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61,  comments - 2033,  trackbacks - 0

二十四
肖可惊恐地看着穆小凡,她的唇不偏不倚正好覆在自己的唇上,只是力道太重了。
“完了完了,我要被毁容了。”他只觉得嘴上一片火辣辣的疼。
穆小凡瞪大了双眼,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背,碰上了肖可的嘴,这令她一时脑筋短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是傻傻的望着肖可,一时忘了动作。
“咳咳~~”忽然传来肖明东的咳嗽声,三个人一齐随声音望去,肖明东出现在客厅,刚刚他在肖可屋里给老伴通了个电话。
“我好象……出来得不是时候?” 他用目光扫了一下客厅的局面,如是说。
穆小凡立即触电一般的跳起来,一张小脸立时涨得通红。
“……”田梦摸着脑袋站起来,尴尬地看着肖明东,“肖伯父……”
肖明东被冷不防冒出来的田梦吓了一跳,好半天才明白过来:“哦,你就是田……”他一时想不起来。
“田梦。”田梦很大方地补充道。

*********************************************************************
穆小凡很久没象现在这样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天,就是睡不着。门牙还在隐隐作痛,都怪肖可。“不知道田梦睡了没有?,这家伙的确反常,不行,得好好盘问盘问。”她如是想道,翻身下床。
“呀……好冷!”她冲进田梦房间,这种内套间式的设计原本是为了照顾小孩子的,用在田穆二人身上,却再合适不过了。
“救命~~~”田梦左闪右避地躲开穆小凡,这小妮子象冰一样,这大半夜的,自己可吃不消。
“嘿嘿~美女,我来了!”穆小凡向田梦扑去。
“你相信爱情吗?”两个女孩并排躺在床上,穆小凡忽然叹了口气,问田梦道。
“怎么?”田梦转头看一眼她,“你相信吗?”
穆小凡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很久很久没有说话。
“我相信。”过了良久,她肯定地说,“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爱情。”
田梦并不太同意穆小凡的观点,“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一半的爱情,”她也随着穆小凡的目光,天花板上正好有一只不知道是不是蜘蛛的昆虫伏着不动,“只是,不知道另一半爱情是不是握在自己手里。”她缓缓地说。
“我渴望爱情,虽然爱情不一定渴望我。”穆小凡把头靠在田梦的肩上。
九点,田梦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几个同事正凑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她也好奇的凑过去。
“该不是有特殊嗜好吧?”不知谁正压低了声音说。
“不会吧?看上去挺清纯的啊,怎么会是同志?”赵锐反驳。
“是啊。”有几个人同时附和。
“咦,你们是在说谁啊?”田梦小心翼翼地问。
田梦的出现显然打扰了办公室的安宁,大家象是同时被吓了一跳,然后不约而同的起身,“干活了。”有人叫了一声,众人立刻迅速散开。
“……”田梦无辜地望了众人一眼,郁闷地走到自己座位上。
“还好。”她条件反射地看了看办公桌,松了一口气:还好,今天桌上并没有鲜花。
人们又开始窃窃私语,田梦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每当她抬头,便发现众人装作若无其事地各自忙碌,低下头,各种目光便似蜗牛的触角一般伸向她。
跑进洗手间,她再次在镜中打量自己,和平时并没有两样啊?除了昨夜聊天太晚没睡好,眼圈有点熊猫而已。“同志?”她忽然想到这个词,不是在说自己吧?田梦真的懵了。
对着镜中的自己接连说了六七遍“田梦,你是最棒的!”,她才鼓足勇气走回办公室。

“田梦,准备得怎么样了?”李云现在的态度出奇的大转变,对她总是笑脸相迎。
“正在准备呢。”田梦向她莞尔一笑,其实她不凶的时候蛮漂亮的,田梦觉得。
“好好干!”李云抽身飘然而去。
田梦向着她的背影微笑,她没看到,李云转身瞬间即逝的冷笑。

“在忙什么呢?”未雨绸缪连发了几条信息。
“你怎么知道我在线?”田梦问,她现在有点忙,一直都隐身。
“感觉。”
“求求你,别玩深沉,”田梦向他开了个小玩笑,“这样好傻的!”
“拜托,小姐,口下积点德。”未雨绸缪显然大受打击。
“有什么,赶快放!”田梦键入这几个字,不由笑了,“我有点忙。”
“其实也没什么,”对方飞快的回应,“就是好奇。”
“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八婆!”田梦笑,“昨天我真的有奇遇。”
“哦,让我闻闻。”
“切,又不是狗,闻!”
“你既然准备放,我自然要好好闻哦,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原来是在报复田梦刚刚让他快点“放”。
田梦笑了,这家伙还真好玩。
“如果我也象这样玩点神秘,你是不是也会动心?”未雨绸缪对昨晚的事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这样。
“动心?没有,只是见个面而已。”田梦解释,“何况……”她没有再说下去。
“何况怎样?”未雨绸缪紧咬着不放。
“没什么,何况那还是我的老板呢。”
“见面?好,如果我也来个浪漫的见面,你会不会动心?”对方问得很直接。
“才不!这不一样。”田梦肯定的回答,“有些事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相隔这么多年,竟然还能相遇。”
“小姐,你也太残忍了,伤害我幼小的心灵!” 未雨绸缪传过来这句话,“如果你不漂亮,还会有这场相遇吗?”他泼了一盆冷水。
“你又没见过我,怎么知道我漂亮?”田梦反驳,“万一我是个丑八怪呢?”
“呵呵,”对方竟然笑了,“你这么说的话,你自然是漂亮了。”
“不漂亮,真的。”田梦吐吐舌头,“只不过,还没丑到当怪物的级别。”
“那好好准备吧?”未雨绸缪忽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什么啊?”田梦愣了,“准备?”
“和我见面啊。”
“啊?”她呆了一下,“还是算了吧。”
“那等你想见我再说吧。”未雨绸缪说,“我慢慢等。”
“也许你会失望。”田梦说。
“哈,我从来不去希望,又怎么会失望呢?”未雨绸缪回答,“不管怎么,先预定了。”

田梦盯着屏幕出神,网上的东西自然不能当真,可是她的心竟有被牵动了一下的感觉。这就是所谓心动?她忽然想。对自己笑了笑,她再次投入到工作中。

二十五
肖可早早起床准备好早餐,老爸有喝早茶的习惯,他泡了一袋绿茶茶包,这个家里没人喝茶,看来老爸只好将就着委屈一下了。
看看钟,已经八点零七分了,穆小凡那个懒家伙再不起床就要漏馅了,他叹了口气,轻脚轻手走上楼。刚要敲门,却发现门自己开了,穆小凡站在门口,穿戴还算整齐,只是眼睛肿肿的,一副睡眠严重不足的模样。
“早啊,”肖可显然没有心理准备,呆了半天的结果只是说了这么两个字。
“笨蛋,”穆小凡白了他一眼,在他耳边轻轻说“记住,这个月我的房租要打八折。”
“为什么啊?”
“没有过多占用你的房子。”
“晕~~”肖可无奈的笑笑,跟在她身后下楼。
其实她帮了他这么大的忙,这个月的房租不交都没关系,肖可想象穆小凡早上挣扎起床的痛苦模样,不由得有点心疼。


肖明东很快乐的坐着,同儿子和穆小凡一起吃早餐,他感觉到一种天伦之乐,这种感觉令他很欣慰。如果老伴儿在这里,看到这样美好的画面,一定很高兴吧。他想着想着,竟有点思念起老伴了,天气越来越冷了,老伴的腰疼病不知会不会犯。
看着肖明东的脸色由晴转阴,穆小凡悄悄碰了一下肖可。
“爸--怎么了?”肖可很关切的问,“脸色好象不太好啊。”
“呃?”肖明东发现自己走神了,“没什么,只是有点担心你妈。”
“妈!?她怎么了?”肖可吃了一惊,昨天老爸跟老妈通电话时他怕被唠叨,加上相亲的事,所以他就没敢和老妈说话,现在想想有点后悔。
“哦,没什么。”肖明东站起身来拿报纸,“只是天气冷了,不知道你妈会不会有事,她的腰在生你时落下的老毛病。”
“瞧瞧,都是你害的。”穆小凡瞪一眼肖可,对肖明东讨好的说。
“不,怨我,”肖明东说,“都是当时条件不好,没能照顾好你妈。”
“……”穆小凡伸伸舌头。
“爸!你别这么说!”肖可过去一把抱住肖明东。
“那~~肖伯伯,我上班去了。”穆小凡匆匆起身,准备上班。
穆小凡立刻跑上楼,明着是拿包,其实她最受不了这种煽情的画面,会让她想起自己父母。虽然父亲还没退休,母亲也还显得年轻,但是家里就她这么个独生女,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面。当初,倔强的她毅然选择了随爱情流浪,流浪的结果是爱情弃她而去,自己却居无定所,父母却丝毫不知情。想到这里,穆小凡的眼睛有点润了。
临出门,肖可送她到门口,忽然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点,下班早点儿回来。”
穆小凡一怔,然后对着屋子里两个人报以灿烂的微笑:“好的。”她挥挥手,算是告别。

走在路上,穆小凡无意抬头看了看街上的人群,大家都在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人活着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曾经,穆小凡这样说过。但是现在,她觉得,人活着,不应该仅仅只为了吃饭吧?
“人活着,至少还为了家人,”穆小凡对自己说,“还有--爱情。”想到这,她雄纠纠地向公司走去。

“比如--成全别人的爱情。”穆小凡还在想着,一头扎进公司,碰见了陆建华--自己的顶头上司。
“早!”穆小凡轻声向他打了个招呼,便走向自己座位。
“早……”陆建华看着穆小凡,有点纳闷: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啦?现在离九点还差二十来分钟呢,这个穆小凡,从来不会提前到公司,不提前也罢了,还经常隔三岔五地迟到。要不是她有后台,自己早让她走人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难道转了性?
穆小凡是小胖介绍来这家广告公司的,公司是小胖的姐夫开的,要不是小胖每次看在肖可面子上帮她,十个穆小凡都得走人。其实,穆小凡很清楚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前台秘书,属于那种搁哪里都可以就是别搁正处,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干正事的人。打打杂、跑跑腿的事给她做还行,要她独挡一面,做出点轰轰烈烈的事来,别做梦了!
“不行!我一定要干出点成绩来。”她坐在自己位置上,咬着嘴唇想道。

“开会了~~开会了~~~”随着低沉而又沙哑的叫嚷声,陆建华站在小会议室的门口吆喝。
“呃?”穆小凡抬起头,从飘乎的神游中回到现实。不情愿的抬起腿站起来。
会议室里实际上就只有四个人,陆建华这里的老大,剩下三个就是小虾米,其中最小的一个虾米就是穆小凡。
“作为广告公司,首先就要讲广告效应……”每周例行的会议上,陆建华照往常一样高谈广告效应,绵绵不休。
“啊~~”穆小凡大大地打了个呵欠。曾经有人做过一项调查,说人们比较难以忍受的前二十件事里,就是美女在公共汽车上当众打呵欠。“我现在只是在小会议室而已,应该不会让人反感。”穆小凡自顾自的想。
陆建华最先表示自己受不了,他不悦的盯了她一眼,继续着话题:“要想公司的利润提高,首先要提高我们员工自身的素质。”
“我不明白!”穆小凡忽然插嘴:“公司利润为什么一定与员工自身素质挂钩?”她顿了顿,“万一是领导素质呢?”她开始胡搅蛮缠。
“……”陆建华盯着穆小凡,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紧接着皱了皱眉头。
沉默半晌,他终于开口了:“从这个季度起,我们将实行按贡献分配资金的原则”他望了望穆小凡:“除了固定工资,奖金由各部门自行负责,”说到此处,陆建华加重语气:“也就是说,多劳多得!”
陆建华把最后四个字咬得非常清晰,掷地有声。穆小凡清楚的意识到:那是做给自己看的。
她“腾”的一下站起来,“老大,我要求到第一线工作!”
所谓第一线,就是跑市场,也就是为公司拉广告客户,穆小凡对于这个工作无疑是陌生的,平时无论如何她是不愿去干的,但是今天例外,她穆小凡要做出成绩,为父母,为自己,也为那些瞧不起她的人。她,--穆小凡,不是孬种!
“你?”陆建华怔住了,他并没有料到这个小丫头会在此时跳起来,他原本以为她只会轻轻咬咬嘴唇,私底下埋怨几句就了事。看来,她是真的认真了。
“让我试试吧,”穆小凡也铆足劲,“老大~~”

二十六
电话响了,田梦机械的拿起电话:“喂,你好,联络部。”
陈修远在电话那头笑了:“嗯,挺敬业的嘛。”
“……是你?”
“是我,意外?”
“不是……”田梦有点口吃,“那花……”
“据说前面两天你都把花扔了。所以,今天叫杨秘书一定交到你手里,不要再扔了哟。”
“哦……”田梦不知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办公室里的人都以为自己和杨郁是同性恋吧?
“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花。”陈修远在电话那头犹自说道。
“……”田梦无言以对,经过这许多年,当年扎小辫,为了鲜花与人打架的那个傻女孩早已不存在了,“那个……”
“什么?”
“我觉得你以后可不可以不送花……”田梦终于鼓起勇气开口。
“你……不愿接受我送你的花?”陈修远的声音多少显得有点黯然。
“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田梦对着电话压低了声音解释,“这是在公司里……”
“呵呵,原来是为了这个啊。”陈修远的声音又开心起来,“你要是为了这种原因,我就不送了,不过”他顿了一下,“请我吃晚饭吧?”
“行吧。”田梦匆匆挂断电话。

沈达明手托着腮帮子,透过办公室的百页远远的望着那个座位上的女孩,此时的她正伏案工作,专注的眼神中透着执着,这样的女孩儿,应该是很讨人喜欢的。他就这样怔怔的望着,不知不觉地走了神。
桌上的手机忽然跳起来,吓了他一跳,原来是被自己调成了振动。
“喂?”他整理一下情绪,拿起了手机。
“效果还没出现?”对方在电话里问。
“还没有动静,”他笑了笑,“我倒发现,你现在的日子不错?”
“呵呵……”对方也笑了。
“有消息再说,你得注意那方的动向。”沈达明就要挂断电话,忽然想起什么,“代我向嫂子问好。”他轻轻的说这句话,才挂断了电话。
田梦正做着企划书。她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计划,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把这个计划弄成书面形式的材料,上报批准后才能实施。离圣诞节没有几天了,必须加紧点。
“嗨!”一个声音自头顶响起。她抬头一看,原来是沈达明。
“有事?”她睁大眼睛。
“没有事也不可以找你吗?”他嘴角一翘,一副戏谑的神情。
“当然不是啦~!”田梦笑了,“哟,什么时候变成小心眼帅哥了?”
“哪里呀?”沈达明装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个形象?”他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
“帅哥耶~~~”田梦又笑,“有哪点不好?”
“可是你刚刚有说啊,我是小-心-眼-帅哥,是不是大心眼帅哥更好?”
“哎哟,别搅和了,你快跟我们家仙女成一对了。” 田梦一边摆手一边开玩笑说。
“仙女?”他一怔。
“哎呀,你不认识的一个MM。”田梦用手推了推他,“本小姐这会子忙得很,过了再找你。”
“那好,我就在那里一直等你。”他一语双关地说。
“OK,没问题。”田梦对他做了一个笑脸。
沈达明笑着走开,忽又转身回来,走到田梦跟前。
“干嘛~~”田梦觉得他好象今天有点怪怪的。
“这花……”沈达明有点难以启齿,但终于还是开了口:“给我行不行?”
“?”田梦没料到他竟会这么说,“……” 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不肯?”他凑过来睁大眼睛仔细看她,“舍不得?”
“哪有啊?”她有点恼了,一把拿起花:“诺,给你。”她把花递给他,心里却有点老大不情愿。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拿去玩一会就还给你好了。”他笑笑,拿着花快步走了。
“大男人家家的,竟然喜欢花!”田梦莫名其妙的看着沈达明离去。以前听人家说起过,说喜欢花的男生长大以后是耙耳朵。
“耙耳朵?沈达明?嘻嘻~~有趣。”田梦笑了。
穆小凡现在正在生气。
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她不上进、不努力、不勤劳时人们能够容忍她,而她现在决心上进了、努力了、勤劳了,人们却开始排挤她。
她好不容易磨破嘴皮子,给“领导”做通了思想工作,放手让她联系客户,但是领导真是太信任她了,这一放手果然是“放”得好,就只放她一个人。其他人说什么都不愿跟她合作,弄得她只有一个人孤伶伶的想方案。
“客户?客户!!”穆小凡愁眉苦脸的走在街上,“我要到哪里找嘛?”她使劲踢了一下地,现在这地下,连个石子也没有了,真让人郁闷,她踢了空,心情更加不爽。
“靠!”她愤愤地啐了一口,“等我穆小凡有了钱,就开个客户公司,专门找广告公司!”她的想法多少有点变态倾向,“广告公司?”她忽然眼睛一亮,就这么办!她加快步子,向目的地冲去。

二十七
秦东刚刚走到公司门外,便愣了一下,公司里闹哄哄的,像个菜市场。而公司的两个前台也不知何故忽然失踪,因此,门口接待处竟然空无一人。
“搞什么!!!”秦东心里十分不快,前台的形象也是公司的形象,充分反映一个公司的管理制度。而眼下,说明公司管理一片混乱。
“王丽,周玲!!!”秦东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大声叫起来。
两个前台一下子象变魔术似的窜到秦东跟前,来不及说话,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 
“干嘛去了?”秦东冲这两人吼道。
“……”
“……”
两个人都垂下头,不吭声。而办公室里也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各就各位,继续工作,只是除了一个人。
“你--过来!”秦东对这个人大为不满,“上班时间,该干嘛干嘛去。”他发火了,这个人竟然敢漠视他的存在。“那个谁!哪个部门的?”他没好气地问。
这个胆大妄为的人此刻正以蜗牛一样的速度向他走过来,令他更加生气:“你,去会计处,领这个月的薪水。”既然不听话,那就走人!他忿忿地想。
“?!”穆小凡一愣,“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她极慢极慢的走过去,似乎怕自己走快了的脚步声会将这个好梦惊醒。
“还不快去!”秦东想骂人了,如果自己的员工都是这样的态度,那这个公司跨掉是迟早的事?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穆小凡顺着秦东目光向前走了几步,终于不放心:“请问--会计处怎么走?”
“!!!”秦军几乎要晕过去,太阳底下竟然还长出这种白痴人才,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穆小凡看着眼前的男子,摸不清头脑。
“格格格~~”竟有人轻轻的笑起来,居然是前台王丽!
“呵呵呵~~~”又有人在笑,而且笑声越来越大,几乎满办公室的人都笑起来。
“??”秦东更加摸不清头脑了,“怎么回事?”他把脸转向笑得正欢的王丽。
“秦总……”王丽竭力忍住笑,“她……”她实在没忍住,又笑起来。
“她不是我们公司的。”周玲接过话题补充。
秦东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今天当着这许多人的面,闹了这么个大笑话,他越想越不是滋味,眼睛恨恨的射出一束光,直向着穆小凡这个始作俑者剌来。
“……”穆小凡嘴一抿,向秦东摊摊手,耸耸肩,一副很无辜的表情。
“你是--”秦东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孩,不象是来捣乱的。
“我是来做广告的。”穆小凡很认真的回答,“而且,我不知道你们公司规定,还以为……”她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她真的以为刚才秦东叫她去领钱。
“哧~~”秦东被她逗笑了,“你是来做什么广告的?”
“哦,我是想咨询一下,如果我们公司要做电视广告,你们会准备哪些方案?”
“……”秦东盯了两个前台一眼,“应该可以解决啊?”他心里想,嘴上却不答话,只是以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穆小凡。
“这样吧,你到我办公室里谈。”他冲她扬了扬手,径自走进办公室。
“自大!”穆小凡冲他嘟了嘟嘴,跟着他一道进了办公室。
“哦,穆小姐。”秦东看了一眼穆小凡,“你们公司是--”
“梦可,呵呵”穆小凡回答,心里则在暗暗佩服自己的应变能力,能在两秒钟内创建一个公司。
“哦”,秦东微微欠了欠身,“主要产品是?”
“唔……洗发水,洗发水!”她顺口胡编。
“有没有产品样品或是照片?”
“啊?”穆小凡傻眼了,她的确不知道还有这些程序。“……我今天没带……”她小声说。
“那--穆小姐此行的目的?”秦东觉得眼前的人太不可思议了,来做广告,产品都没有。
“我啊,主要是想看看你们客户的资料。”穆小凡的话刚出口,便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快进行补充:“呃,我是说,主要是想看看你们以前做的产品广告,看看有没有实力。”
“就这些?”秦东忽然笑了笑,望着穆小凡。
“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穆小凡肯定地点点头。
“那好,等下次穆小凡带来产品,我们再详谈?”这么一说,等于是下逐客令了。穆小凡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们不准备给我看看你们给客户做的广告?”她仍然不死心。
“等你下次来给我们看过产品之后再由我们决定给你看哪类广告吧?”秦军仍然笑着拒她于千里之外。
“那我~~就走了?”穆小凡灰溜溜地站起身,准备走人。
“请等一下,”秦东突然说,“穆小姐,请问能否告诉我--你们刚才在前台干什么?”他终于忍不住问了。
“哦,我刚刚在那里帮她们算命。”穆小凡如实回答。
“算--命?”秦东侧头思索了一下,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对啊,”穆小凡冲秦东甜甜一笑,“也就是爱情走向。”
“有意思。”秦东象是忽然来了精神,“帮我算一下呢?”
“这个--”穆小凡顿了顿,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秦东看,“从你的面相看……”她她停下不说,“嘿嘿~~”她笑了。
“哦?怎么走向?”秦东也好奇了。
“桃……花。”穆小凡心平气和,一字一停的说。
“桃--花???”秦东一脸的困惑。
“嘘~~~~”穆小凡食指贴在嘴唇上,对着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天机不可泄露。”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天机?”秦东喃喃自语,摇了摇头。



“失败~~”穆小凡沮丧的想,“做人难,做女人难,要做广告界的女强人更是难上加难。”她再次对某人的话进行“穆式”篡改。
本想碰碰运气,到大点的广告公司去转转,假装客户谈生意顺便弄点客户资料,没想到出师不利,一来就遇到秦东这号角色,碰了一鼻子灰。唉~~天意啊。穆小凡在心里感叹一番,向家的方向走去。肖可和他爹,还等着自己这个临时演员呢。

沈达明果然没有食言。
他拿着百合再次出现在田梦面前时,田梦倒是愣了一愣,没想到他真的只是“玩一会”。
“物归原主。”他仔细地替她把花插在桌上,还精心地为花儿挑选了一个最佳角度。“嗯,这个角度最好。”他猫着身子端详了一阵,自言自语的说,令田梦笑起来。
“笑什么!”他盯了她一眼,“你不懂。”
“我是不懂,”田梦微笑,“自古便是男人们怜花惜花啊,我是女人,自然不懂。”
“有道理,”沈达明冲田梦竖起大拇指,“分析精辟,想必阅人无数了!”
“呸!”田梦啐了他一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玩笑,开个玩笑!”沈达明笑嘻嘻摆摆手。
“去去去 ̄!”田梦扭过头去。
“我错了嘛,”沈达明凑到她面前,“我认错还不行吗?”
“呵呵,逗你玩的,”田梦笑,“怎么跟真的一样?”
“我是说真的,”沈达明望着她,“为了陪罪,我请你吃饭吧?”
“又是吃饭?”田梦的眉头忽然收缩了一下。
“怎么?”沈达明察觉到她的不安,“佳人有约?”说完象征性指指桌上的花。
“……没有”田梦声音很模糊,“我还不饿。”她小声说。
“还不饿?”沈达明本来靠着她的椅子,此刻一下子跳起来,把田梦吓了一大跳。“小姐,你看看几点了!”又指指办公室:“你看看,人都走光了。”
“几点了?”田梦一呆,左右四顾,果然没人了,但是,沈达明……好象也太夸张了吧?
“快六点了!!”沈达明说完,不由分说拽起她的胳膊,“走,吃饭去!”
“……”田梦无语,稍稍挣扎。
“怎么?”沈达明放开手看着她,“真的有约会啊?”不知何故,他忽然有点不安,如果田梦回答他说自己真的有约会,那--他该怎么办?
“呵呵,不是啦!”田梦迟疑片刻,忽然有点尴尬,“你总得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吧?”
“哈,你看我~~!”沈达明脸上又露出阳光,“主要是我太饿了,嘿嘿~~”他自我解嘲地说。
“……”田梦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不再言语。
陈修远的饭局在她脑袋里刚刚冒了个头,便被她强制性压倒了,管他的,人活着,干嘛那么累呢?主意一定,她立即加快速度收拾。
沈达明看着眼前的女孩,不说话时也仍旧感觉到她的清灵。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他就有一种……他想了想,用了一个形容词,“让人心疼”,对,就是这种感觉。
田梦已收拾好东西,站起身来,面对着自顾着发呆的沈达明,一脸的问号。
“哦,好啦?走吧~~”沈达明忽然从神游中跳出来,一拉田梦,走出办公室。
电话铃声打破了短暂的沉默,田梦一惊,转身想接,却被沈达明轻轻拖住了。“已经下班了。”他用眼睛凝视她,“让它成了过去时吧。”
“过去时?”田梦又是一呆,“也对。”她笑了笑。过去的?是啊,就让它过去吧。

“怎么不说话?”田梦抬头看见正盯着自己瞧的沈达明。
“不想说。”沈达明回答得直截了当,“有时,不说话反而更好。”
“?”她微微一愣。
“就这样看着你,很好。”他由衷的说。
田梦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她于是只低下头吃饭,不再抬头,也不再言语。
“呵呵”他忽然笑起来,“你害羞的样子也很漂亮。”
田梦的脸更红了,“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是真的!”停了一下,他接着说:“你这样子,我很喜欢。” 他说话的时候很认真。

28
“怎么不说话?”田梦抬头看见正盯着自己瞧的沈达明。
“不想说。”沈达明回答得直截了当,“有时,不说话反而更好。”
“?”她微微一愣。
“就这样看着你,很好。”他由衷的说。
田梦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她于是只低下头吃饭,不再抬头,也不再言语。
“呵呵”他忽然笑起来,“你害羞的样子也很漂亮。”
田梦的脸更红了,“别开玩笑了。”
“不是玩笑,是真的!”停了一下,他接着说:“你这样子,我很喜欢。” 他说话的时候很认真。


田梦快步走上楼,虽然沈达明一再表明要把她送回家,虽然其实她内心深处一直渴望有人能每天送自己回家,但今天,她还是婉拒了。是什么原因?连她自己也不得而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矜持吧?她忽然发觉自己有点讨厌。
进了门,穆小凡正四平八稳的坐在沙发上啃鸡爪,从她的姿势可以判断,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怎么?”田梦有点纳闷,“被你未来的公公跟老公甩啦?”
“切~!”穆小凡继续啃着鸡爪,并发出一下含糊不清的声音对她刚刚的说法以示不满。“早知道,我就自己到外面吃饭了。”穆小凡咽了一口,满脸的不高兴,持样子,她是真的被那两人“甩了”。
“哟,真的?”田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能吧?”肖可这次做得也太那个了,何况肖可他老爸,几十岁的人,也太不会做人了。
“哼~~”穆小凡委屈地从鼻子里发出“愤怒的吼声”。
“我可怜的小仙女~~”田梦坐到穆小凡身边,用同情的腔调说,“看来你公公这关没过呀!是不是肖可又被他爹揪着扭着去相亲了,不便跟你说呢?”
“哎,有道理。”穆小凡歪着脑袋望向天空板,“不对啊,我觉得我演得不错啊,没穿帮啊?”她咽了咽口水,“而且,肖伯伯象是挺喜欢我的啊?”
“呵呵~~”田梦笑了,这小妮子还真可爱。
“管它的,反正我帮人也就力尽于此了。”穆小凡在不快乐大半天之后忽又快乐了起来。“嘻嘻~~”她开始手舞足蹈的笑,“如果真是那样,肖可--嘻嘻嘻,要倒霉了。”
肖可一脸傻相的回到家,父亲走了。肖明东终于因为思念老伴,在看了他之后的第二天又起程返回,虽然肖可劝了很久,肖明东最后还是走了。临走,他语重心长地告诫肖可:“穆小凡是个好姑娘,好好珍惜。”见肖可点点头,“春节带她回家过年吧?”肖明东又说。
“这~~”肖可迟疑了一下,“到时候再说吧。”
……
“哟,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田梦搂着穆小凡的肩,盯着肖可,感到有些奇怪。
“该不会是相亲遇到恐龙,吓得自己逃回了吧?”穆小凡酸溜溜地说,田梦刚才的话令她心里很不高兴,自信心因此大打折扣,对肖可说话也越发刻薄。
“你还说!”肖可的脸簌地沉下来,大步流星走到穆小凡的面前,“给你打那么久的电话,怎么不接呢?”
“电话?”穆小凡莫名其妙,“你哪给我打过什么电话嘛,”说着委屈的看了一眼田梦。
“别是没电了吧?”田梦打圆场。
“才怪~~”肖可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下,满脸不高兴:“我打了好多遍,她手机一直响,就是不接。”
“真的没有嘛~~”穆小凡急了,冲上楼拿着包往肖可面前一递,“自己看嘛!”
“我爸都走了,看什么看!”肖可真的生气了,说话也冲起来。
“肖伯伯走了?”穆小凡和田梦对望一眼,异口同声地说:“这么快?”她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真走了。”肖可答道,又看了一眼穆小凡,“还好没穿帮!”
“我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穆小凡也急了,“要不然我肯定去送肖老伯。”她信誓旦旦的说。
“切,”肖可看了她一眼,眼中分别写着“不相信”三个字。
“真的真的,”她很认真的抬起头望着面前的二人,“说不定肖伯伯还会送我家传的什么宝贝。”她美滋滋的说。
“救命~~~~”田梦和肖可对望一眼,各自向沙发倒去。
而穆小凡在给了这二人一记大白眼后,开始在自己包里一阵寻觅。
“哇~~~”肖可瞪大了眼睛,他从未见过别的人包里装过种类如此繁多的东西,从小玩意儿、小工具到零食,应有尽有。“你要开杂货铺啊?”他好奇的看她折腾。
田梦也觉得奇怪,“穆小凡,你找什么呢?”她有点纳闷的问。
穆小凡却并不答话,一样一样把包里的物件通通拿了出来,木然地盯着这些东西,半晌没说话。
“喂,怎么了?”肖可觉得她的表现有点异常,凑近脸盯着她,“傻啦?”
“……”沉默。
“穆小凡?!……”田梦也觉得不对劲,伸手穆小凡面前晃动,“没事吧?”
“……”继续沉默。
“到底怎么啦?”田梦望着肖可,肖可摇摇头,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
“偶地苍天~~~”穆小凡终于发出一声哀号,把田肖二人吓了一大跳。

29
“偶地苍天~~~”穆小凡终于发出一声哀号,把田肖二人吓了一大跳。
“我的手机呀~~”她脸上的表情很是悲痛,“又不见了~~”她呜咽着说,几乎快哭了出来。
田梦和肖可对望一眼,只能给穆小凡一个苦笑来表示一下同情。
“唉,算了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肖可首先想到这句话。
“去你的,你这种没良心的男人。”穆小凡没好气的从心痛中抽出时间回敬他。
“这跟我有没有良心有关系吗?”肖可莫名其妙。
“没良心,没良心,反正就是没良心。”穆小凡撇着嘴象念经一样,眼睛瞄着肖可,看样子把他当成了出气筒。
“我怕了你了。”肖可知道这时候跟她争论等于自找麻烦,索性闭上嘴。
“会不会你放失手了?”田梦忽然说,“如果是被偷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处于关机状态啊,不可能肖可打了那么久还在一直响啊。”
“咦,对啊~~”穆小凡一下子来了精神,“……但是,我怎么知道放到哪里了嘛”她又再次陷入失望中。
“会不会在你的房间里啊?”肖可躲在一旁,冒了一句。
“不会,今天出门我还看了的……”穆小凡忽然不说了,她觉得有个念头的影子从脑中滑过,想抓住却又不知该从何处理起。
“那……不如再打个电话试试?”田梦轻轻的哼了一句。
“好,再试试吧。”穆小凡喃喃道,忍不住还是心疼的唠叨:“还没用上四个月啊 ̄ ̄!”

秦东从一堆文件中忽地清醒过来,电话,又是电话!他有点懊恼的掏出手机,嘶哑着嗓子“喂”了一声却没回应,铃声依旧顽固地响着。
“妈的,这破手机,”秦东皱了皱眉,暴了句粗口,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熟练地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再次拿起手机,却惊奇的发现:原来响声并不是从自己手机里传来的。
可办公室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这使他越发觉得奇怪,倏的站起身。没错,铃声果然就在自己附近响起,可就是没有踪影。
“奇怪?”他觉得有点蹊跷,又再次四处察看,还是没发现有任何蛛丝马迹,铃声却忽地嘎然而止,这样一来,他就更加找不到了。
“真他妈的怪。”他心里闪过一丝不快,继续着批阅文件这个“体力活”。
快到年终了,这是谁都会想着多拿点年终奖的时候,事情多得象一团团乱麻,似乎永远也做不完。而他老婆,那个漂亮又刻薄的女人,一天就只知道穿梭于商场和健身房之间,对他时刻警惕着,却又时刻松懈着,秦东觉得:自己在老婆心里,充其量不过只是一张各地通用,可以透支的ATM卡。而当这个女人笑嘻嘻挽着自己胳膊或是搂着自己脖子时,他仍然愿意为她提供“无偿献血”,做她的长期饭票。这也许就是婚姻,虽然不一定是爱情的坟墓,却远比爱情现实。
吸完最后一口烟,秦东把烟蒂使劲往烟灰缸里地摁,看到那一点红亮终于灰飞烟灭,他的心中多少有了一点快意。既然不能改变生活,就让生活改变自己吧,他叹了一口气,再次把思绪拉回到大堆文件里。

30
当那个莫名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时,秦东真的火了,他站起来,用力将面前的文件奋力砸向办公桌。
“哗!”一堆文件应声落地,纷纷扬扬,有了短暂的美丽。
一个东西也随之飞出来,“啪~~”的一声弹在地上,果然是个手机!
秦东笑了笑,拾起手机端详,不知是因为被摔了一下还是别的原因,那个家伙现在不再闹了,此刻安静的躺在自己的手上,定睛一看,原来是个银白色的nokia7610,一款典型的功能手机,和自己用的那款灰色除了颜色有一点点差别外,其他的都一模一样,甚至连选的铃声类型。
透过屏幕反光,秦东清楚地看到自己,那张有着坚毅轮廓、略显沧桑的面孔上写着对生活的无奈。他愣住了,好久没仔细观察过这张脸了,已快记不清自己的模样。
“桃花?”秦东忽地想起刚才那个神经兮兮的女孩说的话,他莫名的笑了。
拿起手机开始把玩,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

田梦向上轻轻拉了拉被子,穆小凡的脚实在太凉了,令她感觉有点冷。看了一眼因为掉了手机难过了好一会儿现在已经有些睡意的穆小凡,她淡淡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天使?”穆小凡换了个姿势,从睡意里挣脱出来。
“没什么。”田梦嘴上说着,眼睛里却满是迷惘。
“不--是--吧!”穆小凡瞧出点端倪,“我怎么总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啊?”
“我?有吗?”田梦有些吃惊,自己以为隐藏得很深的东西居然连穆小凡都能轻而易举的看出来。
“如果,”穆小凡搓搓手,“你觉得可以说的话,不妨说出来,千万别憋在心里。”
“其实也没什么。”田梦继续轻声说,“就是鱼和熊掌的问题。”
“鱼和熊掌??”穆小凡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神色,愣了好大半天,终于冒出这么一句。
“天使……”穆小凡盯着田梦的脸,很小心的问:“你该不会是……”说着,她伸出手指,对自己比出一个“V”,“!……两个?厉害耶~~~!”
“哎呀,不是!”田梦伸手拨开她的指头,“现在一个也没有!”
“哦……”穆小凡自以为是的点点头:“酝酿阶段。”
“不跟你说了,”田梦有点郁闷,白了穆小凡一眼:“你还处于心智尚未发育完全阶段!”
“呀,你居然这么说!”穆小凡伸出很凉的双手向田梦抓去。
“救命~~~”田梦从床上跳下来,“再这样就让你回自己床上去。”
穆小凡霸着被子,望着田梦,在心中衡量了一下,“那好,我不冰你了,但是你得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31

“哇~~帅哥加“海龟”!”穆小凡抠着下巴,故意睁大眼睛上下打量田梦,用假装惊羡的语气说。“看不出来,那么小的时候就心智就成长得那么健全?”
“呸,没句好话。”田梦啐了她一口。
“怎么没听你提起过那个青梅竹马呢?”穆小凡挪余地说。
田梦看了看她:“那是小时候的事,没事提那干嘛?”
“那现在‘人家’已经提起了呀?”
“吃顿饭而已!~~”
“吃顿饭?只是吃顿饭?不是还有小提琴提升情调吗?”穆小凡反驳,“怎么从来没人请我吃饭搞得这么浪漫过?”说罢她跳下床,拿起桌上的一个小镜仔细端详自己一番,再看看床上的田梦,发出感叹:“还是美女好,美女可以钓海龟!”
田梦被她逗笑了“改天你不如胸前挂个牌子,上面写一句话:‘美女寻海龟’。看看情况会怎样?”
“得了吧,本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穆小凡再次钻进被窝,得意的说:“我不想当美女,想当“才”女,嘿嘿。”
“对哦,是财迷的财还是豺狼的豺啊?”田梦故意捉弄她,两个女生笑成一团。


穆小凡耐着性子站在“吉羽”的门口,她已经等了二十分钟。
“小姐,怎么你们老总还没来?”
“对不起,小姐,老总不在,如果你有预约,请你再等一会。”前台小姐笑嘻嘻回答得极为专业,穆小凡哭笑不得。
如果不是因为想要回手机,她绝对不会再来这里,狗屁公司!
“靠,堂堂一个大广告公司老总,居然捡了人家手机不还,还好意思提条件!!呸,我穆小凡是受人威胁的人吗?”她越想越气,双手环抱,黑着脸盯着那个前台。

秦东慢悠悠地开着车。果然不出所料,那个神经小妞对着电话发了飙,当他提出让她在“利园”陪自己吃顿饭时,她火了。他见过的女人不少,但这么厉害的还实属少见。
跨过办公室的一瞬间,秦东发现穆小凡摆的造型很特别,她背对着门站在前台接待处,一支手叉着腰,另一支手的肘部放在咨询台上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前台小姐。
“秦总……”王丽站起来,盯了一眼凶巴巴的穆小凡,欲言又止。
秦东一挥手,示意她不用说了,自己则向穆小凡走去。
“你终于出现了!”穆小凡黑着一张脸,郁闷的盯着秦东。眼前的这个男子看上去有点冷,瘦削的脸上配上分明的轮廊,带着一股霸气。
秦东微微一笑,做了个向前走的手势,也不管穆小凡的反应,自顾自的走进办公室。
“你!”穆小凡气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看着秦东的背影,她狠狠的跺了一下脚,一咬牙,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你这种人怎么这样?”穆小凡抢在头里讲话。
“哪种人?”秦东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点了一支烟,静静地看着穆小凡。
“手机还我。”穆小凡上前几步,走到秦东面前,伸出一只手。
秦东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手机,在穆小凡的眼前晃了晃。穆小凡刚刚伸手要接,秦东却忽然抽回手去,“穆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个手机是你的呢?”
“那我办公室的电话你怎么知道的?”穆小凡白了他一眼,心想:人倒是长得人模狗样的,就是心眼有点“蹉跎”。
“办公室?”秦风故意不明白:“你上回来不是说你们公司叫‘梦可’吗?怎么成了‘威蕴’?”
“……”穆小凡一时语塞,瞪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样,”秦东轻轻的吐出一个烟圈,想起刚才穆小凡在电话里警告自己的话,“穆小姐,你要不要叫上你的记者朋友,大家来开个记者招待会?陈述一下你的手机的丢失经过,”他停下,头向前倾,盯着穆小凡的眼睛,“顺便再一起讨论一下你们公司的产品?”
“……”穆小凡的脸腾的变红了,这件事似乎真是自己的不是,为了拉客户而想出了个这么馊的主意,现在是自己给自己套上个套子,往里钻了。
“你……”她迟疑了一下,下定决心:“随便你还不还。”说完,转身要走。
“等一下,”秦东叫住她,摊开手:“其实我并没有恶意。”
穆小凡愣了一下,随即一下子夺过手机,放进自己包里。
秦东朝她笑了笑,“还是那句话:随便你来不来。”
穆小凡傻傻的走出办公室,在出门的瞬间,她偷偷瞄了秦东一眼,发现秦东也正看着她,心里一紧,她匆匆走了出去。
秦东目送穆小凡走出公司,伸出手习惯的摸摸下巴,“这个小妮子,有点特别。”摸出手机瞧了瞧,“嘿嘿,她应该会来的吧?”他这样想。

32
田梦慌慌张张闯进沈达明的办公室。
“怎么了?”看着田梦的样子,沈达明一愣,站起身。
“资料!……”田梦语无伦次地说。
“怎么?什么资料?”沈达明一脸茫然。
“客户资料!”田梦气急败坏的说,“昨天走的时候还在办公室,今天一早就不见了!”
“呃?”他一愣,“你确定是不见了?还是你忘记放在哪里了?”
“不是,是真的不见了!”田梦着急的说,“昨天走的时候,我明明把它放进抽屉里的。”望了他一眼,再继续说道:“你也看到的。”
“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个备份,你拿着。”沈达明不忍心看见田梦这么紧张,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
“但是……”田梦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没关系,我会处理好的。”沈达明对她笑了笑,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这份资料你一定要放好,最好你随身携带,不要再出错了。”

送走田梦,沈达明的脸色忽地沉了下来,他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这许多天的努力就要成功了,而新的问题摆在面前,如果这件事成功,就意味着他即将离开这间办公室。提起离开,他竟然很有些不舍。他再次拿出手机:“你那边盯紧点,对方已经开始行动了。”

田梦拿着资料,缓缓的走出沈达明的办公室,心情仍然忐忑不安。自己对工作中的资料都保存得很好,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昨天明明放进抽屉的东西怎么会不翼而飞呢?她隐隐觉得事情也许并不那么简单,可是却了无头绪。心头一阵烦乱,她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一抬头,田梦看见李云摇摇摆摆的过来,满脸的笑意弥漫,仿佛捡到钱包一般开心。好几天她都没来打扰自己了,田梦几乎忘了她的存在。而现在李云的出现令田梦的心头多了一丝忧虑。强打起精神,田梦保持面部表情,看着李云一点点靠近。
“田梦呀,”李云心情特别好,说话也甜蜜蜜的,“准备得怎么样了啊?时间不等人啊。”
“哦,快了,正在准备。”田梦平静的回答。
“没出什么问题吧?”李云接着问。
“会出什么问题呢?”田梦眼睛一抬,反问道。
“哦,哦~~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困难,我可以帮帮忙啊。”李云急忙解释。
田梦向她微微一笑:“还好,暂时还没有。”
“哦……”李云难掩眼中的失望,敷衍两句便悻悻离开。
看着李云消失,一种朦胧的忧虑在田梦的心头闪过,瞬间即逝,资料也许真是自己忘记放哪里了,与别人无关。她整理了一下烦乱的情绪,打开沈达明给的资料,静静的开始安排客户名单。
“奇怪,”看着资料,她自言自语地说,这份资料和以前的那份竟然有不同!本来是想去问沈达明,可是沈达明不知去了哪里,所以,她转念一想:也许这是最准确最完善的资料吧?先做工作再审定吧,主意一定,她便积极忙碌起来。
33
当陈修远的电话打来时,田梦已经快完成了,她匆匆拿起电话,听到陈修远的声音时,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梦……”陈修远声音依然是那么温和,“你昨天怎么失约了呢?”
“唔……”田梦呆了一秒,“我有点急事,所以就提前走了。”顿了一顿,说:“总经理,不好意思,我……”
“你……怎么叫我总经理?”陈修远的声音有点变调。
“总经理,我觉得……”田梦的声间虽然很轻,却十分清晰:“这里是公司,我想我还是叫你总经理。”
“可……我还是你的小海哥哥啊?”陈修远有点急了,“我说过,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小海哥哥。”
田梦听到这里笑了起来。她笑得非常忽然,以至于连自己都没有感觉到笑意:“在我心里的那个小海哥哥已经消失了,”她喃喃地说,“就象以前的那个喜欢做梦的小姑娘也消失了一样,小海和那个小女孩依然存在,只是生存的空间不同,他们只是生存在大家的记忆中。”她说着,不仅叹了口气,“总经理,我想:不必再去打扰他们吧?”
“小梦,你这是怎么了?”透过陈修远的声音,田梦可以感觉到他非常吃惊。“我哪里做错了吗?……才一个晚上,这??”陈修远没有料到田梦这突如其来的改变,“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怎么回事啊?”田梦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是我就是这么想的而已。”
“小梦……”陈修远的声音有点激动了。
“在公司,请称呼我为田梦或者田小姐。”田梦平静的回答。
“究竟怎么回事?告诉我行不行?我哪里做错了?”
“总经理,我想你误会了。”田梦轻声说,“对不起,总经理,如果没有别的事,”她看了一下时间,接着说:“我现在很忙……”
“到底为什么!”陈修远终于有点恼怒了,耐着性子说:“昨天请你吃饭你有事,今天吃饭总行了吧?到时你得跟我说明白!!”
“我想不用了。”田梦语气淡然,“有这许多时间,你还是回家陪陪你夫人吧。”说完,她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未雨绸缪急急忙忙跳上线:“美女,你上线了吗?”
“我在,不过很忙。”田梦回答。
“昨天又去哪里浪漫了一回?”
“没有。”
“不会吧,那个会拉小提琴的才子没来吗?呵呵~~”
“我没去。”田梦简单回答,心里不禁骂了一句:“才子个屁!”
“为什么?”
“不为什么!”田梦恶狠狠的回答。
“告诉我好不好?”对方又开始刨根问底,“我真的很想知道。”
“因为阳光帅哥出现,拉着我去了童话世界。”田梦胡诌。
“哦,移情别恋啊?”
“不是,只是友情客串。”田梦解释,“助我逃离豺狼。”
“???”对方显然不能理解豺狼的真正含意。
“那个曾经叫小海的人,已经结过婚了。”田梦在敲盘的时候心情格外晴朗,“要不是我今天整理客户资料时里面夹有他的资料,我还蒙在鼓里。”
“你难过吗?”半晌,未雨绸缪发来一条消息。
“还好。”田梦敲着键盘,“本来以为我会难过,呵呵,结果正相反:一点也不难过。”打到这儿,她竟然对着屏幕笑了笑。
“哦,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浪漫的东西的不一定比朴实的东西好。”
“对,这话说的好,”田梦赞了一句,“海龟不一定比乌龟强!”
“哎,你这是什么逻辑?”
“强盗逻辑!!!!” 
“那,他是你的老板,以后怎么办?”
“再说吧,大不了走人!”田梦斩钉截铁地回答。

34
穆小凡整个人要崩溃了,她用力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很痛,再咬了咬手指头,不由“哎哟”一声叫起来。原来这真的不是梦。看了看手里的手机,她真的很愤怒:“为什么我就这么倒霉??”
nokia7610闪着银灰色的光,真的很漂亮,功能也不错,只可惜这不是那个银白色的。她忽然想起离开“吉羽”时秦东脸上挂着的坏笑。
“啊呸 ̄!!”穆小凡骂了一句,“这个老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他!”用力把包甩回肩上,她急急忙忙向“利园”奔去。






利园。
秦东盯着窗外,坐在靠窗的位置有几点好处,而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打望”。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不乏各色养眼美女,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看了看表,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了,看样子那个穆小凡是不会来了。秦东想到这里,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捉弄穆小凡,只是看到穆小凡,他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很年轻的感觉,象是时间停留在二十几岁。二十几岁,多么美好的年华,值得浪漫的岁月,而他,早已过了那个时代。当看着旁人肆意挥霍青春,他也不免感叹,每个人的青春只有一次,就象二十七岁只有一次一样。
掏出怀里的Nokia7610,他再仔细的看了看,如果粗略一看,跟自己用的那个真的很象。看来,那个小丫头已经不准备换回自己的手机了。其实,这样也好。秦东轻轻的啜了口咖啡,再看了看表,再坐一会就走,他决定。

穆小凡大摇大摆进了利园,再大大咧咧地坐到秦东面前。她大方的样子,倒让秦东反而感到有点意外。
“怎么?”穆小凡露出洁白的牙。
“没什么。”秦东迅速调整好最佳状态。
穆小凡飞快地转动了一下眼珠:“看样子你不是真的要请我吃饭啊!”
“这是怎么说的?”秦东微微一笑,打量起眼前的女孩儿,看上去还算机灵。
“透过你的眼睛,我看到了“意外”两个字。”穆小凡一本正经的回答。
秦东笑了,这个女孩的确有趣,“那我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了“恐惧”两个字。”
“什么?”穆小凡瞪圆了眼,“我怕你?”她指指自己的鼻子,再指指秦东,“笑话!”
“那要不然你怎么看着我跟看着猫似的?”
“有没有搞错~~!”穆小凡生气了,这个“老家伙”居然用藐视的眼光看自己!她气哼哼的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垫,刚要向秦东砸去,却被秦东震住了。
因为秦东向穆小凡摆摆手,慢条斯理地说:“不要动手,那样显得很粗俗。”

35
穆小凡一呆,还没遇到过象秦东的这号人物,她的那些小小伎俩在这个人面前丝毫起不了作用。一怔之后,她只好慢慢放下举起的手,嘟着嘴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秦东用考究的眼光看着她,半晌,肯定地说:“你很有暴力倾向。”
“……”穆小凡以无声表示抗议。
“喜欢吃什么?” 秦东笑嘻嘻望着穆小凡,“既然来了,敢吃吗?”
穆小凡头一昂,“有什么不敢?”拿起桌上的饮料狠狠喝了一口。


穆小凡颇有胜利感地盯着眼前这一桌子菜。心想:嘿嘿,这下子要狠狠敲你个老家伙的竹杠喽!想象着秦东面对帐单心疼的模样,快意自穆小凡心头冉冉升起,明显的笑意自然而然地在脸上流露出来。
“又在想什么?脸上挂着那么奇怪的笑容?”秦东饶有兴趣地盯着穆小凡,这个女孩总是令他出乎意料。
“呃?”穆小凡停下嘴里的“活”,皱了皱眉,盯着秦东:“什么叫‘奇怪的笑容’?”
“因为笑容可以分为很多种,比如说:阳光的笑,灿烂的笑,温柔的笑,甜蜜的笑。”
“嗯,还有皮笑肉不笑。”穆小凡一面点头,一面一本正经的说。
“对,不管笑得美与否,以上皆为正常的笑。”秦东一边说,一边挟了一口菜。
“还是说什么叫奇怪吧?”穆小凡有点好奇,虽然明知对方的目的肯定是要讥笑自己。
“然后是不正常的笑,一种是病态的笑,也就是精神不正常的笑,就是我们说的疯笑,并不是因为外界事物引发的刺激所产生的结果。”秦东看了一眼穆小凡,缓缓地说。
“那~~还有一种呢?”她瞪大眼睛的样子很可爱,秦东不禁又再多看了一眼。
“还有一种就是你这种啰,没有外界刺激也产生结果,而且笑容显得目的不明确,一看就知道是心术不正导致的副作用。”秦东笑了笑,继续说:“自己看看吧,难道不奇怪吗?”
“我faint~~~~!”穆小凡叫起来,“这什么破理论!!”
“甭管什么好理论、破理论,快吃!!”秦东盯一眼满桌的菜,没好气的说。


“典型的眼睛大,肚皮小。”秦东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
“没搞错吧?清蒸就清蒸吧,还硬要跟贵妃沾边。”穆小凡盯着那道取名“贵妃鸡”的菜品,小声的嘀咕。洁白的大瓷盆里,盛着热气腾腾的汤汁,中间躺着一只皮滑肉嫩的肥雏母鸡。
“你懂什么?叫上一个“贵妃鸡”的名字很容易使人想象出绝代佳人杨玉环玉体裸露,‘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动人情景。”秦东笑嘻嘻的解说。
“老色鬼!”穆小凡在心里骂了一句,心想:“这会儿得意吧,待会儿结帐叫你哭!” 脸上却是笑咪咪的堆满笑容,口中不住赞着:“嘻嘻~~好吃!”
香煎三文魚、铁板牛筋……“天哪~~就是这个啊? ”她看了看那道“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竟然是红烧猪蹄,然后边上镶点香菜!晕,还不如那个叫“关公战秦琼”的西红柿炒鸡蛋来得实在,真是!她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秦东看看她:“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她立即闭嘴,反正不是她掏腰包,管那么多!
posted on 2006-07-13 17:40 鱼上游 阅读(357)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天外天--天门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24年7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常用链接

留言簿(82)

随笔分类(59)

文章分类(21)

相册

收藏夹(40)

GoodSites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1264175
  • 排名 - 2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