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193,  comments - 520,  trackbacks - 0
 

五月的一天,张小庆、王晓丽和高晨晨一起在东直门公交车站等车,他们要去怀柔的雁西湖,五月的北京,虽然还挂着春天的名号但已然是夏天,天很热,人很多。

王晓丽的心情是愉悦的,房价还在下降,现在手里已经有了5万块钱,比预想的要顺利,年底10万块钱应该不是问题。但是也有烦心事,那就是房东要涨房租了,从现在的1200涨到1800,因为是合租,所以每月要多支出300块,房价在降房租却在涨,不知道是什么道理,电视里说是中介联手在操纵市场,要行政干预。昨天的时候,王晓丽和王超打了电话,主要是过节问候一下,但也告诉他手里现在有了5万块钱,年底能够攒到10万,让父亲觉得女儿在北京混的还不差。

张小庆的心情却是复杂的,公司由于主要是外包所以受金融危机的影响很大,上半年几乎没有什么项目,不断有人离开,另外一件事就是他现在所做的项目,这是一个咨询项目,巧得很,客户竟然就是高晨晨所在的公司。项目很不顺利,国企,项目开始第一天的启动会议上,竟然就有人让他们下不下台,开发经理直接质疑他们的能力。这件事让张小庆很意外,他理解的咨询项目就是帮助客户找到问题并进行改进,很简单的一件事,客户竟然有人不支持,他不能理解。后来,随着项目的进行,他突然就明白了,既然是找问题,那么必然就会有人要为问题负责,客户并不是看不清问题,只是想借用咨询的方式来推动问题的解决罢了,说到底,客户是需要借用外力来处理人的问题。这个咨询项目的发起人是公司的一个副总,抵制者是公司的开发部门经理,而这个开发经理是另外一个副总的手下,两个副总一直不和,高晨晨这么一说,关系就非常清楚了。

项目实施不顺利,生活中却有意外发现,张小庆竟然和他高中同学罗勤意外见面了。那天,张小庆从高晨晨公司出来,心情郁闷,顺着清河小营桥走出很远,经过一个修车铺时,突然听到了熟悉的乡音,再一看,惊讶的下巴差点掉下来,那不是罗勤吗!罗勤没有考上大学,后来听说当兵去了,然后就没了消息,这一别就是9年,现在,老同学见面,都非常激动。

张小庆说,狗日的,操!

罗勤说,妈的!

再后来,高晨晨、张小庆和罗勤就一起吃了饭。罗勤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应该是去青海当兵晒得,人很结实。从罗勤嘴里,张小庆知道,他高中毕业后就去当了兵,然后就是转司机又做了2年士官,后来就一个人到北京来,先是帮别人修了几年车,攒了些钱,现在是租个10来平米的门面在自己干。门面小,靠的是回头客,所以罗勤一直把“实在”这个词挂在嘴上,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找他修车。

张小庆突然说,罗勤,你结婚了吗?

罗勤说,没呢,还没有朋友,没有时间啊。

回去的路上,张小庆和罗勤说起了高晨晨,说她现在和男朋友分了手也单着,说记得上高中时你不是很喜欢高晨晨吗。罗勤没有否认,他笑了笑,露出洁白的门牙,说,是啊,现在也喜欢。张小庆说,追一下!罗勤说,人家北京户口,大国企,那看得上我呀。张小庆说,不试怎么知道呢?罗勤不再说话。

高晨晨的心情是低落的,年初的时候她和恋爱5年的何鑫分手了,这还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她突然就发现自己已经28岁了,28岁,真是一个尴尬的年龄,找朋友时,30岁的男人,事业有成的都愿意找年轻一些的,还在奋斗的她又看不上,她现在7000块,总不能找一个比自己收入还低的男人吧,于是,她就一日又一日的单着。刚和何鑫分手那阵,和所有感情失意的女人一样,她拼命的给自己买衣服,一到周末就看电影吃东西,晚上就上开心和QQ,日子一长,情绪就焦虑起来,她明白,还是要找个人结婚的。她恨何鑫,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愿意见到他,但终究还是要见的,因为房子,买房时他们做过公正,她有40%的所有权,房子100个平方,买的时候7000,现在市场价11000,她自己投有10万块钱进去,现在,何鑫答应给她40万,一方面算是还钱,另一方面算是对她的感情补偿,但是40万也不是一次性付清而是分好几年还清。

       张小庆突然对高晨晨说,你觉得罗勤怎么样?

       高晨晨犹豫了一下,她不明白张小庆为什么问这个,她说,还不错吧。

       说话的时候,张小庆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王超,张小庆感到有些奇怪,因为王超一般是不给自己打电话的,打都是给王晓丽打。他接了电话,喊了声爸。王超说,小庆吧,有个事要麻烦你一下。

       张小庆说,爸你说。

       王超说,爸有点事,想找你借5万块钱。

       张小庆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没了言语,想了半天,才说,好的,这个,这个,我做不了主,您和王晓丽说一下吧。说完,他把电话递给了王晓丽。

       王晓丽接了电话,说了没两句,她的脸色就沉下来了。事情是这样的,王超在家要请个农耕机,以前是说一声就可以,这次说了好几次却不见人来,太忙了,再去找的时候两个人就吵起来,吵起来说起话就难听。

       王超说,你他妈面子还挺大。

       对方说,我就面子大怎么了,你他妈混了几十年连个农耕机都买不起,你还好意思。

       对男人来说,最怕别人说自己没本事,王超就更是了,自从从砖瓦厂回来,自己就一直被村里人嘲笑,有好几次打牌输了钱找人借钱都不给借说他玩不起就别玩,这次,他又一次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他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但是,他已经是一个50岁的老男人了,对方还不到40岁,只轻轻一推,他就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从地上慢慢爬起来,他说,你等着瞧。于是,他想到了王晓丽,想到了他在城里享福的女儿,他想起来,王晓丽在他面前说过,张小庆一个月能挣1万块,他想起来,当时自己为了给王晓丽上大学到处低三下四借钱的情景,现在,凭什么她在城里享福,自己却在这里吃苦,这么想着,心里狠狠起来,但他也知道,之前张芳生病都是王晓丽拿得钱,他不知道他们现在有多少钱。正在犹豫的时候,王晓丽突然打过电话,说他们现在手里有了5万块钱,正好,村里现在要通省道,之前有个朋友说可以一起凑钱买个大车拖材料,每人出5万,这样刚好可以用这5万,于是,第二天,他就给张小庆打了电话。

       在怀柔,王晓丽的心情很不好,张小庆也是,他想不通王超为什么一开口就是5万,这是自己全部的积蓄啊。

       王晓丽说,其实我爸也不容易,就想做点生意,赚点钱,老都老了,被别人骂没本事了几十年。

       张小庆不说话,想了想,说,那就借吧。

       王晓丽说,全借可不行,这是我们买房的钱,这样吧,借2万,反正现在房价正在降,年底说不定8万也够了。

       张小庆说,好。

       于是,五月末的一天,王刚从镇里开回了一台崭新的农耕机。

       事情并没有向着王晓丽期望的方向发展,刚过六月,房价突然又开始猛涨,看过新闻,张小庆发现,政府的4万亿很多投向了房地产。周末的时候,王晓丽和张小庆又去了回龙观,7千的房子没有了,最便宜也要1万,中介说了,每天都在涨,再不出手就没这个价了。王晓丽有些绝望,张小庆突然想起来什么,他说,我们去燕郊看看吧。于是,他们又去了燕郊,2年没见,燕郊又盖起了更多的房子,价格也是从之前的4千涨到了5千多,刚好有个楼盘在排号,真巧,那个楼盘正是之前他们交过定金又退掉的那个楼盘,王晓丽几乎是想都没想,立刻交了1万块钱的定金。开盘日期定在1个月之后,那些天,王晓丽天天在看电视,电视里说现在房价涨得比07年那阵更厉害,王晓丽天天在祈祷,她对张小庆说,开盘时不会涨得太离谱吧。张小庆安慰她,说,不会,前一期才4000呢。

       开盘那天是人山人海,开发商在门口用铁栅栏绕了好几个圈,和霍营地铁站一模一样,房子有300套,700多人交了定金,于是,有人插队,有人不让插,就打起来了,110也来了,营养不良的保安们根本维持不住次序。轮到王晓丽他们,一看开盘价格,傻眼了,要7000,即使最小的1居室也要40万,现在手里只有5万多,王晓丽突然就剧烈后悔起来,如果不借那2万,现在应该首付就够了。没办法,这就是天意。从售楼处出来,两个人又都默默不语,王晓丽特别失望,张小庆突然就想起来,新年的时候,自己和王晓丽那么充满希望的在王府井的大街上大声呼喊,这个时候,刚刚过去8个月,希望就破灭了。生活似乎又一次玩弄了他们,2年前,也是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无奈的退回定金,这次,又是这样。

       王晓丽说,我们换房子吧,现在租的房子太贵了。

       张小庆说,好,换到哪儿?

       王晓丽说,燕郊。

       和高晨晨吃饭的时候,高晨晨问为什么换的那么远。王晓丽苦笑了一下,说,我们租了个一居室,自己住,我快30了,该要小孩了。你呢,什么时候结婚?

高晨晨说我还没想好。高晨晨谈朋友了,不是罗勤,罗勤后来也找过她,但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把他排除掉了,她从他身上看不到房子的希望,至少是目前。她的新男友在国家剧院,工资不高,只有3000多,这是她犹豫的地方,但他们单位有经济适用房的指标。何鑫一直都没有给钱,自己也找过他几次,但他每次都说没钱。

       09年,似乎对每个人都不顺利。

posted @ 2011-12-18 22:35 ronghao 阅读(1772) | 评论 (3)编辑 收藏

张小庆向金鹏提出了离职,和他第一次向比尔提出离职一样,他是矛盾的,对科技动力,他是有感情的,特别是妈妈摔伤那一次,公司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对于这一点他是记在心里的,3年时间,他从一个菜鸟成为一个他自认为刚刚入门的程序员,和公司给自己的培养是离不开的,他是感恩的,但另一点让他痛苦的是,他想写出真正有价值的代码,而公司提供不了这一点,他不想再做政府和国企的面子项目。他去面试思考加速时,面试他的程序员说,没写够10万行代码,是不够格称程序员的。这句话让他喜欢,他就想这样,能够自由的写代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和比尔一样,金鹏问了张小庆的下一家公司,然后,他叹口气,说,好公司,去吧。

离开科技动力之前,张小庆突然就特别想为公司做点什么,他在自己的博客写了篇招聘文章,很快就收到了一些简历,其中一个四川的小伙子,刚毕业一年,普通大专,经验也不多,但对写代码特别有热情,这打动了张小庆,他想,有时候,经验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自己做的事情一定要有热情。他想,能够找到这样的人,也算是自己对公司的一个弥补吧。

走的时候,和刘哥、杨晓分别吃了饭。

刘哥说,你终于脱离苦海了。

杨晓说,连你都走了。

张小庆说,你呢?

杨晓说,我还没有干够,在一家公司,我想好好干上好多年。

张小庆去思考加速上班了,新公司以离岸外包为主包括一部分咨询,让他喜欢,扁平的组织结构,敏捷的开发方式,随时的交流和分享,免费的各种饮料和点心,最最重要的是,周围的同事都是牛人,他们对代码都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单元测试、持续集成、数据库版本控制,一个都不能少,看见不爽的代码,他会很快走过来,说,我们一起做个重构吧。这正是张小庆想要的。

年底的一天,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抬起头的时候,外边的天气很好,目光从明亮的窗户扔出去刚好能够触到西直门,这应该算是北京的好天气。张小庆突然回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坐在办公室里,在上地,不远处的信息环岛,运通105在缓缓挪动。他很喜欢运通105,尽管有很多车可以选择,但是运通的司机总是很生猛,他能够骂骂咧咧地迅速变线超车,也能够抢在绿灯的最后一秒穿过路口,上他的车你需要确实坐稳扶好。下雨的时候张小庆会去坐105,而平时则是骑车,他的那辆自行车是刘哥给的,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修理一次,修车师傅也早和他成了老熟人,最近一次修理是刹车时用力过大结果闸应声而断了。自从12月换了工作,坐城铁上班,自行车就开始生锈,每天上班时经过车棚,看见布满灰尘的自行车,张小庆突然就会有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我认识它吗,为什么它会显得如此之陌生,生活,似乎和电视频道一样,一瞬间就能完成转换。

新公司让张小庆兴奋,但他也发现了一些他不是那么认可的事情,第一是人们都不喜欢写文档,在自己的项目团队里,需求是写在一张卡片上的,只有一个标题,这样的好处是强迫需求分析人员与程序员面对面交流,但交流后却没有人去把需求写完整保存起来,这样如果后面项目维护起来就困难了;第二是人们似乎对开源软件有着异乎寻常的喜爱,项目中需要用到工作流引擎,几乎不用想,一定是基于开源工具进行封装,很多时候,很多时间都用在了对工作流引擎的二次开发上,这个时候,面对这个以流程为核心的系统,似乎采购一个商业版本是成本更低的选择。

元旦的时候,张小庆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拿到手的工资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多,他这才想起来,新公司没有避税。不管怎么说,新年了,也该小小庆祝一下,张小庆叫了王晓丽一起去了王府井,他们一起逛了街,本来张小庆是打算给王晓丽买件衣服的,但最后,王晓丽觉得都太贵了,一开始两个人想去吃必胜客,最后也变成了肯德基。人很多,天气很冷,但走在人很多的大街上,两个人却感到很幸福,他们算了账,房价正在下降,回龙观的房子最便宜的7千多,60平米的话,需要45万,这样10万块钱就能首付了,按现在的工资,再省吃俭用一些,明年年底也该能够攒够。王晓丽很高兴,她的脸冻的通红,但她再一次看到了希望,她大声的说,张小庆,我们能有自己的房子了,你说对吗?!

张小庆大声的回答,对,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就有自己的房子了!

同样是这一天,高晨晨和何鑫在他们装修好但还没入住的新房子里大吵了一架,还是那件事情,何鑫不愿意结婚。

高晨晨说,不结婚就分手!

何鑫说,分手就分手!

从房子里一个人出来,路灯坏了,下台阶的时候,高晨晨跌了一跤,摔得很重,半天起不来,摸一下膝盖,慢慢的都肿起来了,肿的老高。这样一个时候,所有的恋人都在享受新年快乐的时候,高晨晨一个人跌坐在台阶上,想起自己一个人,何鑫一直都不愿意结婚,眼泪突然就从她眼睛里流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周扬的新年则是在布满粉尘的车间里度过的,他在赶一批活。08年对周扬来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开始是新的劳动法实施,他们之前是没有合同也没有保险的,这次,周扬第一时间找了何林,何林最开始态度很坚决,不签,但周扬立马去找了劳动仲裁,这下,何林有些罩不住了,但他最先做的不是和所有人签合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裁人和降基本工资,对业务员来说,他们的工作量突然就加重了,对烤瓷工来说,基本工资降了100块。正如周扬想到了,有人骂他多管闲事,我签不签合同管你屁事,这下可好,一个月700块钱都没了。

第二件事是周扬去四川当了一个月的志愿者,地震一发生,看到电视的第二天周扬就买了去成都的火车票。在那里,和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样,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清除瓦砾寻找幸存者,有两件事深深的触动了他,一件是搜寻一幢倾倒的楼房时,他发现了一条狗,这条原本被拴在地板上的狗由于房子倾斜变成被锁链紧紧的吊起来,它被活活吊死了,已经死去很久了,但死前显然挣扎了很久,脖子上都是伤痕,眼睛里全是绝望。周扬突然就强烈感受到生命的渺小,死亡是如此的容易,如此的让人绝望,与突然消逝的生命比起来,金钱、面子、一切自以为重要和过不去的事情突然都变得无足轻重起来,很久以后,当你回过头来,重新看那些当时遇到任何的慌张抑或美好,低谷抑或高潮,你都会告诉自己,这只是你生命中的一段经历而已,仅仅是经历。生命的旅程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停止,它依旧会不停歇的往前走,每个路口的绊脚石仅仅是路边的一处小风景,跨过去就没什么了;即使是摔倒,爬起来也没什么了,只要,你还活着。第二件事情是在一处房屋的废墟前,他碰到了一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父母妻儿都埋在他面前的这堆废墟中,而他,则刚刚从广东赶回来,在外边挣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没用,失去了家人,钱又有什么用呢,年轻的时候总想着出人头地,怎么出人头地?就是挣钱,把钱寄回家里,这样父母就能脸上有光,真是这样吗,他们需要的真是钱吗。这么想着,周扬就坚定了回家的想法,北京只是一段经历罢了,他的终点,在家里。

 

第三件事是张丽考上成教了,每个周六都要去旁边的工商大学上课,另外,就是,七月份的时候,她换工作了,去了中关村的一家IT公司。去新公司上班的前一天,张丽请周扬吃了饭,在钓鱼台的天外天烤鸭店里,张丽的情绪很高,脸蛋红红的,很高兴,她说,这是我们新的开始!很奇怪,周扬的心里却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这天,他破天荒的喝了点酒,还抽了烟。一顿饭下来,都是小姑娘在那里不停的说,不停的憧憬,周扬则只是喝酒,直到最后,小姑娘才突然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像平时的他,她讪讪的住了口,问面前这个她爱着的男人,说,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周扬说,没有,为你高兴。

 

张丽是何其的聪明,她说,为什么是为我高兴而不是为我们高兴呢?

 

周扬没有说话,他了解他面前的这个女孩,他很早就知道,这不是个简单的女孩子,她有着她自己的理想,这个理想在北京,是属于北京的,是属于这个城市的。

 

张丽等待了一会儿,幽幽的说,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不去的。

 

这次周扬打断了她,说,瞎说什么。

 

于是,北京的秋天里,那些新来的男人们,一次又一次流着哈喇子看着张丽亮晃着她那修长而健康的大腿出现在他们的过道里,他们会窃窃私语,他们会嫉妒,他们会因为嫉妒而发狂,而当他们知道这个女人的男人是周扬时,他们又立刻会收回他们邪恶的念想,周扬的,这就没错了,就应该是这样的。

 

元旦照旧是加班的,过年是一定要回家的,面对越来越漂亮和自信的张丽,周扬却越来越清楚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们根本就是两路人,而正因为两个人都是有想法的人,所以每个人都是不会妥协的,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分手。

posted @ 2011-12-04 23:08 ronghao 阅读(1666) | 评论 (3)编辑 收藏

张小庆打车到医院的时候,王晓丽正在医院花坛上安静的坐着,上午的太阳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身上,她的情绪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走出来,看不到一丝的痕迹,她更像是在享受这个夏天的早上。看到张小庆过来,她从花坛沿上站起来,平静的说,小庆,我想好了,我们分手吧。

尽管如此的场景在两个人的脑海里都出现过很多次,但这个时候出现还是让张小庆很生气,他不耐烦的打断她,说,瞎说什么呢?!

张小庆拿过化验单,B超诊断上写着:结节可见血流信号,怀疑恶性,请医生结合临床。张小庆说,这不还没确诊吗?话虽这么说,但这可是一家三甲医院出的检查报告,张小庆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第二天的早上,张小庆请了假和王晓丽一起去了北医三院,他查到那里有着一个诊断乳腺癌最好的老医生,同时,那里有北京最好的检查设备。去医院的公交车上,人很多,没有座位,两个人挤在车的最后一排,张小庆不停的说些他能想到的笑话逗王晓丽开心,王晓丽也配合的跟着笑,但实际上张小庆心里非常的紧张,他甚至经常忘了自己说到哪里了,不过这已经并不重要了。

找这位教授的人很多,什么样的年龄都有,张小庆他们排60多号。和其他的医生不同,他并没有开检查单,他只是摸了摸,然后就说没事定期复查就可以了。张小庆拿出前一家医院的检查报告,说,可这是前一家医院的报告。老医生看了看,说,你要相信我的手,我已经摸过几十年的乳房了,只有没有经验的医生才需要做非常多的检查。

从医院出来,张小庆觉得怪怪的,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最后,他还是折回去,又挂了一个年轻医生的号,那个医生给开了检查单做了钼靶检查下周拿结果。结果正如老医生所说,没事,定期复查。年轻医生说,建议还是做了,切出来看,病理结果一出来什么都清楚了。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又去找了老医生,老医生没有要挂号,他还是坚持他的判断,手一挥,说,不要随便动手术,相信我的手吧。纠结了好久,最后两个人还是决定回老家去做这个手术,北京的费用太高而王晓丽她们公司都没有上保险。

同一所医院,同一个科室,同一个病理室,一年之后,张小庆又站在了同一扇门前,同样是焦急的等待最后的病理结果,唯一的不同,是上次是他和王晓丽两个人,这次是他一个人。结果是良性的,从长长的走廊出来,眼泪突然从张小庆的眼眶中一滴一滴的流下来,还好,是良性的,要不然,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回到病房,王晓丽正在瞅着门口,张小庆想笑,却笑不出来,他走过去,紧紧抱住王晓丽,说,我们结婚吧。

张小庆和王晓丽结婚了,王超要了两万块钱的彩礼,随后又送回一万来,都知道,都不容易。回到北京,张小庆给杨晓付江他们发了消息,然后约好一起吃个饭,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孙伟竟然也在北京。

张小庆说,你不是说回去吗?

孙伟说,是啊,这不又回来了吗?

张小庆说,家里不好吗?

孙伟说,哎,别提了,你知道吗,我回家想当个中学老师,找了很多关系,最后时刻竟然被顶下来了。家,拼的是关系,北京,虽然压力很大,但相对还是公平,所以我就回来了。

听完孙伟的话,张小庆有些黯然,他想起了黄晶晶,县城里的那些公务员,早已经都是官二代了。孙伟说起了他现在的情况,在一家还算较大的公司里当项目经理,带着两三个刚毕业的程序员,说是经理,大部分的活还是要靠他,几乎没有周末,加班是家常便饭。张小庆说,为什么不考虑换一家公司。孙伟推一推眼镜,笑笑,说,我呆过四家公司,那家公司都一样,不换了。

奥运要来了,他们的话题很快转移到奥运上面。几个人当中,付江最积极,把所有喜欢的比赛都订了票。杨晓一张都没有订,他是属于避孕的,他说,你们最近被上门查过暂住证吗?张小庆被查过,几个戴着红袖章的老头老太上的门,几乎把他的整个身世都询问了一遍,最后还签订了责任保证书,并且,他还发现,晚上下班道路两旁突然空旷了许多,那些麻辣烫烧烤水果摊们统统不见了踪影,空气也好了很多,是他来北京这些年以来最好的时候,他知道,附近的工厂包括河北都被要求停了工,还有,很多网站突然就能访问了。杨晓说,举国奥运,花这么多的钱,我反感。付江说,反感归反感,政府给你提供了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不应该浪费,我喜欢科比。

张小庆也没有订票,他的心情很复杂,他是赞成杨晓说的的,但是,他认为付江说的也有道理。高晨晨他们也订了票,他们中了一张开幕式!88号那天,早早的吃了饭,尽管告诉自己奥运其实和自己的关系不大,但随着时间的临近,心情还是一点点的激动起来,开始放烟花了,电视上映出大脚印,能够亲耳听见烟花的声音,脚印越来越近,张小庆再也克制不住,在阳台上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声音,他一把抓住王晓丽,两个人呼呼的跑下楼,冲小区外跑去,他们碰到了同样的很多年轻人,他们一起聚集在小区门口,远方,那个鸟窝,烟火辉煌,这里,还是只能听见声音,但那么多的人在一起,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内心的激动,有人喊起来:中国万岁!所有人都跟着喊起来:中国万岁!

奥运结束了,张小庆突然就开始考虑另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要不要换工作。老实说,王总金鹏他们对自己都是很不错的,但工作确实不是自己想要的,不想要面子工程,不想做没有价值的软件。杨晓负责的那个房地产项目结束了,王总最初希望公司能够通过这个项目进入房地产行业,但他又一次失望了,张小庆他们很快发现,除去流程,他们差的太多,比如各种专业知识,各种专业术语,他们都不知道,都需要学习,软件是对现实问题的建模,如果对现实问题都没有很好的理解,谈何建模,谈何优化,谈何解决呢?这期间,张小庆还作为售前去了一趟北京交通大学,在那里,他见到一位教授,他们在做一个铁路信号系统,这个系统的核心部分是一个流程引擎,张小庆了解到,这是一个一千万的863项目,一千万的项目最后外包出来几十万做了,真是讽刺,钱都到哪里去了。金鹏说,一千万一般一半要打发审批该项目的各级领导,剩下的,院里还要分点,就没多少了。

最后还是康威帮了张小庆,他给张小庆介绍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在思考加速,这是非常有名的一家外企,对张小庆来说,简直就是如雷贯耳,里面有很多他所崇拜的牛人。于是,在一次openparty上,他们见面了,张小庆也第一次在openparty上分享了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是关于一个失败的项目的,就是张小庆那次失败产品经理的经历,效果很好,在那个朋友的推荐下,张小庆也很快拿到了思考加速的offer,第一次看到月薪过万的offer,张小庆很激动,他第一时间给王晓丽打了电话,说,我们又可以考虑买房了!

posted @ 2011-11-21 00:02 ronghao 阅读(1791) | 评论 (5)编辑 收藏

王晓丽收拾了东西,给高晨晨打了电话,高晨晨来接了她。留下张小庆一个人在房间里空荡荡的呆着,一切都是空荡荡的,衣柜是空荡荡的,房间是空荡荡的,连灯泡也变得空荡荡的起来,张小庆想了半天,最后给张岩打了电话,第一句话是,我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几天,王晓丽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去她公司,去高晨晨那里,她都不在,后来,高晨晨告诉他,王刚要结婚她回家了。第一天晚上张小庆是自己睡的,但睡的心神不宁,一躺下就想起和王晓丽在一起的日子,然后就浮现出那一巴掌,后来几天,张岩叫他去了他家,这个男人见到张小庆的第一句话是,屁大个事,女人都这样,走,吃烧烤去。

张岩过得并不幸福,因为他的女人。张岩最初到北京是在一个大学当保安,年轻人,没事的时候喜欢到处逛,后来就认识了黄英,一个在旁边歌舞厅陪酒的女人,尽管黄英不说但张岩心里也清楚她是做什么的,黄英是个漂亮的女人,岁数也和张岩差不多,她是如此的爱着这个男人,几乎是对张岩百依百顺,挣得钱都给他买了衣服,她白天休息晚上上班,张岩每次回家都能吃到她做好的热呼的饭菜,后来王晓丽过来,张岩也换了工作,黄英就经常带王晓丽出去玩给王晓丽买衣服,有一次过年,她甚至给张岩的父母一人买了一件几千块的皮衣,但即使是这样,即使他们已经同居了好几年,张岩却始终下不了决心娶她,他心里对她的工作一直有着障碍,直到一次过年,黄英突然独自一人找到了他的家,晚上的时候,跪在他的面前,央求他,说自己岁数大了父母一定要自己结婚了要他娶她自己也攒了些钱不再陪酒一起做些小生意,张岩想了好久,最后还是拒绝了她,他过不了那一关,她痛哭着离开了他。后来,又过几年,张岩开始在老家找对象,于是就遇到了他现在的女人李萍,李萍是大专毕业,毕业后一直在县城一个律师事务所里帮忙,和一个律师在一起,但却是个有妇之夫,后来岁数也大了,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律师证也一直没拿到,于是开始想找个人结婚,刚好有人介绍张岩,于是见了一面就来了北京,不到一个月,她就怀了孕,张岩说,打了吧,她说,这不是我第一次打胎,打了就怀不上了,我一定会生下来。张岩没办法,于是就结了婚。张岩不幸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李萍很快发现自己对张岩的判断有错误,她以为张岩在北京工作了快十年,会有些钱,再加上媒人一顿乱吹,于是对这个男人的期望就高过了头,现在,结了婚,她才发现这个对朋友花钱大方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积蓄,每个月的工资也不稳定,她跌落到地上,再接下来的,就是对这个男人的失望和看不起,中专毕业,没什么文化,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喝点酒吹会牛,不懂得生活也不懂得浪漫,总之,这个男人实在是差到了极点,她开始有意无意的在他朋友面前不给他面子,一次去他同事家吃饭,他同事刚刚炒股买了套房子,吃着饭,她突然就说她男人的没本事,旁边人陪着笑说会有的都会有的,她却越说越激动,说,就凭他,我这一辈子都不想了,嫁给他是我最大的失败。大学毕业生觉得自己和中专毕业生在一起亏了,于是,中专毕业生的脸挂不住了,又不好发作,于是跑出去,一个大男人,站在大街上哭着给王晓丽打电话,说,要不是儿子就和她离婚了。

现在,李萍带孩子回了老家,张岩和张小庆坐在马路丫子上吃着烧烤。本来是安慰张小庆的,后来说起女人说起自己,却变成张小庆安慰张岩了。张岩说,没事,你给我舅打个电话,屁大的事,我和你嫂子打架还打110呢。

第一次没有王晓丽在的时候给王刚打电话,张小庆有点紧张,他打了他女儿,他不知道他会怎么样。电话接通了,王刚喝了点酒,他的第一句话是,屁大个事,女人都这样,该收拾时就要收拾。这句话多少出乎张小庆的预料,他对王刚的印象突然就好了起来。一会儿,王刚叫王晓丽接了电话,打她后第一次和她说话,张小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犹豫半天后小心翼翼的问了下天气,王晓丽说了句还可以就挂了电话。

从家回来后王晓丽还是住在高晨晨那儿,每天下班后,张小庆就会去高晨晨的宿舍,王晓丽不开门,张小庆就站在门外央求她原谅他。张小庆想,即使不和好,最起码得让王晓丽接受自己的道歉,自己打她是不对的。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高晨晨还是不理他,这天中午,张小庆在位置上写着代码,突然,他惊讶的发现窗外的大厦门口突然集聚了很多的人,他一开始还没有在意,人很快就多起来,QQ上突然就有很多头像在闪烁,所有人都在发一条消息:地震了!地震了吗?张小庆公司在三楼,他并没有感觉,他开始打开所有的QQ消息,这些发消息的人有的在东北,有的在云南,有的在广东,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缠绕,这是一个大地震!他连忙给家里打了电话,父亲说他刚刚把学生疏散没事,他连忙又给王晓丽打了电话,这次王晓丽接了他的电话,她说她们刚刚疏散下楼没事,他又挨个的给所有认识的人打电话,都没事。再过一会,正式的消息出来了,震中在四川!

晚上的时候,新闻陆续就开始报道了,张小庆在网上看了一会图片,眼泪突然就遏制不住的下来了,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一种从没有过的难受。骑车走在去高晨晨宿舍的路上,一路上,他感觉所有的人都神情难过,连路灯都跟着难过起来,来到门前,一敲门王晓丽就开了门,电视里正在放现场的滚动报道,两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眼睛里都含着眼泪,王晓丽哭着说,地震了,张小庆拍着她的背,说,我知道,我知道,没事了,没事了。

现场情况源源不断的通过电视直播回来,王晓丽和张小庆一起回了家,每天他们都要看很长时间电视,他们都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就是捐款,给红十字会捐款,尽量多捐一些。这天下午,管财务的黄梅突然气呼呼的从办公室里冲出来,大声的说,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啊,到底爱不爱国啊,一些人就捐200块,还有一些人,杨晓,你一份钱都没捐,你还是不是中国人啊?!

张小庆知道杨晓捐了钱,但他捐给了一个民间组织,没有捐给红十字会,杨晓说官方机构根本不能信,他说,你信不信,捐款多少很快就要变成衡量你爱不爱国的标志了,他还说,你看着吧,官方很快就要把坏事变成好事了。张小庆不信,他说,这样的国难,红十字会不会这样的。

杨晓后面说的话很快就变成现实了,电视上,各个晚会都在举办,每个企业每个名人都在捐款,镜头对准最多的是他们捐款的数额,支票背后那些人的脸或喜或悲都变得那么不那么重要和模糊不清了,网上,开始有人制作出各个企业和名人的捐款排行榜。现场报道不见了,对校舍质量追问的帖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各路英雄的宣传,各种表彰也开始了,国难是可以兴邦的。张小庆们终于对电视和各个门户网站感到不耐烦了,他去的是天涯,只有那里还有一些现场的消息,而这些消息也总是不总是能看到的,他们一起嘲笑了郭跳跳,电视和郭跳跳一起让人感到厌恶。

生活还要继续,张小庆进的是刘哥的保险公司的项目,他们遇到了严重的性能问题,系统运行的比在开发机器上还慢。张小庆开始排查问题,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是不是数据库访问太频繁,于是,他把所有操作的数据库语句全部打印出来,一个一个的调优,接下来,他又给频繁访问的数据加上缓存,在公司开发机器上,系统性能几乎是立刻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但在产品环境,系统还是那么慢。问题似乎陷入了僵局,产品环境是IBM小型机,本地开发环境是PC机,本地根本就没有办法模拟产品环境。于是就开始猜,会不会是运行环境的问题,是不是操作系统的问题,是不是数据库的问题,是不是WEB容器的问题。最后,在一个weblogic原有开发人员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发现现场部署的weblogic默认是运行在32位机器上的,与64位机器存在一定的不兼容。通过替换一个IO包,问题得到了解决。替换完毕后,速度立刻提升了30%。保险公司使用的是盗版weblogic如果没有这个私人关系,他们根本就不会得到这个64位下的jar包的。这个问题花了张小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骂了人,妈的,这么大的一个保险公司,中间件、数据库、企业IM竟然全部是盗版,软件在他们眼里就那么一文不值。

性能问题解决后,问题还没完,访问量一上来,系统开始频繁宕机,出现内存泄漏了。继续找问题原因,还是老样子,在本地重现不了内存泄漏,继续把眼睛放到产品环境盗版的数据库和中间件上面,没有技术支持,去搜索各个帖子,一项一项的查看配置参数,终于发现内存泄漏出现在数据库驱动和连接池的一个设置上面,一个缓存选项被系统集成商的实施人员设到了最大,直接导致内存溢出。

项目结束了,尽管王总和金鹏都表扬了他,但张小庆却感到深深的失望,他在想,为什么在这样的大公司里面,还会如此到处用盗版软件,项目总价300万,硬件占了230万,软件才占70,而软件中根本就没有考虑用正版数据库和中间件,而这些硬件,在张小庆眼里,根本就是用不上的,这样的访问量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好的机器。张小庆在想,这个收入排名前列的保险国企尚且如此,其他国企是否也是如此呢。当然,张小庆也是有收获的,第一就是性能调优之前一定要先找出出现问题的瓶颈,而不是想当然的马上进行优化,第一次调优花了一个月时间,其实对代码的调优完全是不必要的;第二是一定要对系统运行的环境配置信息也管理起来,如果可以,测试环境一定要与产品环境一致。不管怎么样,张小庆还是难过,他开始回想起他在科技动力所做过的所有项目,除了第一个一汽丰田项目,其他的都不算成功,新业务平台开发没有取得预期的销售,准确的说只售出一单,那一单幸亏还是客户换领导取消否则还真很难说剩下的都变成内部项目使用了,新工作流开发吧,就根本没有完成就取消了,现在,这个保险项目,又是滥用盗版软件。这不是我想要的,张小庆对自己说,他想能够开发真正产生价值的软件,这个软件被客户真正使用,不是政绩和面子工程,而又获得客户好评。有这样的公司吗,他问自己。

工作上感到失望,和王晓丽的关系似乎也微妙起来。上次因为地震的关系,两个人又生活在了一起,但没多久,谁都能感觉到他们回不到过去了,还是一起吃饭,还是一起骑车回家,还是一起买菜,但两个人多少有些心不在焉,话少了很多,晚上张小庆写自己的代码,王晓丽看自己的电视,王晓丽不再要求张小庆陪自己看电视,王晓丽也不再追问什么时候结婚的事情,张小庆也不想去主动提这件事,两个人似乎都在等一个最后时刻的来临,这个时刻就是当一个人提出分手的这个时候,一个人说,好吧,这样真的很没意思,你看,我们不如分开一段时间吧,另一个人很礼貌的回答,好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之前不说是怕你有想法,你现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于是,两个人礼貌的握手,就此变为朋友。这个时刻什么时候来临呢,谁都不知道,都在等待。

这天张小庆刚到公司打开电脑不久突然就接到了王晓丽的电话,这是这段时间很少出现的事情。这天早上王晓丽去了医院,她去复查身体,和她妈妈一样,她的乳房里有个硬结,不过已经很多年了,一直都没事。刚接通电话就传来王晓丽哽咽的声音,她说,小庆,你快过来,医生说,恶变了,呜呜。

posted @ 2011-11-06 00:14 ronghao 阅读(1939) | 评论 (5)编辑 收藏
     摘要:       事实证明,所谓中小企业联合会就是一个骗子。过完年后光头就再没出现过,他给王总打过一个电话说是今年因为奥运会的缘故人民大会堂的会被取消了,所有的相关开发也就停止了。听张小庆说完这事,张岩大笑起来,说,他和我们就是一路的。张岩是王晓丽的表哥,中专毕业来北京已经快十年了,最开始在某大学做保安,中专读的就是保安专业,还是在河南找关系读的,后来就从事了现在的这一行。...  阅读全文
posted @ 2011-10-19 23:23 ronghao 阅读(1874) | 评论 (4)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共39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Last 
<2021年4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1
2345678

关注工作流和企业业务流程改进。现就职于ThoughtWorks。新浪微博:http://weibo.com/ronghao100

常用链接

留言簿(37)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常去的网站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