怯怯的看了一眼他,“应该还是可行的吧?”
“你凭什么说呢?”
“我……”田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想了想:“我仔细看过他们所有资料。”
“请问资料还在吗?”陈修远忽然问。
田梦一愣,她看了一眼沈达明,沈达明此刻面无表情,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在。”她小声说。
“你确定?”陈修远的脸沉下来。
“……是。”田梦低下头,不去看他。
会议室里忽然热闹起来,众人开始相互交头接耳,小声议论,安静的气氛顿时变成一锅粥的局面。
陈修远一挥手,示意众人不要再讲话,“各位,据我所知,我们公司内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他清了清喉咙,接着说:“据我了解,我们公司有人私自将客户资料转手,进行非法牟利!”
“啊?”田梦吃了一惊,如果出了这种事,就意味着公司的利益将会损失惨重啊。
众人在吃了一惊之后又象锅里的油条一般纷纷炸开了花。
“请大家静一静!”沈达明的声音响起。
众人停止了一切发声动作之后,所有的目光都充满了猜测和疑问。
陈修远沉着脸,目光扫视四周,最后定在田梦身上:“田小姐,所有客户名单和详细资料只有我和达明有,而你,是公司里除了我们两之外掌握这些资料的第三个人!”说着,他加重语气,“你作何解释??”
“我?!……”田梦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陈修远。
“对,就是你!”陈修远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光。

39

田梦没料到陈修远竟会这般怀疑自己,一时气极,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下子站起来,却半天没说话。
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观察事态的发展。
田梦看着众人的目光都指向自己,心里更加不好受,情绪有点激动起来:“那资料……”她望了沈达明一眼,他此刻正低着头不知在思考着什么,“……我放在抽屉里,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
“哦?自己的抽屉?那抽屉被撬,为什么不报警呢!?”陈修远的话仍然咄咄逼人。
“……我、我也不知道……”田梦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便低下头去,一滴泪悄无声息的缓缓滑落。
“陈总,我觉得这事有必要再核实一下。”沈达明忽然说,声音不大,却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看了看田梦,她已经开始抽泣,身体还轻轻的颤动着。
“看有没有出卖资料,首先是看动机,”沈达明望着众人,“动机当然是为了钱,我们在场诸位都会有这个动机;”他顿了顿,接着说“其次是看条件,也就是说,能拿这个资料的人才有这个条件,而具备这个条件的人只有三个。”他看了看田梦,再看了看陈修远。
“达明……”陈修远叫了一声,却被沈达明一挥手打断,沉达明接着说:“但是,大家都忽略了第四个人――”他的目光轻轻拂过每个人的脸上,最后,目光缓缓停驻在李云身上。
众人再次把目光转向李云。李云惶恐地搓着手,“我没有钥匙!”她尖叫了一声。
“李主任,我也没说抽屉是用钥匙开的啊?”沈达明带着微笑说,脸上还是那副戏谑的神情。
“你!”李云张着嘴,却半个字也没吐出来,一脸的惶恐。

40
“还是我来替你说吧!”沈达明的脸一沉,“你趁着人走完了,又再偷偷再回到办公室,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抽屉,拿走了资料。”
李云看着沈达明,忽然笑了。“沈助理,我知道:你对田梦欣赏有加,所以联谊会的案子都交给她做。但是,你想为田梦脱罪也不能把别人当成替罪羊啊 ̄ ̄!”说到这里,她狠狠的瞪着沈达明,“我如果要偷资料,办公室里就有复印机,我干嘛非得要把资料拿走而不采取更隐蔽的方式呢?”
李云的话一出口,众人又是各有各的意见,有人还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观点。
沈达明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钥匙你是有的!而且,你有这间公司很多地方的钥匙。李秘书!!” 他故意把“秘书”两个字叫得很重,“至于为什么不用复印件直接拿走资料,那就得问问你自己了。”顿了顿,凑近李云:“你该不是因为我欣赏田梦,嫉妒吧?”
几句话说得李云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她强自镇定,嘴一咧,大声反驳:“你说的这些,都是你凭空捏造,血口喷人!!!”
沈达明冷冷的盯着李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你是不打算主动承认了!好,当着大家的面,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说着,沈达明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幻灯机,再联接好手提电脑。
屏幕上出现了李云的身影,她正慑手慑脚向办公室里的一个办公桌走去。
“那是……我的办公桌!”田梦失声叫了起来。
画面上,李云熟练地从身上取出钥匙,迅速打开抽屉,将一叠资料取出,走向复印机。不知什么原因,复印了一份以后却又不印了,拿着资料,李云在屏幕上冷冷的笑了,那表情,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41
李云的脸立时变得苍白,她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行为竟然被对方了如指掌,而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心里立时产生一种后怕。但随即又变成另一种力量,“我拿了资料,也不能说就是我出卖的呀,我只是拿来看一看,又能怎么样?”
“那就看看这个吧!”沈达明在电脑里打开另一个夹,里面同样保存着照片,打开来,竟是李云出卖资料时的照片,不知由哪里得来。“现在服了吧?”他冷冷地说。
李云怔怔的望着屏幕,脸色呈灰白,在事实面前,她已无力再翻起新的浪涛。
田梦早已止了哭,很吃惊的盯着李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呆呆的盯了李云半晌,才喃喃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李云眼里弥漫着恨,“因为我讨厌你!”她恶狠狠的叫道:“我就是讨厌你,讨厌你总是自以为是的漂亮,讨厌你假装的清纯,讨厌你惺惺作态的语气,总之我就是讨厌你,从你来这个公司里的第一天起!!!”嘴里叫着,身体早已扑向了田梦。
李云的表情太过扭曲,田梦吓得呆在原处,不知如何是好。沈达明眼明手快拉过田梦,才避开了李云的一抓。
“保安!保安!!”陈修远对着话筒大叫,很快,几个保安鱼贯而入,架起李云。
“从现在起,这个人被解雇了!!!我公司将保留起诉的权利!!!!”陈修远黑着脸盯着被保安架着向外走,一脸落寞、双目失神的李云,大声宣布。
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变故, 不知所措,田梦也呆呆的看着被架走的李云,还有她那双漂亮而凶狠的眼睛里闪出冷酷的光,那目光就这样样停驻在自己的身上,田梦忽然打了个冷颤。

42
沈达明走到田梦身边,他的心里又是一阵悯惜,她脸上的表情很无助,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
田梦回过头看着沈达明,他的眼眸里有她渴望的真诚,这是她许久没有体会过的真诚了,那一刻,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沈达明轻轻拉过田梦,让她坐到座位上,用安慰的口气对她说:“没关系,先定定神。”田梦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咳~~~~”陈修远看看沈达明,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对在场所有人挥了挥手,“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我们继续。”说着,扭过头看着田梦。
“?”田梦迟疑地看了看陈修远,又再看了看沈达明。
沈达明用鼓励的眼神凝视田梦,冲她赞许的微笑,肯定地点了点头。
田梦再不犹豫,将自己对这次客户联谊会的构思做了详细阐述。在陈修远的带领下,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掌声,田梦的神情也恢复了自信,她偷偷拿眼瞄瞄沈达明,他正临危襟坐地坐在陈修远旁边记录着会议,田梦微微有些失望,眼神黯淡下来,却发现有东西在沈达明胸前晃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翘起左手拇指,对着自己做着赞扬的手势。他嘴角泄露了笑容的痕迹。
田梦顿时感到很开心,向着沈达明甜甜一笑。
陈修远总结性的发言:“这次联谊会,田梦的方案设想是可行的,”说着,他扭过头望着田梦,“只是,田小姐要汲取这次教训,将资料完整的保护好,不能再出问题了。”
“……” 田梦并未答话、只是勉强挤了一丝笑容。陈修远刚刚的表现她已经领教过了,不想再惹多余的麻烦。

43
沈达明走到田梦身边,他的心里又是一阵悯惜,她脸上的表情很无助,让他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
田梦回过头看着沈达明,他的眼眸里有她渴望的真诚,这是她许久没有体会过的真诚了,那一刻,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沈达明轻轻拉过田梦,让她坐到座位上,用安慰的口气对她说:“没关系,先定定神。”田梦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掏出纸巾擦了擦眼睛。
“咳~~~~”陈修远看看沈达明,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对在场所有人挥了挥手,“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去,我们继续。”说着,扭过头看着田梦。
“?”田梦迟疑地看了看陈修远,又再看了看沈达明。
沈达明用鼓励的眼神凝视田梦,冲她赞许的微笑,肯定地点了点头。
田梦再不犹豫,将自己对这次客户联谊会的构思做了详细阐述。在陈修远的带领下,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掌声,田梦的神情也恢复了自信,她偷偷拿眼瞄瞄沈达明,他正临危襟坐地坐在陈修远旁边记录着会议,田梦微微有些失望,眼神黯淡下来,却发现有东西在沈达明胸前晃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翘起左手拇指,对着自己做着赞扬的手势。他嘴角泄露了笑容的痕迹。
田梦顿时感到很开心,向着沈达明甜甜一笑。
陈修远总结性的发言:“这次联谊会,田梦的方案设想是可行的,”说着,他扭过头望着田梦,“只是,田小姐要汲取这次教训,将资料完整的保护好,不能再出问题了。”
“……” 田梦并未答话、只是勉强挤了一丝笑容。陈修远刚刚的表现她已经领教过了,不想再惹多余的麻烦。

44
散会时,田梦偷偷看了看沈达明,他仍若无其事的进行他的整理工作,并没有注意到她。田梦不免有点失望,随着众人向外走去,再回头,沈达明仍然没有看她。田梦的心下忽然有些黯然,缓缓挪动脚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办公室里已炸开了花,李云的事带给大伙的更多的是震惊。先前那个春风得意的总经理秘书,接着是不可一世的办公室主任,却一转眼的工夫变成了一颗祸害公司利益的耗子屎,世事真的难料啊~~!
田梦在办公室众人复杂的眼光中回到座位,她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几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里,又会成为别人闲暇时的谈资。唉,顾不了那许多了,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把联谊会做好,越成功越好,她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办公室里忽然变得安静下来,这种寂静的气氛令田梦抬起头,果然:陈修远正站在不远处。
“各位,”陈修远的声音低沉而有力,“鉴于你们部门办公室主任李云损害公司利益一事,公司已将她解雇!”他说到这里停下来,用威严的声音继续:“经过我们的商议后决定:由田梦小姐暂时代理李云的职务!”说着,他快步走向田梦:“田小姐,祝贺你!”说着,轻轻鼓起了掌。
“哗~~”办公室众人跟着拍手。
“总经理——”田梦站起来,张开嘴刚要说话,却被陈修远再次阻止,“田小姐,希望你好好干!”
“这——”田梦还要推辞,却意外的发现沈达明站在陈修远的身后对着自己肯定地点了点头,用手做了个“OK”的手势。这一举动似乎给了她很大的动力,让她立刻改变主意:“好的,我会努力的。”她望着陈修远说。
“嗯~~好好干!”陈修远满意地笑了。
田梦嘴角一翘,笑意弥漫,却为着陈修远身后站着的沈达明。
陈修远走到田梦身边,对她轻声说:“晚上聚聚?”
“这……不好吧?”自从无意中得知陈修远已有妻室,她便刻意避开他。
“算是给你庆祝?”陈修远的眼中满是诚恳,“最后一次,OK?何况,这应该属于公事。”他故意将“公事”二字强调了一番。
“……”田梦想了想,终于点点头。“好吧,最后一次。”她望着陈修远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陈修远的眼睛里忽地亮起来,脸上也堆起了笑容。“好好好,等我电话,我来接你!”他满脸笑意的看了看她,兴高采烈的走出门。

45
“谢天谢地~终于回来了!”肖可喘了口气,进了屋。身后,依然是那只大个头古牧犬。那家伙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犹豫着要不要进来呢。
肖可一头栽进沙发,吹了一声口哨,对着古牧勾勾手指头说:“兄弟,不嫌弃就进来吧。”古牧犬象是听懂了他的话,一溜烟地跑进门,趴在沙发旁边的地板上,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肖可。肖可起身关上门,这才发现地板上一串泥印,全是古牧的脚印。
他不由得蹲下身子:“哟,兄弟,看来咱们得洗洗了,不然等穆小凡那只老虎回家,我可得倒霉了。”
把古牧四只腿收拾妥当之后,肖可便急急忙忙写下一个号码。这是在古牧脖子上挂的狗牌上看到的电话,应该是它主人的吧?拿起电话,肖可拨下了那串数字。
“嘟--嘟--”电话响了一声又一声,可是始终无人接听,肖可看了看趴在地上象只玩具的古牧,“看来你得跟着我了。”他拍拍古牧的头,那家伙象个听话的孩子,扭动头身体,打了个滚,向肖可讨好地摇头尾巴。
“真可爱~~!”肖可被逗笑了。

穆小凡拎着一包卤猪蹄高高兴兴地进了门,丝毫没有预料到客厅里居然会有个“抢劫犯”,所以,当古牧扑向她,确切的说是扑向她手里拿的卤猪蹄时,她发出最惨烈的叫声:“啊~~~~~!”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莫名地摸不清当前状况。
肖可适时的“英雄救美”却没有赢得美女的赞扬,他得到的是腿上一记无与伦比的超级“无影脚”!当两个人在地板上各自为阵,摆足POSE时,那只古牧已经津津有味地享受轻而易取得来的“战利品”。
“怎么回事???”穆小凡一头雾水地看着肖可,一骨碌从地板上跳起来。
“哎哟~”肖可哼了一声,摸着自己的腿挣扎着起身,“我可警告你:当心把别我打残废了,”他扶扶眼镜,“那样,你就得对我负责了。”
穆小凡瞪了一眼他,“你想得美!!”注意力便转移到那只古牧身上。“呵呵,好漂亮的狗狗啊~~~”转头向肖可:“怎么偷回来的?”
“切~~~偷!!!”肖可瞥了她一眼,“运气好,上街,捡回来的!!!”
“捡——的?”穆小凡半信半疑,“还有人遗弃古牧的?”她说着,悄悄地走近那只狗,伸出手试探的摸了一下,又飞快的缩回手,“不咬人吧?”
“反正不咬我。”肖可笑眯眯看着穆小凡,这个怕老鼠怕小强,几乎什么都怕就是不怕人的丫头看样子还不讨厌这个大家伙。
“切,你又不算人!”穆小凡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放心的拍拍古牧的头,自言自语地说:“是美女还是帅哥啊?”古牧大概闻到她手上的卤猪蹄味,亲昵的扭头看了她一眼,又兴趣盎然的投入到吃东西的行列。
“你才不算人呢!”肖可一副很受伤的表情。
“我本来就不算人嘛,”穆小凡慢条斯理地回敬:“我是仙女嘛,很多人都这么说。”
“我faint~~!!”肖可一头倒在沙发上。

46
田梦看看钟,已经快到六点了,既然陈修远说要请她吃饭,她索性就大方一点吧,送花也好,吃饭也罢,现代人,也并不代表就怎么样。就权当老朋友聚会吧!想着想着,她释怀了,拿出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 李云这一闹,自己都快不成样子了。下意识望望沈达明的办公室,门窗都关得紧紧的,似乎不在。她稍稍出了一会儿神,起身去倒了杯水,呼口气,准备下班。
电话响了。果然是陈修远,依旧是那副温柔敦厚的口气:“小梦,我的车停在楼下拐角,我在车上等你,快下来吧?”
田梦答应一声,匆匆下楼。
地方是相同的,人也是相同的,田梦的心情可就大不相同了。还是在361度的那间包房,田梦却再也感受不到上次的气氛了。
“小梦,我真的喜欢你~~~”陈修远又喝了一大口红酒,有点神不守舍。
“总经理,我想你醉了,不要再喝了……”田梦正色提醒。
“不,我没醉。”陈修远摆摆手,打断她的话,“听我把话说完。”他又狠狠喝了一口酒。
“你……别喝了”田梦伸手去抢陈修远的酒杯,等会他还得开车,可不能让他醉!
“梦……”陈修远忽然抓住田梦的手,“答应我,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田梦一惊,急忙往回抽,胳膊却被陈修远死死抓住,挣扎不开,她有点急了:“总经理,你夫人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不要提她!!”陈修远粗暴地吼了一声,手上更用力了,“我不喜欢她!!我只喜欢你!!!”说着,将田梦用力拉入自己怀里,声音越来越温柔:“从我再次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喜欢你……”说着,把头向田梦的脸逐渐靠近。
田梦一下子被扯了过去,看着陈修远的嘴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吓坏了。愣了几秒钟后,开始拼命挣扎,想用力推开他,无奈手却被陈修远拽住,情急之下,她踢了他一脚。
“哐——当!!”陈修远随着椅子倒在地下,眼镜也从脸上滑落,样子很是狼狈。
“梦……”陈修远满脸通红地站起来,俯身拾起眼镜,再次向田梦逼近。
田梦吓得站起来,看着陈修远一点点靠近,她下意识拿起桌上的酒瓶,“不要过来!”她端起酒瓶,横在胸前。
“嘿嘿嘿,这么温柔的小绵羊也会咬人?”陈修远咧开嘴,伸出的双手,继续向她走来,田梦忽然觉得他的眼镜背后的那对眼睛很吓人,闪着狼一般的绿光!
“啊~~”她叫了一声,眼睛一闭,拿起酒瓶向他砸去~!
“哎哟~~” 陈修远捂住脑袋蹲下去。
田梦稍微一愣,把酒瓶放回桌上,随即拿起包,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门。

47
我干嘛?”肖可一脸无辜,“我又不能吃。”他想了想,嬉皮笑脸地说:“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把我吃了,嘿嘿~~~!”
“你想得美!”穆小凡白了他一眼,拿起茶几上的杯垫向肖可扔去。
“哎~~我是说真的,考虑考虑?”肖可凑近她,满脸堆笑,半开玩笑半当真。
“视你表现而定。”穆小凡皮笑肉不笑地回答,“现在我饿了——”她瞪大眼睛看着肖可。
“晕,不会又是让我做饭吧??”
“你——说——呢?”
看着肖可慢腾腾地走进厨房,穆小凡拍拍古牧的头,“小乖,待会带你去散步。”


“辞职?”沈达明猛地抬起头,望着面前站着的田梦,将信封推到她面前。
“对,辞职。”田梦面无表情地又将信封推了回去。
“为什么?”沈达明望着田梦,觉得不可思议。昨天才刚升了职,今天就闹着要走?
“不为什么。”田梦低着头,不肯回答。
“工作上有困难?还是……” 沈达明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我看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我考虑过了。”田梦回答得简短而清晰。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沈达明目不转睛地盯着田梦,他总觉得她身上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嗯,我的意思是:从朋友的角度。”他加重“朋友”两个字的语气。
“……”田梦沉默。她不知道该不该说,以及应该怎么说。
“其实……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那种朋友的。”沈达明在田梦沉默半晌后忽然说,“我一直都这么想,只是……还没说,不知你……是怎么想的?”他说这段话说得非常吃力,因为他不知道此刻说这种话,田梦听在耳朵里会有什么感觉。
田梦听他语气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晰。“我……”她嘴巴嚅动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
“相信我,好不好?”沈达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很诚恳。
又是沉默。半晌,田梦缓缓开口:“我想我自己不走,总经理也会让我走的……”她越说越小声,头也越埋越低。
“昨天?”沈达明若有所悟,他皱着眉头,用力咬了咬牙,“他没有……”说到着,他停了停,看着田梦,“呃,我的意思是……”他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田梦点点头,再摇摇头,表情十分复杂,沈达明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悲伤或愤怒。
“我用酒瓶把他打了。”田梦说着,想起昨晚陈修远的狼狈样,不禁露出痛快的神色。
“啊?你把他打了?用酒瓶?”沈达明没有预料到是这个答案,不由一愣。随即他忽然觉得很好笑,不由笑了开来:“呵呵,你真的把他打了?”
“是的。”田梦抬头望着他,也很意外于他的反应。
“呵呵呵……”沈达明忍不住笑,“多大的酒瓶?”
田梦比划了一下,沈达明笑得更厉害了,他莫名的笑却惹恼了田梦,她恼怒地站起身准备走人。
“噢,对不起,请不要走。”沈达明叫住田梦,“我只是在想,他那么胖乎乎的,摔在地上一定很惨。”
“是很狼狈。”田梦想起昨晚陈修远的样子,自己也不禁笑起来。“所以我想:他今天来的第一件事一定就是来解雇我。”
“放心,他到现在都没来上班。”沈达明笑着说,“我还以为是这两天突然降温感冒了呢。”
“没来?……”田梦吓了一跳,心想:“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脸上略显忧郁神情。
“放心,他没事。”沈达明看出田梦的担忧,“刚才还通过电话。”
田梦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她重重地吁了口气,感觉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所以,至少你今天可以不用走。”沈达明看着她。
“但是,迟早还是得走。”
“如果他不提出来让你走,你可不可以不走?”沈达明忽然说,“留下来,可以吗?”他望着田梦,一字一顿地说:“就算——为了我!”
田梦一惊,不由得抬起头来,却看见沈达明一脸真诚:“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但是我怕你……”他停下来不说了,只是用眼睛深遂地望着她。
他这个样子很好看,田梦忽然觉得自己脸颊发热,心扑扑地乱跳,开始手足无措起来。慌忙站起身,“如果没有其它事,我走了。”
“那你是答应我不走了?”沈达明一脸惊喜。
“我做事喜欢有头有尾,我只答应你:把联谊会办成功。”田梦掩饰地拨了拨搭在肩膀上的一缕头发,对沈达明说,她的脸上却分明写着“娇羞”二字。
“一言为定?”沈达明伸出小指,“来勾勾~~”
田梦的脸更红了,瞄了一眼沈达明,飞快的跑出沈达明的办公室。
沈达明傻傻地目送田梦离开,半晌,才缓过神来,一脸的笑意弥漫,“耶~~!”他向空中比出一个胜利的“V”字。

48
自从上次敲了秦东竹杠之后,穆小凡以为他再也不会来烦自己了,可是她很快发现自己的感觉错了:她再次接到秦东打来的电话。
“想不想吃白食?”秦东拨通电话后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说。
“白食!在哪里?”在呆了半秒钟后,穆小凡开始反击。“你才吃白食呢!你个这狂妄的老家伙,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贪便宜!”
秦东笑得很开心:“嘿嘿,作为一个老家伙,能听到你这个小家伙的声音,我已经觉得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他已经想象出穆小凡此刻的暴燥模样:“还在利园。如果你不觉得自己吃亏,可以不来占我的便宜。”他顿了顿:“顺便说一声:今天的菜很好吃。”说完,不等穆小凡有反应,便挂断了电话。
“呸!!~”这是穆小凡在秦东挂断电话后呆立几秒钟的第一个反应,“我才会去呢。”
但是随即,她又改变了主意,其实那个人给她的印象并不坏,相反,她还觉得他语言幽默、反应灵活,而且还善解人意,哈哈,总之是个有趣的人,比肖可有趣,却没肖可老实。想到肖可,她又是一愣,什么呀,这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自己怎么把他们联系到一块儿了?奇怪!她笑着又甩甩脑袋。
“那……去还是不去?”她歪着头问自己,敲着桌子考虑了很久还没有下决定,眼睛忽然盯上了办公室桌上摆着的一盆草本植物,“要不……数数叶子?”她对自己说,“单就去,双就不去?”
然后,在那个冬天的下午,穆小凡同学就呆在办公室,对着那盆盆栽精心的呵护:“单、双、单、双……”

posted on 2006-07-13 17:58 鱼上游 阅读(760) 评论(4)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天外天--天门


FeedBack:
# re: 糊涂房东俏房客(36~~)
2006-07-25 10:54 | 小鱼
写的不错!加油!!!!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糊涂房东俏房客(36~~)
2006-07-25 10:55 | 小鱼
下面的怎么看?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糊涂房东俏房客(36~~)
2006-07-25 11:05 | 胡子鱼
不好意思,不是我写的,从新浪转载,里面论坛的广告太多,为了阅读的方便……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转载]糊涂房东俏房客(36~~)
2006-08-30 09:49 | 胡子鱼
又重来。所以,在她第五次数叶子以后,她下了决心。
“其实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在乎吃饭的对象呢?”她如此安慰自己。

“嗨,老头!”穆小凡老远便挥手向秦东大声地打招呼,害得秦东赶赶紧紧拿起手中的杂志挡住脸,作为“利园”的大客户,他可不愿意被冠以“老”字辈的称呼。
“喂,干嘛~~~”穆小凡跳到他面前,一下子夺走了他手里的杂志,把脸凑到他脸跟前仔细观察。
“我有那么老吗?”秦东有点生气的瞪了穆小凡一眼。
“哈哈,原来是为了这个!”穆小凡笑起来,“比我大的都称为老!”她再仔细地瞅了瞅秦东,“比如说——你就比我老。”
“那比你小的也叫你老太婆,你高兴吗?”秦东反驳。
“高兴啊!!怎么不高兴?”穆小凡一本正经地点头,“至少可以证明一点:我辈份高。”
“那现在我至少也可以证明一点:我辈份比你高。”秦东把身体向椅子后背一靠,得意地说。
穆小凡气鼓鼓地嘟着嘴,睁大眼睛瞪着他:“你真的不绅士,和女人计较。”
秦东笑笑:“那是在提醒你:下次说话之前记得行经过大脑。”然后,他把菜单递到穆小凡手里:“开始点菜吧?”
这次穆小凡没有再敲他的竹杠,只点了番茄焖明虾和玉米色拉,秦东又补点了两三个特色菜。看着穆小凡的吃相,秦东又笑了。
“笑什么?”穆小凡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喝了一口鲜菇海鲜粥。
“我哪有笑啊?”秦东不肯承认,“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样子还不算难看,看着养眼。”
穆小凡白了他一眼,小声嘟嚷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献殷勤?”秦东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丫头脑袋里面倒底在想些什么?
“你很喜欢男生向你献殷勤?”他琢磨她话里的意思。
“也不一定。”她翻了翻眼睛,“要看是哪种男生了。”其实穆小凡的意思是献殷勤的男生必须是她喜欢的,不是喜欢的,献殷勤她会觉得很恶心。
“那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生?”秦东来了兴趣,他想知道穆小凡欣赏的男生究竟是什么样子。
“唔……”穆小凡抬头想了想,“我欣赏的男生有很多类型,但是除了已婚的。”
秦东的眼神终究还是黯淡了一下,“为什么?”他问。
穆小凡很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我是那种什么都有所谓,什么又都无所谓的性格,所以跟已婚男生在一起,容易吃亏。”她停了一下,继续说:“我迟早是要嫁人的,嫁给我喜欢的,或者,喜欢我的。”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变得很憧憬,用手掌托着腮帮静静出神,“可是,我不想当第三者,那样太复杂,而我,”穆小凡指指自己,“我不喜欢动脑筋,那样太累。”
秦东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这个女孩很真实。面对这样一个女孩,他有种很难以名状的感觉,而现在,他很想更深入地了解她。
“哎,说说你吧,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轻轻地说。
“我?”穆小凡想了想,“首先,我是个乐观的人。既然高兴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为什么我不高兴地活着?”
秦东点点头,“继续,我在听。”他说。
“然后,我是个懒惰的人,总想着不劳而获,天上会掉馅饼。可是,我从来没接到过一颗芝麻。再然后,我是个好人,虽然我不敢保证一辈子绝不做无耻的事情,可我还是个好人。”穆小凡说着说着,思绪又开始飘缈,曾经的过往再次在她眼前一一呈现,令她怔怔出神。“哦,说说你吧?”她忽然从思绪中跳出来,对秦东说。
“我?”秦东微微顿了一下,“该怎么描述我自己呢?”他在脑海里搜寻着相关的句子,“首先,我不是你所欣赏的男人,因为我已婚。其次,我还算是个好男人,因为我还有责任感。然后,我想我会是个好伙伴,对你而言。”
“伙伴?”穆小凡眨眨眼睛,“指什么?朋友?我有很多。”
“那,你现在最想要什么?”秦东不答反问。
“人民币!”穆小凡非常老实的回答,“美元我就不指望了。”
她的话出乎秦东的意料,他没想到象穆小凡这种女孩子居然也会说得这么直接,微微怔了一下之后,他用研究的目光在穆小凡身上来回打量。
“吓到了?哈哈~~~”穆小凡忽然笑了,“象我这么诚实的女孩子应该不多了吧?”她说,“现在很多女孩子嫁给老头子,明明就是图钱,可嘴里还说什么精神境界高于年龄层面,狗屁!”
“我不,我就是喜欢钱,我直接说出来。”看着秦东脸上的惊讶,她接着说:“但是,我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嫁给老头子。”
“可以考虑我,”秦东不失时机的说,“第一,我觉得我还不算是个老头子,第二,我不会让你嫁给我。”他顿了顿,“只要——象现在这样,陪着我就行了。”
“嘻嘻~~”穆小凡笑眯眯的盯着他,“你作梦!”她心平气和地说。
“真的不考虑?”
穆小凡摇摇头,隔着“利园”的玻璃窗望一眼外面车水马龙的人潮,“我需要钱,有钱可以买房子,可以穿漂亮衣服,还有高级化妆品。”她呼了口气,想看看有没有白雾,却没有成功,餐厅里开着空调,“还有,可以不用工作,随时睡懒觉,心情好了可以四处走走,心情不好也可以四处走走,多么美好的生活。”
秦风点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考虑我?”
“如果你未婚,说不定我可以考虑。”穆小凡半开玩笑的说,“不过你不是,你已婚。”
“呵呵~~小丫头片子。”秦东笑了,他明白,这正是穆小凡吸引他的地方,“跟着我做广告吧?”他很认真的说,“或许我能帮你。”

**********************************************************************
肖可百无聊赖地翻了翻报纸,田梦不回来,穆小凡的手机又打不通,家里就只剩下他,还有一只狗了。以前也是一个人,他从未感觉象现在这样孤独。唉,莫非是我老了?他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然后立刻否定了这个结论。
看一眼趴在地上的古牧犬,穆小凡给它取名叫“大叔”,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在肖可反驳N次抗议无效的情况下,那只古牧只得委屈的叫了“大叔”这个名字。
“大叔!!”肖可叫着,“走,我带你出去逛逛。”古牧讨好的朝他摇摇尾巴。


广场上仍然有很多人,虽然是冬天,虽然天气已经很冷。肖可怔怔地看着过过往往的人群,还有美丽的街景,这一切让肖可觉得有点陌生,自己怎么好象久已未和人接触过似的,奇怪。他随便找了个花坛坐下来,看着这人来人往的地方,他忽然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孤独。
“大叔”正悠闲的散着步,好几天没出门了,它对什么似乎都感兴趣,东瞧瞧西嗅嗅的,也真够可怜的。肖可这么想着,便放任的让狗狗在视线范围到处溜达,本来嘛,溜狗就是让狗溜达溜达的,他很看不惯借着溜狗名义,把狗用绳子栓着而来“溜人”的家伙们。
“大叔”的确长得可爱,很多路人都用或惊讶或羡慕的眼神盯着它,胆子大一点的还试探性地靠近它,用手或小玩意儿引起它的注意,肖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就象看着自己的小孩子受到大家的赞扬那样开心。
思绪正在不知不觉中弥漫开,“大叔”却忽然撒腿向前冲去!肖可在愣了几秒中之后,开始跟在狗狗后面狂奔。诺大的一个广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一人一狗上演的奔跑进行时。
“大叔~~~~!快回来~~~”肖可在追了几百米之后,有点吃不消了,跟在狗狗后面,上气不接下气的叫着。
古牧犬忽然在前面停下来,蹲在一个女孩跟前。亲昵的摇着尾巴,还伸出舌头示好。
“呼 ̄ ̄!总算停下来了!”肖可喘了口气,三步并做两步向前冲去,幸好没再跑了,否则自己肯定要累趴下。
“大叔!下次再乱跑就不带你出来了!”肖可满头是汗,一边跑一边在嘴里教训着走到狗狗跟前。
“大叔?”叶清洲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肖可,再四处看了看,确定并没有其他人在旁边。她疑惑地看着肖可。
“呃,我们家大叔,喜欢乱跑……”肖可挠着脑袋看着眼前的女孩,这个女孩很瘦,本来就大的眼睛显得更大了,满头的大波浪卷发令她显得很妩媚,一袭孔雀绿及膝翻皮大衣则使她显得皮肤更白,脚上的墨绿色长靴更显出她姣好的身段。
“哇,美女~~~~~!!”肖可在心里叫了一声,脸上忽然莫名的红起来,他不好意思的扶了扶眼镜,“没吓着你吧?”他有些费力的指指古牧,“它……‘大叔’……”
“呵呵呵……”叶清洲忽然笑起来,她指着狗狗,再看看肖可,“你管它叫大叔??哈哈哈~~~~~”她仍旧笑个不停。
肖可被她笑得发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都是穆小凡那个白痴,什么名字不好取,要叫“大叔”?无语啊……既然在美女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他只好尴尬地俯身拉拉古牧犬的项圈:“走吧,我们回家喽。”
叶清洲愣住了,困惑地看着肖可带着狗一步一步离开。“站住!”她忽然叫起来,声音不大,却很温柔。
肖可在一秒钟之内迅速转身,连他自己都诧异于自己的反应敏捷:“有事吗?”他红着脸,盯着地下,不知为什么,他竟有些不敢去看对方的脸。
“那个……”叶清洲微一怔,继续说:“这只古牧好象是我的。”
此话一出,肖可大吃了一惊,他在心里想象过许多次狗主人的样子,却完全没想到是这样一位人物。但是对方既然说狗是她的,总得出示相关证据啊。主意一定,他转身停下来,咳嗽一声,打不定主意该怎么验证对方的身份。
“我们家小图的项圈上有个电话号码,13677889966。”叶清洲看出肖可的意思,自报证据。
“小图?”肖可看看她,再看看古牧。
“就是你的大叔……”叶清洲还是笑,长长的睫毛有节奏地抖动着,令肖可看得有些发痴。
叶清洲躬下身,对着古牧轻轻拍拍手:“小图,过来这边。”古牧立即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挣脱肖可的掌握,奔到叶清洲身边,欢快的拿身上的毛蹭着她的大衣,亲昵的样子让肖可有些嫉妒。
“你个小色狗。”他轻轻嘟嚷了一句,有点无奈的向叶清洲笑笑,“我……打过电话的,可是没人接。”
“不好意思,那天正好有事出门了,电话也没带在身边。”叶清洲笑笑,眼中波光闪动,让肖可的心着实的颤了一下。
“哦,也怪我,我以为打不通,就没再打……”在叶清洲面前,肖可忽然觉得自己的嘴笨了起来,连起码的话也说不清了。
叶清洲缓缓站起来,轻轻拂拂衣服,向肖可伸出右手:“你好,叶清洲。”
肖可涨红了脸,伸出的手因为心跳而有些颤抖:“……你好,我叫肖可。”
两个人一条狗就这样呆呆的站在路上,足有两分钟。
“不如——到我的咖啡屋坐坐吧?”叶清洲打破沉默,冲肖可温柔的一笑。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6年7月>
252627282930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常用链接

留言簿(82)

随笔分类(59)

文章分类(21)

相册

收藏夹(40)

GoodSites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1264175
  • 排名 - 2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