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61,  comments - 2033,  trackbacks - 0

十九
“听着,你老爸已经到了,快点回来!”穆小凡缩在厨房角落,手里握着手机, “我一个人如果出了岔子,露了马脚,你可别后悔。”她压低了声音威胁肖可。
“喂,我马上就到!”肖可着急地说,“你可千万千万要撑住了。”挂了电话,他以最快的速度向家赶去。

九点二十二分,田梦提心吊胆的来到办公室,她迟到了。她猫在门外瞄了好一阵,发现公司同事各就各位,而那个讨厌的监工李云也不在的时候,心花怒放,以最快的速度闪到自己座位,还没来得及喘气,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在她面前,赫然放着一枝百合。
田梦刚“咦”了一声,随即捂住自己的嘴,心想如果引起别人注意,发现自己来晚了,可就不妙了。于是,她环顾一下四周,见并没有人注意自己,便镇定地坐下,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邻桌的孙良忽然咳嗽了一声,她放眼望去,发现他对着自己呶了呶嘴。
“?”田梦瞪大眼睛正想询问,冷不防身后有一只手伸了过来。
“呀!”她吓得叫起来,还没来得及完全放进抽屉的背包掉在地下,还连带着把里面的一袋饼干也牵了出来。
“大清早的你鬼叫什么!”李云总是在不恰当的地点或时间如鬼魅般出现,让田梦不禁要感叹造化弄人。
“……”田梦咬了一下嘴唇,俯身拾起包和饼干。
“哟,什么时候了,还在享受早餐,真幸福啊。”李云脸上笑嘻嘻,话中却带着刺。
“我……”田梦刚想解释,又忍住了,穆小凡说得透彻:对这种三八,说什么都是多余!她索性不再回答,只低头把抽屉重新理顺。
李云看她半天没说话,以为自己的下马威管用了,于是加紧发威:“我告诉你田梦,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在公司有特权,今天你迟到,外加上班时间吃早餐,扣这个月的全勤奖和指标奖!”
“你!”田梦气得脸色发青,一时说不出话来,紧紧握着的饼干袋子在手里微微发抖。
“我怎么?”李云更加得理不饶人,眼睛死死地盯着田梦,象是要把她生呑:“我还不能管你了吗?这里我是主任还是你是主任?”她越说动作越发的夸张,令田梦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李云,而是一张血红的嘴巴。
办公室里此时突然变得死一样沉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观看事态发展。虽然里面不乏有同情田梦憎恶李云的人,但是这年头,讲的是明哲保身啊,没本事就不要为别人强出头。
田梦忽然感到一种悲哀,却并非完全为了今天的委屈。她埋头坐在自己座位前,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一不小心便要掉下来。
“装什么装!”李云不齿地瞥了瞥她,“我可不是老爷们,惜不了玉,怜不来香!”说罢,手掌在田梦的办公桌上使劲一拍:“不服我?走人啊?”
“田小姐?”一个温和的声音忽然自头顶传来,令田梦抬起头,看见沈达明站在自己面前。
“我让你去帮我买的东西呢?”沈达明露出一丝不易捉摸的微笑,望着一眼满脸错愕的李云。
“东……西?”田梦有点不知所措。
沈达明看了看田梦手里紧紧握着的饼干, “你买的是饼干啊,”他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去买汉堡呢。”说着,从田梦手中抽出饼干,看了一下,“噢,香橙口味的,不错,合我的胃口。”
沈达明说着,把头转向李云。那个女人好象仍没弄明白眼前的状况,只是傻子一样的站在那里。
“李主任?”他把头凑向李云。
“咳咳~~嘿嘿嘿……”李云忽然发出一阵干笑,脸上的表情由阴转晴不过也只用了几秒钟时间,令田梦好生佩服。
“不好意思,这都是我的错,不能怪田小姐,要扣就扣我的奖金吧?”沈达明依然笑容可掬。
“误会,误会!”李云立即叫起来,一脸的笑:“田梦你也真是的,怎么不早说呢,沈助理吩咐的事我去办就可以了嘛。”一边说着,还一边亲切的拍了拍田梦的肩,就像她二人是久别的知己一般亲热。
“……”田梦没言语,轻轻侧了侧肩,避开李云的手,眼睛却望着沈达明。
“没别的事了吧?”沈达明盯着李云,缓缓地说。
“哎,没事了”李云慌忙摆摆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工作,大家工作吧!”她边说,边向自己的办公室溜去。
“谢谢你,田小姐!”沈达明冲田梦眨眨眼,将饼干在田梦眼前一晃,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望着沈达明的背影渐渐在眼前消失,田梦颓然地往椅背上一靠,叹了口气。
桌子上的百合散发着阵阵清香,香味使田梦再次陷入疑惑。
“会是谁呢?”她暗自思索着,在“如果是花店送花,一定会有签收,而现在,就至少证明不是花店送的,而且又是每天早晨一大早,比自己上班的时间还早,这就是说……”她思忖着,忽然想到一种可能。
“这个人就是公司员工?”想到这里,她恍然大悟:“难怪办公室的同事们要用看稀奇的眼光瞧自己了,原来是这样,而且,送花的还是大家都认识的人。”
“这叫什么事啊……”田梦心里一阵烦乱,感觉背后似乎有人盯着自己,她赶快回头,并没有人。不过转头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一双眼睛。
“孙--良?”盯着自己的竟然是孙良,“不会--是你吧?”她拿起百合仔细看了一眼,又看看邻桌的孙良,有点尴尬地咧了咧嘴,算是个笑容,“这花……”田梦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我?”孙良指指自己的鼻子,交给田梦也是一个尴尬的笑,而且手连连摆动,“不,不是我,不是……”
“那……你知道这花是谁拿到我桌子上的?”
“这……”孙良显然是个知情者,但是似乎有所顾虑而吞吞吐吐。
“这样吧,我来问,你不用回答,只是点头和摇头好不好?”田梦放低声音,凑在孙良的脸旁轻轻的说。
“呃?”孙良显然有点措手不及,没料到田梦来这一手。
“OK?”田梦继续问。
“好……”孙良无奈的点点头。
“审问”正式开始。
“送花的时候你在?”
点头。
“是你认识的人?”
点头。
“是同事?”
点头。
“是我们办公室的人?”
孙良点点头,又再摇了一下头。
田梦这下犯难了,点头又摇头,代表什么?灵光一闪,她若有所悟:“是上司?”
孙良想了想,点点头。
“啊,那是谁啊?”田梦冲着孙良叫了一声,引来几个同事的侧目,令她不得不立即把头缩回自己的办公桌。
再看看孙良,那小子正拿眼睛瞟着自己,一跟田梦对上眼神,立刻埋下头。把眼光收了回去,那模样,真是不打算再跟自己多说什么了。
叹了口气,田梦只得作罢,上班时间,要做的事情还多。

“你昨天晚上过得愉快吗?”未雨绸缪见她上线,立即发来一条消息,看样子这小子还挺八卦的。
“不愉快。”田梦简短的回答。
“嗯,长得帅吗?”他好奇。
“还不错,整个一个超级阳光大帅哥。”她调皮的回答。
“那一定是个呆子。”
“为什么?”这回轮到她奇怪了。
“既然是帅哥,而且又是超级阳光的,而你还跟他过得不愉快,那不是呆子是什么?”未雨绸缪回答得很肯定。
“靠,你这是什么逻辑?”在网络上,田梦比较放松一些,不高兴了也会骂一点,嘻嘻,粗话。
“这么不淑女?”未雨绸缪继续着自己的理论,“一定是昨天晚上受了刺激。”
“你才受了刺激!”田梦反驳。
“我是受了刺激。”未雨绸缪一板一眼的回答。
“晕,你不刺激别人已是万幸,嘿嘿。”田梦笑眯眯敲着键盘。
“真的,想到从此你要跟随超级阳光大帅哥双宿双栖,我的心就一阵绞痛啊。”未雨绸缪开始调侃她。
“你都靠得住,小鱼会上树。”田梦参考了那句港片中的有关“条子与母猪”的经典对白。
“说真的,有没有擦出火花?”对方还是咬着约会的事不松口。
“火花?哈哈,还爆米花花呢!”田梦忽然想起某人曾经给自己QQ起的名字。
“???”对方显然没弄明白她的意思。
“没什么。”
“对了,你还没说为什么昨晚过得不愉快呢?”看样子,对方准备死缠滥打了。
“算了,我直接告诉你行了。”田梦把昨天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啧啧~~可惜,可惜。”未雨绸缪发出一点感叹。
“干嘛~”
“我只是感叹一个热血青年悲惨遭遇。”
“感叹个P!”在网络上,田梦会豪放一点。
“说真的,你真的失去了一次机会,为什么不试着打开自己的心扉呢,这世上有很多男子应该都适合你的。”未雨绸缪又开始“说教”了。
“知道啦,师父!”每逢这样的时候,田梦就会这样说,“不过你说错了,这世上适合我的应该只有一个。”她看着轻轻在键盘上敲出的这样几个字,自己也不觉有些神往。
“谁?”
“我未来的老公。”她打出这几个字,忽然有一点亲切感,不由得笑了。
“噢,这样啊~~~”对方象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么说我还有希望滴。”
“你?做梦去吧。”田梦抑制不住笑,这家伙真的太爱开玩笑。
“……”对方沉默。
“喂,你还在吗?”过了半晌,田梦对着已成灰色的头像再发了一条信息。对方还是沉默,看样子是下线了。
“唉,这家伙,气跑啦?”田梦在心里哼了一声。
对田梦而言,和未雨绸缪聊天,实在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伸了个懒腰,她又开始工作。

二十
肖可急急忙忙往家里赶。父亲肖明东对他而言,虽然严厉,却仍是一位慈父。从小受肖明东影响,肖可二岁多就可以把李白的诗背得朗朗上口,六岁时便可以写几百字的小游记了。读书后,更是得到父亲的支持,读了很多的“杂书”,为肖可以后的文学生活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后来独自留在这城市里,母亲也是下父亲劝说下才勉强答应的。所以父亲在他生命中,是偶像,是严师,是益友。他爱父亲,同时,他又有些惧怕这个人,从某种意义是说,父亲就是他的领航灯,指引的同时又参与了他生命中每一个里程。而这一次,这盏灯正试图帮肖可提前发展他自己暂时还不想开拓的领域。
“相亲?”肖可的心情不由变得有些沉重。
的确,肖可从小到大还没有过正式的女朋友,但是并不象穆小凡说的那样,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没女人瞧得上他。相反,从上学的时候开始,他便颇有女人缘,周围的许多女生都喜欢这个有才气的小诗人。只是,这个“诗人”的愿望有点独特,一心想来一次浪漫的邂逅,碰到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再展开轰轰烈烈的爱情狂想。
只是很可惜,天下的美梦总有醒来的一天。当他彻底被穆小凡一天三遍“丑八怪”的冷水泼醒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想到自己竟然混到要父母为自己相亲逼婚的地步,肖可的自尊心严重受挫,不禁感叹世事多变,真是昔日潇洒少年郎,红粉知己排成行,如今徘徊游戏场,夜夜床上数绵羊,唉。
他想到这里,不由加快了步伐,穆小凡这个靠不住的家伙,天晓得要是他再晚点回去,她会不会把事情搞砸。肖可想到昨天临时想出来的这个应急办法,他开始有点后悔,但是事已至此,多想也是无益,只有把戏演下去了。

穆小凡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从厨房里出来,发现肖明东正在看茶机上的一本杂志。
“肖伯伯,请吃苹果。”她笑眯眯地拿起几根牙签插进苹果上,递到肖明东的手上。
“哦,谢谢你啦!”肖明东接过来,再次端详眼前这个女孩。他觉得自己和老伴的担心都成了多余,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个当爹的,这回是多事了。但是,已经安排好的相亲应该怎么办呢?这回真是有些麻烦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穆小凡小心翼翼地坐在肖明东对面的沙发上,望着肖明东笑得乖乖巧巧,心里却十二分着急,肖可到现在还没回来,昨天因为时间比较仓促,还没来得及对好“口供”,现在这个肖可的爹如果问东问西的,她穆小凡倒是有那个本事即兴发挥,信口胡编一段,但是万一肖可不知道,回来漏了馅,不是前功尽弃了吗?唉,伤脑筋,真伤脑筋,肖可,快回来吧。

肖可拎着一包食物冲进屋,一眼便瞧见坐在沙发上的肖明东。此时,肖明东正面目可亲,和蔼地跟穆小凡说着话,这和以往跟自己说话时的神态截然不同,而穆小凡此刻也俨然一副邻家小妹的样子,和平日里对待肖可的态度判若两人,令肖可心里大大的不平衡。
“肖可!”穆小凡一下子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 “你回来啦?”她向肖可飞奔而来。
“……!”看着穆小凡象个小媳妇似的接过自己的手里提的袋子,肖可一愣,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的他忽然发现如果生活真是这样,应该……蛮惬意的吧?
“可可!”肖明东看见肖可,一张脸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过来坐下,我有事跟你说。”
“可可?嘻嘻~~”穆小凡被肖明东的话逗乐了,格格格地笑起来。
“哎哎哎……至于这么好笑吗?”肖可一边向肖明东走去,一边瞪了穆小凡一眼。
“以前我喂过一只狗狗,也叫可可,呵呵。”穆小凡忍住笑,解释说。
“没错,以前给他取名字就有过这样的想法。”肖明东接过话题,“因为以前的人说取这种名字的男孩,好养活。”说着,他忽然笑了,肖可小时候的一些琐事仿佛又出现在眼前,不由得令他感叹:“你看,这不,一眨眼,他都这么大了。”说着,肖明东向朝穆小凡向上比划了一下。
“爸!”肖可决定以最快的速度把穆小凡跟肖明东分开,这两人相处久了,不知道更加如何压迫自己。他冲到肖明东身边坐下,一边指挥穆小凡,“小凡啊,我刚刚买的鱼你马上到厨房里加点水养着。”
“呃?”穆小凡刚想发彪,却碍于肖明东的情面,只得不情愿地“噢”了一声,叽叽歪歪向厨房走去。
肖明东注视着眼前许久未见的肖可,心绪有些激动,看着儿子并不象想象中的邋遢,反而显得俊朗秀气、斯文得体。“小子,出息啦!”他和气了许多。
“嘿嘿~~”肖可望着父亲一阵傻笑, 伸手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刚配了一副黑眶的窄眼镜,和以前那副圆眼镜的式样不同,这副显得小巧不少,与肖可略显瘦削的脸颊倒也相得益彰。好些日子没见过父亲了,肖可发现父亲老了一大截,头发虽然还似以前那样青郁,可整个人的神态却显出些老态,六十来岁的人了,却还在为儿子的事操心,肖可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酸楚。
“你和妈,还有姐姐、姐夫他们过得还好吧?”肖可很关心地问,“妈的身体好不好?”许久没见过母亲了,他很是想念。
“还行吧,就是有点想你,问你在忙些什么,都快一个月没往家里打电话了。”肖明东半嗔半怨的说。
“哦,最近……最近有点忙。”肖可想起自己的稿子还没交上,心里又是一阵烦乱,他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有点对不起父母。

主题:为防盗,中间省去一段.

二十二

“会是谁呢?”田梦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真是!

肖明东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里传来各式的响声,感觉十分高兴,这些声音此刻在他耳中,就是一曲人生交响乐。儿子长大了,在肖明东还没有察觉的时候。肖可现在有自己的思想了,而他--肖明东,是不是应该从此放手,让肖可走自己的路?老伴应该是会喜欢这个叫穆小凡的女孩吧?这可人的姑娘,肖可找到她,还真是幸福。他想象着穆肖二人在厨房里愉快合作的时候,眼旁的皱纹更加深了,他似乎看见当年的自己,正站在当年同样年轻的老伴身边,一起烧蜂窝煤的情形,那时,还没有肖可呢。想到这,他醉心的笑了。

肖可呲牙咧嘴活象一只大猩猩似的站在穆小凡的面前,为了保护刚刚配好的新眼镜,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头顶被锅铲敲出一个疙瘩。
“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肖可可怜兮兮地说 。
“说。”穆小凡很不高兴。
“在我爸面前,给我留点面子。”
“嘿嘿~~”穆小凡得意的笑了笑,令肖可打了个冷颤,“这倒是可以,不过--”她拖长了声音,半天不说话。
“我就知道又要提条件!”肖可忿忿地想着,嘴里却说:“不过什么?”
“温泉柠檬牛奶浴!”穆小凡说着,把切好的洋葱圈在手指上绕着玩。
“敲--竹--杠!”肖可咬牙切齿。
“随你的便!”穆小凡笑嘻嘻打开厨房的门,“肖伯伯,洗手,准备吃饭喽!!”


肖明东微笑着望着穆肖二人一前一后地在厨房里忙进忙出,连忙招呼道:“哎,你们别忙活了,一起坐下来吃吧?”
“好咧!我一会就来。”穆小凡上楼去准备给田梦打电话。田梦这家伙比较老实,所以,她得事先跟她通通气,免得穿帮。
“哎,要不要把汤舀出来?”肖可跟在她后头。
“当然要啦,丑~~”穆小凡忽然想起肖明东,硬生生把“丑八怪”三个字吞回肚子里。
肖可紧张地看了父亲一眼,还好,他正望着桌上的菜傻笑,没注意自己二人的形迹。
“不错啊~~”肖明东看着一桌子香喷喷的菜,兴高采烈地说。
“是啊,爸,你今天可以好好尝尝我的手艺了!”肖可不无得意的说。
“你的手艺还是人家小凡的手艺?”肖明东的脑袋从桌上的菜上抬起来。
“噢~~是……她的手艺。”肖可满怀委屈地说。

“怎么样,他爸凶不凶?”田梦很好奇,趴在桌上,把话筒放到办公桌角落,轻声说。
“嘿嘿,不凶,跟肖可简直一个模子出来的。”穆小凡躺在床上,拨弄着电话线,“你快点回来吧,我把饭都做好了。”
“我……”田梦犹豫了一下,“算了,别等我了,我不回来吃晚饭了。”她说。

肖明东再次嗅了嗅泡椒豆豉鱼,好香啊!他顾不得拿筷子,便忍不住伸出手想捻一颗豆豉尝味道。
“啪~”他的手被筷子敲了一下,一扭头,看见穆小凡笑嘻嘻站在自己面前,“肖伯伯,先喝点汤。”她递过来一个很可爱的碗。
“嘿嘿~~”肖明东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么大的人还嘴馋,他赶快转过话题:“这碗可真漂亮。”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穆小凡得意的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碗,“可是,肖可说这是弱智才用的。”
“啊?”
“什么呀~!”肖可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这碗长得过于卡通,是学龄前儿童用的。”
“扑~~!”刚刚接过碗喝了一口汤的肖明东被呛了一口,“咳咳~~~”
“千万不要误会,”穆小凡连忙说,“这是肖可嫉妒我的审美观,嘻嘻~~~”
肖可哭丧着脸盯了一下穆小凡,不敢再说话,只是拼命喝了几口汤。

“小凡的手艺不错啊?挺能干的嘛。”肖明东表扬着。
“她什么能干啊?”肖可哼哼。
“肖伯伯,昨天的电话是您打的吧?”穆小凡趁肖明东没注意,瞪了肖可一眼。
“哦,是我。”
“您好象说,让肖可去相亲,是吧--”穆小凡朝肖明东碗里挟了一大块鱼,漫不经心地问。
“这……”肖明东一下子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肖可暗自抹一把汗水,不知穆小凡又要搞什么花样。
“没什么,”穆小凡望了一眼肖可,微微一笑,继续说:“我就是想问一下,是他要相亲的那个女孩漂亮,还是我漂亮,嘻嘻~~”
“呼!”肖明东暗自松了一口气。
“自恋!”肖可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我只不过是在想,肖可会不会吃亏。”穆小凡嚼了一口菜,望着眼前这一老一少,吃吃地笑着说。
“哪会啊,都怨这小子没告诉我们,害得我和他妈瞎操心。”肖明东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穆小凡了。
“那--这么说,您不会让肖可再去相亲了?”穆小凡盯着肖明东。
“那是当然喽。”肖明东笑嘻嘻望着穆小凡,这女孩,真是让人越看越欢喜,“小凡这么好的姑娘,上哪里找去啊?”
“我吐~~!”肖可在心里呕了一下,没想到老爸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奉承。
“嘻嘻~~”穆小凡开心地冲着肖可做了个鬼脸。肖可望着她调皮的模样,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田梦一脸茫然地看着李云。这个女人平时对自己是红眼睛绿眉毛的,怎么忽然一下子态度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变?
“咳咳~~ 田梦啊,呵呵”李云满脸堆笑,一改往日作风。
“李……主任,有事吗?”田梦抬眼望着面前的花妖。
“也没什么事……”李云吞吞吐吐地说,“就是联谊会的事,你可得加紧做啊。”
“哦,我会的。”田梦嘴上答应着,心想这女人一定是想让自己做苦力,向上头邀功。 不过,锻练一下也好,于是接着说:“到时候还要请李主任多多指导哦。”
“指导说不上,呵呵……”李云有点不自在,寒喧几句便讪讪离去。

“哟,这么废寝忘食啊。”沈达明向田梦走过来,一脸的灿烂,“联谊会的事进行得如何子?”
“还好啦,我把客户资料全部重新建了个档案。”田梦朝他一笑,“早上的事我还没谢谢你呢。”
“早上?”沈达明愣了一下,“哦~!~你说是那件事啊~”他笑了:“对啊,你要怎么谢我呢?”他一脸的戏谑。
“嗯?……”田梦倒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不由一愣。
“算啦,谢什么啊?”沈达明见田梦认了真,马上说:“开开玩笑而已啦。”看着她桌上的百合,他拿起来闻了闻,又插进了电脑旁边的笔筒里。继续说:“昨天约会没成功,今天改送百合?”
“你怎么知道?!”田梦惊讶的说。
“我自然知道。”沈达明神秘的一笑,接着凑近田梦的脸,“今天去不去?”
“也许吧?”田梦不置可否的一笑。
“真的?”他再看了田梦一眼,“呵呵,那我走了。”说完,刻意看了一下那朵百合,转身离去。
“?……”田梦觉得他的表情有点奇怪。
沈达明没走几步,又退回来,凑近田梦,在她耳边轻轻说:“百合,与你倒是般配。”说完灿烂一笑,快步走出办公室。
“……什么意思啊?”田梦目瞪口呆的望着他离去,一丝羞怯涌上心头。
沈达明踏进电梯的门,心里忽然涌起一阵莫名的不痛快。
“361度?”田梦心中充满好奇,今晚会有怎样一番奇遇呢?她决心拭目以待。

二十三
361度的空间果然与众不同。
以经营西式餐饮为主的这家西餐厅装璜得很有欧洲风情,全部设施都采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复古式样,让人一踏进去便会立刻感受到浪漫气息,加上离圣诞节还有一个星期了,餐厅更是刻意在灯光与装饰上下足功夫,里面尽数弥漫着异国情调。
田梦小心翼翼地踏进门,迎面走过来一个侍应生:“请问几位?”
“……”田梦愣住了,她不知道。
“请问小姐,是预约吗?”侍应生态度仍然超好。
“……”
“请问是田小姐吗?”另一个侍应快步走过来,脸上保持职业的微笑,但是这并没令田梦的感觉好一些,相反,她忽然感到一点紧张。
“我是……”她机械的回答。
“田小姐,这边请。”说着,侍应生摆出一个“恭请”的架势。
田梦跟着侍应生身后,忐忑不安地来到一处清雅的小间前。
“田小姐,这是你们订的雅间。”
“谢谢~”田梦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她即将看到那个人了!侍应生推开门,她迫不急待地走进去,出乎意料之外,里面竟然并没有人。
“??”田梦愣了。
看着侍应生对自己微微颔首,转身离去,田梦觉得自己竟先乱了阵脚。
“还蛮有情调的。”四顾一下周围的陈设,她忽然对这个神秘的“始作俑者”有了一丝好感。“既来之,则安之。”她在心里鼓励自己,坐下来,喝了一口早已准备好的咖啡。
外面传来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田梦刚开始还以为是餐厅里播放的音乐,可是当琴声越来越近时,她就不那么认为了。
门开了,一个人背对着她,肩上扛着小提琴缓缓而来,那曲经典的《牧歌》象一阵清泉一般灌入田梦的耳朵,令她一下子站起来,那是她很喜欢的一首曲子。
“是你?”太出乎田梦的意料了,她错愕地瞪大了眼睛。
拉小提琴的人缓缓转过身,陈修远正对着她微笑。
他向她点点头,示意让她坐下,自己则在雅间里度步,继续将曲子拉完。
出于礼貌,田梦轻轻合了合手掌,算是赞许,若非对方是她的公司老板,她真的想拍拍大腿,立马走人。若非陈修远搞得这般神神秘秘,她原本是不会来的,若非是这样的场合,她也许会觉得眼前的男人是个才子,可偏偏事有凑巧,所以,现在田梦思考的并非是音乐或者情调,而是怎么样才能名正言顺的离开。
“你还是来了。”陈修远的脸上充满了盈盈笑意,连声音也透着温柔。于这样清灵的夜,这样浪漫的场合,面对着如田梦般清丽的人儿,相信没有人不温柔。
“……”沉默。
“如此唐突佳人,还请见谅。”陈修远如古人般拱拱手,卖弄起自己的文学修养来。
“嘿嘿~~没有啊~~”田梦很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嘴里胡乱搪塞着。
“很意外吧?”
“嗯,……这个……有点。”田梦终于决定实事求是,“的确……没想到是你。”她变得有点口吃。
“那这顿饭算是向你陪罪。”陈修远看着她,抬手招了招,一个侍应生走进来,拿着一份点菜单,陈修远却并没有点菜,只俯着侍者的耳朵轻语了。
田梦偷偷打量他,今天的他看起来是刻意修饰了一番,比往日精神了不少,金丝眼镜架在鼻子上,仍是一副儒者风范。平凡而论,他应该算是比较耐看的类型。
“抱歉,用这种方式来认识你。”他的鼻尖微微冒出些汗珠,可能有些紧张,紧张?
“其实你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来认识我。”田梦脸上保持着没有任何意义的笑容,轻言细语的说,既然事情已经开始了,就只有朝好的方向走下去,田梦这样认为。
“哦?”果然,田梦的话让他觉得吃惊,鼻梁上的眼镜也因此向上抬了抬。
“你是老总我是职员,你觉得我们相识的方式在哪里更加直接呢?”田梦大方地喝了口咖啡,朝他微笑,“何况,我们早已相识了,你知道我叫田梦,而我,也知道你是我的老总。”她故意把老总二字说得很重。
“按你的说法,我们早已相识了。”陈修远若有所思的向上看了看,说道。
“也可以这么说吧。”田梦笑了笑,“上次在办公室里应该算是认识了。”
“我指的不是那次。”陈修远盯着田梦,喃喃的说。
“呃?”田梦摸不着头脑了,只愣愣的望着眼前这个书生气颇重的男子。
“我是指,很久很久以前……”他的眼里一片朦胧,“那时,我们年纪都还很小……”
“呵呵呵,”田梦笑了,眼前这个男子大概诗兴大发,准备即兴编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了。“陈总,你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修远一怔,“看来你是记不得了,”说完,表情竟有些黯然。
“记不得……什么?”田梦见陈修远的神情,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清逸大门外旁边的路上有一颗小柏树,不知现在怎么样了!”他沉吟半晌,忽然有点感概地说。
“清逸?”田梦呆住了。
好多年没听人提起这个地方了,那是她很久以前的记忆,因为年代久远已逐渐模糊。再转过头看他,他一脸的和蔼,眼中闪动着一种柔韧的光芒,仿佛想将她看透。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向她袭来,她睁大眼睛,眼中尽是迷茫:“你……”她努力在脑海中搜寻着丝丝记忆。
“我是小海,还记得么?”陈修远深望着她。
“小海!!!”
童年时的记忆历历涌上心头,田梦似乎又回到多年前的清逸小学,在小学门口坐着一个年纪六七岁、扎两根小辫子的小女孩,满脸的泥和泪花。女孩细嫩的手掌被磨掉一大块片,淌着鲜红的血,却紧紧握着一朵红玫瑰,虽然那花儿上沾了好多泥土。一个比她高出一头的小男孩经过,拉起小女孩,拿出手绢替她包好伤口并擦干净脸上的污渍,女孩子抬头望着男孩,稚嫩的眼中还有未干的泪水,晶莹如水晶。
“你是谁?”女孩手里握着那朵玫瑰,不肯松手。
“我叫小海。”看了一眼那朵已经开始萎谢的花,“以后,以后我帮你摘吧。”小男孩自告奋勇地说。
女孩使劲地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男孩牵着女孩的手,咧了咧嘴。
……
每天,小海跟小女孩子在大门口汇合,一起上学、放学,这成了两人不成文的约定。
直到有一天。
一个小女孩站在路旁的小柏树下,焦急地期盼。天快黑了,女孩还没有等到要等的人,只好低着头,黯然拖着步子一步一回头的走在回家的路。
小女孩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小海哥哥。
时光流逝。

“你是……小海哥哥!”田梦大叫一声,不由站起来,眼眶渐渐湿润。
“谢谢你还记得我。”陈修远轻轻地说,声音竟有些哽咽。
当年举家迁移,并不是十一岁的他所能控制的,而今相隔近二十年,他竟又遇见了故人!昔日那个扎小辫,处处要他保护的小女孩如今已出落得清丽温婉,眉宇间依稀可见当年模样,而他,却已和当年瘦瘦小小的小男孩形象相去甚远。
“你还记得吗?”陈修远整理了一下思绪,令自己平静一点:“那朵被别人抢走,你拼了命夺回来的玫瑰。”
“从此……我认识了你。”田梦眼里含着泪,表情却洋溢着快乐。那是她童年里很美好的一段记忆。
菜品上桌,竟然是一席美丽的花卉餐,主菜周围全都装饰着玫瑰与百合。
“玫瑰代表旧时回忆,百合即是现在的你。”陈修远缓缓地说。
“昨天的花……”田梦喃喃自语。
“昨日玫瑰,今日百合。”陈修远意味深长的说。

“对了,小海哥哥,你是怎么认出我的?”田梦望着陈修远,忽觉亲切无比。
陈修远取下眼镜轻轻拭擦,“你还是老样子,”他戴上眼镜注视着田梦,“出落得越发漂亮了,”他叹口气,“而我,却老了。”

“呵呵,”田梦笑了,“你是长大了,而我,也早已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丫头。”
“那天在会议室,我就觉得你似曾相识,但一时也不敢太肯定。”陈修远说,“直到后来我调了你的档案。”
“你现在怎么叫陈修远啊?”田梦笑,“我还是觉得小海哥哥叫着亲切。”
“随你吧,那是我的小名啊,总不能以后七老八十了还撑着叫小字辈啊,笑掉人家大牙!”
“那你怎么不直接跟我说了,还搞了这么多花花肠子。”田梦笑,这许多年陈修远的确变了不少,“当海龟的都喜欢这样吗?”
“海龟?”陈修远莫名其妙。
“哦……没什么。”田梦伸伸舌头。
“听过有首歌吗?我最近经常听。”他忽然想起。
“哪首?”田梦微微抬头。
“蝴蝶花。”他眼光有些迷离,轻轻的低吟:
“是否还记得童年阳光里 那一朵蝴蝶花
它在你头上美丽的盛开 洋溢着天真无瑕
慢慢地长大曾有的心情不知不觉变化
痴守的初恋永恒的誓言经不起风吹雨打
岁月的流逝蝴蝶已飞走是否还记着它
如今的善变美丽的谎言谁都得学会长大
早已经习惯一个人难过情爱纷乱复杂
想忘记过去却总又想起曾经的无怨无悔
谁能够保证心不变看得清沧海桑田
别哭着别哭着对我说没有不老的红颜
谁学会不轻意流泪笑谈着沧海桑田
别叹息别叹息对我说没有不老的红颜。”

他就这样轻轻的吟着,田梦的眼渐渐湿了。

二十四
“肖可,过来一下好不好?”穆小凡从厨房伸出脑袋。
正坐在沙发陪肖明东看电视的肖可无可奈何地站起身,他知道,今天要想逃脱长工待遇,是不可能了。
果然,穆小凡叉着腰威风凛凛地靠橱柜站着,“啧啧啧~~~”她摇着头,一脸的不高兴。
“你这又是怎么了?”肖可猫着腰,凑过脑袋,“哟,撑啦?”
穆小凡伸手一把推开他的头,瞪他一眼,“你才吃饱了撑了呢?”
“那你这是干嘛?”肖可指指她,“我还以为你准备做运动呢。”
“少来这一套!”穆小凡没好气地打断他,“洗碗--”,跟着把头一昂:“听见没有?”
“唉,”肖可叹口气,“你可不可以对我稍微温柔一点?”
“嘻嘻!!”穆小凡笑眯眯把一叠没洗的盘子交到他手里,张开油腻腻的双手向肖可的脸伸去:“来,香一个~~~”
“救命啊~~~”肖可左闪右跳,拼命躲避。“啪~~”一个盘子落地,惊得两人赶快俯身拾碎片。
肖明东出现在厨房门口:“可可,怎么这么不懂事?”他故意沉着脸,“人家小凡忙活了这大半天了,你知趣点,让小凡休息休息。”
说完,讨好地向穆小凡笑笑,“小凡哪,让这小子煅练煅练,学点家务,别惯坏了。”
“哦~~”穆小凡甜滋滋地回答,转过头看着肖可,“要不~~你洗碗?”
“靠,没人性!”肖可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又盯了一眼肖明东,没言语。心想:“这是谁他爸啊?”低下头,言不由衷地说:“快出去,我来洗就行了。”
跟着肖明东,穆小凡向外走了几步,又转回厨房,在肖可耳朵边轻轻地说:“表现好点,否则~~”她露出了她的小犬牙。
“我忍,我忍,我忍~!”肖可望着穆小凡的身影,抑制住想撞墙的冲动,把头一昂,对自己说。

田梦到家时,穆小凡趁肖明东不在,正跟肖可躲在沙发角落里小声商量:“你爸要呆多久?”
“干什么?”
“我得知道要演多久啊?”
“那又怎么样?”
“白演哪?我得要工资!”
“真不知道。”
“去问哪~~笨!”
“不去!”
“哟,怎么了?”田梦笑语盈盈地迈进门,她现在心情特别好。
“咦~~”穆小凡的注意力从肖可身上移开,上下打量了一下田梦,再扭过头和肖可对望一眼。
“不正常~~~~”两人异口同声叫起来。
穆小凡一下子从角落里跳起来,和田梦鼻尖对鼻尖:“说:今天干嘛去了?”
田梦向后退了一步:“加班啊~~~”
“加班?嘿嘿”穆小凡干笑笑两声,“她说她加班,你信不信?”她扭过头望望肖可。
“当然~~不信啦!”肖可配合穆小凡,装模作样地上下打量田梦。
“我才懒得理你们。”田梦假装嗔怪道。
“真的不说?”穆小凡凑到田梦跟前,学着电视里古代的纨绔子弟的样子,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威胁说。
“我说什么啊?”田梦仍然笑嘻嘻。
“看样子要动真格了。”穆小凡双手揪住田梦的手,对肖可说:“你,做好准备。”
肖可一呆,与田梦在同一时间说出同样的对白:“准备什么啊?”
“哎~~真笨~~!!”穆小凡跺跺脚,白了肖可一眼:“动手啊~~”
“呃?”肖可显然还没有领悟“领导”意图。
“美女耶!~~”穆小凡叫,“喜欢就动手摸!!嘿嘿~~~”
原来是让肖可“非礼”一下田梦。
“啊,救命啊~!”田梦开始挣扎。
“啊?”肖可没有料到穆小凡竟然如此“教唆”自己,反倒吓了一跳。
“讨厌~~”穆小凡抓住田梦的手,脚尖努力伸向肖可,却没够着,整个人立时失去重心,向肖可身上倒去。
“哎哟~~”肖可惨叫。
穆小凡全身重量向肖可倒去,两个人的牙齿很不好意思地碰到一起,发出“啵~~”的一声。
“哐--当”田梦的身子被穆小凡拽着,也向沙发倒去,不过更加不幸的是,她还挂倒了旁边的装饰台灯。

“讨厌~~”穆小凡一只手抓住田梦的手,踮着脚尖努力把另一只手伸向肖可,却没够着,整个人立时失去重心,向肖可身上倒去。
“哎哟~~”肖可惨叫。
穆小凡全身重量向肖可倒去,两个人的牙齿很不好意思地碰到一起,发出“啵~~”的一声。

 

posted on 2006-07-13 17:18 鱼上游 阅读(417)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天外天--天门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24年7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常用链接

留言簿(82)

随笔分类(59)

文章分类(21)

相册

收藏夹(40)

GoodSites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1264179
  • 排名 - 2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