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193,  comments - 520,  trackbacks - 0
  置顶随笔
似乎一到年末,就会忙起来。

05年的时候忙着和现在的老婆谈那从来没谈过而导致过分饥渴的恋爱;06年的时候新配置了机器,忙着通关使命召唤和生化危机;07年的时候和张祖良一起翻译AJAX企业级开发,第一次翻译,忙得像黄牛,慢得像蜗牛,在心里祈祷,翻译出来的东西不被骂就好;08年的时候和丁雪峰、总司令又一起翻译Spring攻略,第二次翻译,熟练了一些,但是每一个句子还是要花上很多时间,很多时候还得一个词一个词的确认,翻译对我来说是个苦力活,第一次翻译完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再翻译了,但是Spring攻略确实是一本好书,完全是书本身吸引了我,同样在心里祈祷,不要糟蹋了这本书。09年了,和辛鹏一起完成这本《Head First Process-深入浅出流程》,还是祈祷,千万不要写出垃圾,有时候,我常想,有必要这么辛苦吗?我是一个喜欢意淫的人,经常就把思绪抛到了多年之后,在未来里洋洋自得,于是回来时就有了动力。

我负责该书的第一部分,包括了工作流的控制模式、资源模式、数据控制模式与异常处理模式,包括了对三种流程规范的介绍、对开源工作流的介绍、对jBPM4的分析。辛鹏负责该书的后半部分,他对流程应用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目前他正在杭州实施一个BPM的大项目,其中包括了完整的IBM产品套件,包括了企业集成和ESB。很多人认为工作流只是OA,这其实是一个误区,工作流确实在OA里应用的非常多,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说实话,我对本书也非常的期待,非常期待辛鹏在书中分享他众多的实施经验,他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这点让我钦佩不止,常常想,等我到了30多岁,还会不会有一颗勤奋的心。

家住燕郊,上班在东直门,每天在路上四个小时,挤那传说中的930,时常安慰自己:哥挤的不是930,哥挤的是寂寞。谢谢老婆,尽管还还着房贷存在着心理障碍,但是还是为我在东直门租了个房子,下周起就可以走路上班了,这样也会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完成这本书。

还是那句话:战战兢兢。

十一过完,公司的新项目也开始了,时尚网站。技术栈包括了:OSGI、JCR、REST、渐进式增强。该项目有个巨大的亮点,不是徐昊是我们的技术leader,而是开发人员中一半是女生,这样每天pair的时候就生活在祖国的花园中了。

希望能写些有价值的东西,征得刘江的同意,将会在博客连载部分章节。第一部分连载的将是工作流的资源模式,内容包括前言、基本概念、创建模式、推模式、拉模式、迂回模式、自动开始模式、可见性模式、多资源模式以及最后的小结。限于篇幅,将会分节进行连载。考虑到复制麻烦,将会在开放流程社区连载所有内容,博客会连载概要并提供链接。


posted @ 2009-10-17 23:03 ronghao 阅读(2372) | 评论 (2)编辑 收藏
  2013年8月22日

    对新创项目而言,是idea更重要,还是执行力更重要?在没有用户时,我们该如何冷启动?团队、人、技术、产品、推广和拜春哥,哪一个更重要?到底是什么决定了一个项目的生存或者毁灭?

    来吧,一起书写51daifan的成长史吧。51daifan是一个同事之间分享午餐、特产的公益平台。每天带饭的同学,可以多带几份爱心便当,分享给身边的同事。大家中午一起热饭,一起桌上足球,一起品尝同事带来的爱心便当。让午餐变成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51daifan5月底开始有想法,一周后6月初web版本上线,四周后7月中旬android版本上线,现在,8月初,ios版本即将上线。2个月时间,有过快乐,有过迷茫,也有过痛苦。它到底会不会成功,谁也不知道,这也许就是生活最富有魅力的部分吧。关注我们的微信公共号,一起来品味产品成长中的酸甜苦辣吧:


    一起来品味产品成长中的酸甜苦辣吧,每周一,我们将把51daifan上周所有滋味倾诉在这里:产品的运营数据、开发进度、对产品方向的思考、产品运营遇到的问题和想法。加入我们,一起来决定产品的进程吧,把你的想法告诉我们,我们一起来尝试,不管结果如何,当我们的额头爬满皱纹,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不让它们也爬在心里。

一、产品源起

产品想法缘起每天的午饭:




但是,我们周围还有这样一群人:



于是,我们想:






产品运营&数据

    目前产品上线8周,注册用户160人,app下载用户22人,日活跃用户在25人。有过订饭/带饭行为的用户为62人,订饭数据371人次。

产品运营分为3个阶段:

  1. 6月份中上旬在部门里试用,用户数到达30人,日活跃用户在20人,2人带饭,日均订饭数12
  2. 6月下旬在公司BBS进行了第一次推广,一周内注册用户数达到90人,但带饭人数依旧是2人,拓展新的带饭同事困难(之前假设妹子有时间带饭的路证明是不通的),日均订饭数16
  3. 7月开始转换思路,同时鼓励同事可以分享自己家产的特产,进行了两次自家蜂蜜和蜂王浆的团购,产品推广集中在bbs发帖,人数缓慢增长到160,一位带饭的同事退出(确实是太累了,纯爱心活),为了增加网站粘度,增加了711免费带饭服务,但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没有找到新的带饭同事,目前日均订饭数下降至10

    对当前产品运营来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如何找到更多愿意分享的同事。目前有两种思路:一是降低分享的门槛,例如我们可以分享自己15分钟家常菜的菜谱,通过降低门槛拉动社区的活跃度;二是推广我们的网站,认为没有更多分享同事是因为我们用户数还很少。

    9月份有个大的分享活动是nanana同学家在五常,10月她家新稻米收割,我们会组织一次团购,五常稻花香大米在超市的价格在10元左右是陈米并且一定掺有其他米(这已经是所有大米收购时就有的潜规则),我们初步考虑的价格在7元左右,成本在于物流,真是个大问题,目前考虑是长途车送至四惠客运站,然后再包车拉到公司(可行性还在讨论)。

 

对产品方向的不懈思考

    我始终认为产品大的方向绝对正确,就是基于社交关系的O2O(这里是同事关系)。在这个全国造假、连政府信用都已经破产的当下,冷漠、造假似乎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代名词。我们一定能做点什么,通过基于社交/同事关系的O2O,我们认为一定能重建人们之间的关心和温暖。一方面我们能获得绿色、环保、健康的食品,另一方面,能够拉近同事间的关系。

 

当前开发进度

    目前webandroidios开发全部在同步进行,全部是业余时间开发,代码开源在:https://github.com/ronghao100Android第一个版本已经发布,第二个版本将包含上传图片和消息通知,计划下周发布,ios本周提交审核,计划一周后发布。

 

对这个项目发展你有什么想法,来吧,一起决定它的未来!扫描二维码立刻关注我们的微信公共账号:



 

posted @ 2013-08-22 16:33 ronghao 阅读(1513) | 评论 (0)编辑 收藏
  2012年12月14日

一、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无论是什么样的解决方案,一定要牢记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切不能将解决方案当做问题本身。具体到过程改进,不管是何种方式的改进,它们所要解决的问题永远只有一个:缩短从产品想法到可用软件之间的时间周期。自动化发布正是如此,如果软件发布只做一次,我们说根本不需要自动化,但如果三次以上,那么软件开发的黄金法则DRY就必须遵守,让时间真正用到开发当中去。

 

二、与发布相关的问题

所谓自动化只不过是将原先手工做的工作谦让给机器做,所以自动化之前一定要先清楚与发布相关的问题有哪些,即使不自动化,这些工作也一个也不能少:

  1. 应用程序如何打包? 发布包能否追踪到SVN版本号?
  2. 对目标机器环境有什么样的要求?
  3. 配置信息是否需要根据目标机器信息做出调整?
  4. 应用程序如何安装和启动?
  5. 应用程序启动后如何切流量?
  6. 应用程序如何升级? 旧版本程序数据如何迁移?
  7. 升级过程中和结束后如何切流量?
  8. 应用程序如何卸载?

 

三、我们的方案

李安的少年Pi正在狂刷票房,我们的自动化发布方案也要跟上潮流:Puppet+CI我们的少年Pi

Ø 使用CI自动化打包,追踪每个发布包的SVN版本;

Ø 使用Puppet管理发布包、目标机器环境、应用程序配置信息以及应用程序线上生命周期;

Ø 使用伽利略系统提供应用程序的命名服务和进行流量切换。

现在应用程序的发布需要两步:CI一键打包、puppet指定应用程序版本SVN提交。




 

四、具体方案

具体方案也就是如何解决与发布相关八个问题的过程。

1.         如何安装、升级和卸载应用程序

我们使用操作系统原生包管理系统来安装、升级和卸载应用程序,我们的应用程序打出RPM二进制包。免安装,所有机器自带,绿色的,有机的。

打包:rpm -ba ./team_member-1.spec

安装:rpm –ivh team_ member-2.0.1-48.x86_64.rpm

升级:rpm –U team_ member-2.0.1-49.x86_64.rpm

卸载:rpm –e team_ member-2.0.1-48.x86_64.rpm

程序升级前要停旧版本服务怎么办?旧版本数据要做处理怎么办?RPM已经帮我们料理好这一切,只要写出spec文件,剩下的交给我们。尽情的插入吧:


 

2.         如何管理目标机器环境和应用配置信息

应用程序已经打好rpm包了,但这还不够,应用程序发布到哪台机器上?应用程序对目标机器有什么要求?发布时需要修改哪些配置和参数?实际发布如何执行,难道需要登陆到每台目标机器运行rpm命令吗?

我们使用Puppet来搞定这一切,Puppet是现在应用第一的devops工具,它通过master/agent的工作模式管理机器。我们通过声明来控制我们的机器达到目标状态。同时,所有puppet文件全部在SVN里,所有对机器的修改全部codereview和可审计。

 


如何管理应用程序发布到哪台机器上?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必须将应用程序在线上的生命周期再进行一次封装。


应用程序TeamMember被我们封装成一个puppet module,配置文件和参数被封装在对应templatesfiles里,每次发布前都要修改配置文件和传递不同的参数?out了吧,puppet帮你传参搞定:


Teammember.conf文件内容:


封装完成后的效果是这样的:


最后在管理部署的site.pp文件里声明一下,应用程序TeamMember2146版本就被自动部署到10.128.34.141.test.back.shequ这台机器上了,我们后续的工作也就是维护这个site.pp文件了,所有应用程序的部署信息都在SVN被集中管理起来:


登陆到每台目标机器运行rpm命令?No!现在TeamMember已经被封装,我们修改完毕site.pp并提交后,puppet就自动执行命令了,要不怎么说是自动化呢。(现在puppet默认在agent每半小时同步一次,但同时支持马上触发执行)。

 

3.         如何追踪每次发布的SVN版本号

我们使用CI进行应用程序的打包,将build号作为包命名的一部分:


 

4.         如何在发布过程中切换流量

这是另外一个很大的话题,参见伽利略计划。

 

五、下一步工作

使用CI将环境的自动化部署与自动化测试串联起来,搭建起整个研发流程自动化平台:


 

六、小结

没有银弹,自动化所做的只是将之前手工工作交给计算机完成,需要做的工作一个都不能少,此外,我们还要多做一些封装或脚本工作,但是,当我们需要重复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价值就出现了。我们的目标永远是缩短从产品想法到可用软件之间的时间周期。让时间真正用到开发当中去。

posted @ 2012-12-14 15:54 ronghao 阅读(2494) | 评论 (1)编辑 收藏
  2012年1月29日

张小庆离职了,他想停下来一段时间,他问了王晓丽的意思,出乎他的意料,王晓丽什么都没说就表示了同意。王晓丽能够感觉的到,她的男人正一天一天的沉默下来,这不是以前的他,以前的他,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会谈论他的技术,他的工作,自己也常常埋怨他,除了工作其他什么都不会,这次,他第一次不再说工作,第一次厌恶了工作,想休息一段时间,凭女人的直觉,他肯定是遇到迈不过去的坎了,他是需要停下来了。

张小庆去了亦庄,那里,是他开始的地方,他去了自己曾经住过的鹿圈,已经面目全非,整个村庄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高高的吊塔,正在勤奋的作业,也难怪,这里的房价都2万多了。凉水桥依旧还在,桥下的河水依旧在臭烘烘的流淌,桥上依旧是车水马龙,只不过,那时是上下班的人们,此时则是运送建筑材料的人们。只是不知道,那座桥上,是否依稀还能看见那个当初充满希望年轻人的身影。

张小庆去了亦庄活动中心,在活动中心的台阶上,他仿佛看到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她站在最高的台阶上等张小庆,天气很热,她穿了件白色体恤,下面是一条碎花裙子,露出匀称的小腿,一双高跟凉拖,露出高高的脚倮,她低着头,在台阶上来回踱着步子。那是自己当时多么爱着的一个女人啊!这四周的草地上,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当时,那个年轻的男人这样安慰她: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这就是希望。一晃6年过去了,现在的那个男人是否还记得这句话,是否还有着希望呢?现在这个女人,又在哪里,生活的怎么样呢?她是他记忆中美丽的春天,是他难以忘怀的昨天,她像鲜花一样开放在那里,让他心动。刚开始还偶尔过节互发过短信,后来就再没收到过她的回信。想到这里,张小庆突然就很想给王碧薇发个短信,想了想,他还是发了一条问候短信,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复。于是,张小庆就直接给这个号码拨了电话,如果是个男人,他想,就说打错了。出乎意料,这个号码竟然是空号,这个号码是什么时候开始空号的?不知道。张小庆突然就笑起来,原来自己一直活在自己虚拟的世界里,和王晓丽谈恋爱,给这个号码发消息,强调王晓丽比自己大;换了工作,给这个号码发消息,强调自己挣得多了,结果人家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机了。从活动中心出来,阳光很好,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就有那么一瞬间,特别的想念她,也许就在这一瞬间,她的微笑依然如当初一样,在这川流不息的时光中,依旧神采飞扬。

张小庆去了西钓鱼台,那里,和周扬一起挤过地下室,一起打过1毛钱一把的斗地主。只是,周扬此时已经不在了,那个当过保安、当过送货员、当过烤瓷工也自己创过业的男人,此刻正在老家实现着自己的梦想。张小庆就突然特别想给周扬打个电话,他拿出手机,想起来周扬回家后曾经给自己发过一条短信里面有他的新电话,于是,他开始一条条的将短信从前翻到后,终于还让他给找到了。对周扬,张小庆的心情是复杂的,最开始,自己是感谢他的,周末一有空就会找他打牌一起看球,后来,就有些看不起他,毕竟是没上过学的,处于社会的最底层,送货员,一个月才700块钱,再后来,联系就少了,直到妈妈摔断了腿,这个男人,陪自己一直坐到天亮,突然就特别感动,但后面还是联系少了,即使联系也都是他打过电话来,后来知道他在创业,心里就有些敬意了,最后回家,突然就发现原来他一直都在坚持自己的梦想。

电话接通了,张小庆说,周扬吧,干嘛呢?

还是老样子,周扬说,狗日的,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张小庆说,我在钓鱼台。

周扬沉默了一会儿,现在是上班时间,张小庆现在在钓鱼台,他一定碰到什么问题了,他说,出什么事了?

张小庆想,总不能说自己把希望搞没了吧,于是,说,想你了。

周扬说,听说你要当爹了,具体什么时候?

气氛轻松起来,张小庆说,还有一个月呢。

从钓鱼台回来,穿过一座过街天桥,桥底下是车水马龙,此时此刻,站在这个繁华的街道,张小庆突然一阵慌乱,他找不到未来的方向,前面,一个年轻人正在弹着吉他为他的音乐梦想而歌唱,他是如此的年轻,连嘴角旁的胡须都还是软软的,不知道许多年过后,他是否还在坚持自己曾经的音乐梦想。

王晓丽是在凌晨2点住进医院的,预产期提前了,在此之前,王晓丽的爸妈和张小庆的爸妈都刚到,张小庆一切都是那么的手忙脚乱: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手忙脚乱地冲爸妈喊,爸,那个东西带了没有?妈,那个东西带了没有?手忙脚乱地给出租车打电话,师傅,麻烦您快一点,我老婆要生了!手忙脚乱地给王晓丽穿衣服把她包成一颗大粽子,口罩!帽子!手忙脚乱地在产科走廊里跑,医生,我老婆肚子疼,破水了!

手术在下午1点,王晓丽很紧张,一言不发,父母们都在门外,时间很难熬,一会儿就问下张小庆,几点了。张小庆说,刚过5分钟。王晓丽说,怎么这么慢啊,你手机是不是坏了?张小庆说,没有。王晓丽叹口气,不再说话。张小庆抓住王晓丽的手,里面渗出很多的汗来,他轻轻的揉她的手,突然就体会到了她的紧张,对手术的担心、对小孩的担心。张小庆想,老婆真是辛苦了,怀胎十月,都是自己照顾自己,最开始是先兆性流产,后来4个月腿就开始浮肿,走路十分困难,最后就是整夜整夜的失眠。自己上班很远,每天7点出门,晚上8点半才能回家,她一个人在家,既要上班,下了班又要挺个肚子给我买菜,洗好菜等我回来,中间的无助和委屈又有谁能体会到呢。好几次上班时接到她的电话总是欲言又止,说,我很好。而自己总是很粗心,上班时很少给她打电话,晚上回到家吃饭完刷完碗就快10点,基本上讲个故事很快就独自睡了,留下老婆一个人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老婆却总是说,你快睡吧,不用管我,明天还要那么早上班。想到这里,张小庆的眼圈突然就红了,自己欠王晓丽的实在是太多了。张小庆突然又想起了和王晓丽相处的整个过程,最开始多少是因为王碧薇的原因才和她相处的,王碧薇拒绝自己的原因是她比自己大,那么自己就偏要找个比自己大的女朋友,后来就渐渐发现她的好来,上进,节俭,虽然每次在她的父母和弟弟面前都要展现出一种城市的优越感来,但她是爱他们的,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也曾困惑过她的家庭,但有时候就是这样,等待时间的过程中,一切都会发生变化。

王晓丽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有几个凳子,张小庆刚开始还能坐会,过了几分钟,就坐不住了,不停的在手术室门口踱步,不断的看表,时而将耳朵凑到门上听里面的动静,有好几次,都好像听见小孩的哭声,还有一次,把从里面出来的一个护士吓了一大跳,他心情非常的复杂,各种情绪搓揉在一起,一会是紧张、搓手,一会又是担心,一会又在想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如果是女孩的话,一定要像她妈妈,有一双大眼睛,要给她扎非常漂亮的小辫,恩,学生头也不错,穿漂亮的小衣服、小裙子,每天上班的时候和她挥手说再见听话,下班进门的时候亲她一口说爸爸回来了,哈,女孩真好,想到这里他不禁轻轻笑出来了。可是,女孩也有不好的地方,不放心啊,特别是未来谈恋爱,那么多坏人,如果被骗了怎么办,真是让人担心啊,想到这里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还是男孩好,放心,只会骗别人,不会吃亏,恩,男孩好,可是,男孩容易学坏,学坏了就麻烦了,抽烟喝酒上网,真是纠结。正想着,走廊里一位父亲扶着走过来一个小小的儿子,挪着小小的步子,嘟哝着小小的小嘴,在空中摇摆着小小的小手。张小庆不禁想,什么时候我的小孩也这么大啊,走到哪儿,他都在后面用小小的手抓住我的衣角,做我的跟屁虫,看着喜欢极了,随时就可以亲上一口,抱上一会儿,他甚至能够想到儿子被胡须扎着痒痒的样子,一定是左晃右晃,嘻嘻笑个不停,真好啊。恩,生两个就更好了,一男一女,一定要说服王晓丽再生一个。正乱糟糟的想着,门突然开了,护士说,谁是王晓丽的家属?张小庆一着急,大声说,到!护士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说,男孩,6斤2两,14点01分生的,健康。张小庆仔细的看他的儿子,小家伙脸蛋红红的,眼睛还没有太睁开,微微皱着眉头,似乎对这个世界不太满意,额头上都是皱纹,像个小老头。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瞬间就将他的心脏充满了,涨着他生疼,他想,我的整个世界就是他的了。护士小声对他说,恭喜啊,最近都是女孩。这句话加剧了张小庆的幸福,他似乎感到自己飘到了空中,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后来回病房他才知道其实最近全是男孩。岳父抱过小孩回病房,看得出他对小子非常满意,走路都踏着调子,看着儿子离开,张小庆的心突然又重新抓紧开来,那是为王晓丽担心,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是否一切顺利。继续等待,这会心里全是王晓丽,一定很疼,会不会大出血,会不会有意外这么长时间,心情越想越糟糕,越糟糕越往坏处想,期间有工人送仪器走进手术室没穿消毒衣,不禁狠狠的咒骂:这卫生水平也太他妈差了吧!终于把王晓丽等出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都有点语无伦次,老婆,我爱你,你是我们家的大功臣。王晓丽笑了一下,清晰的从嘴里挤出一个字:屁!然后质问,你什么时候上班?!

王晓丽躺在大床上,儿子躺在小床里,一个说困了要睡会,一个一直在酣睡,一个身上挂满了管,一个蜷着小腿保持了出生之前的状态,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崭新的,张小庆突然就找回了曾经的动力,他不再是一个人的奋斗了,他有了儿子,要为儿子奋斗了。

出院回到家,给儿子洗完尿片,张小庆重新坐在了电脑前面,他打开电脑,打开熟悉的编辑器,写下一段代码,他重新体会到编写代码的快感,他是爱代码的。他想到杨晓常说的话,编码量,编码量,自己离10万行代码还差得很远,怎么就说到头了呢。他又想到自己对这个社会的抱怨,为什么抱怨,实际是缺少希望和信心啊,人什么时候都不能没有希望和信心,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这就是希望。

全文完,谢谢观赏!

posted @ 2012-01-29 22:36 ronghao 阅读(2650) | 评论 (8)编辑 收藏

给张小庆打完电话,周扬走到窗边,看着外边的天渐渐黑透,路上的路灯都亮起来,汽车开始排成长龙,红色的尾灯连起很远,年前的最后一天,下班时间,照例是堵车,旁边,行李已经打好,很简单,就是一个背包,那年他刚到北京时的那个背包,落寞的偎依在那里。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快十年的城市了,奇怪,竟然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回忆这个东西,总是在离开的时候涌现出来。周扬突然就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他不耐烦的给自己点燃一支烟,烟却也跟着烦躁起来。

去年的这个时候,张雨拽周扬参加了她们公司的年会,那是一个大学的体育馆,周扬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偌大的体育馆里挤满了人,现场嘈杂而又热烈。张雨一开始并没有和周扬坐在一起,当主持人报到第三个节目时,张雨她们出场了,年轻的姑娘们穿着漂亮的裙子,露出平坦而细腻的腰身,露出修长而青春的大腿,在场上健康的舞蹈,全场的气氛立刻就随着舞动着的腰身高潮了,那些搞程序的内向男人们,从座位上站起来,吹起口哨,面红耳赤,尖叫外向起来。周扬旁边的两个男生热烈的议论,那个穿红裙子的是谁啊,有没有男朋友啊?!周扬知道他们议论的是谁,他们议论的是张雨,她是这个节目的领舞,现场的大屏幕上,张雨那俏丽的身段一次次在捕获着所有人的眼睛,活泼而健康,简单而热烈,无数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此时此刻,这个地方,舞台无疑是属于她的,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热烈的灯光下,周扬却沉默了,他沉默的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旁边大屏幕旁边的一个小屏幕,那里,程序员们现场互动的短信和微博一条条的刷新出来,他看到了急求红裙妹妹电话号码,他看到了张雨我爱你,他看到了张雨嫁给我吧,他终于明白,张雨经常说的一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舞台上这个光芒四射的女孩子,她的舞台是在这座城市的,她的梦想就是融入这座城市,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现在,她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她开始化些淡妆,买一些东西时开始去大的商场,开始议论正在或将要上映的电影们,开始上微博,开始说话偶尔会带一两个英文单词,甚至,有一次,她对周扬说,我们一起努力在北京买个房吧。

五月的一天,周扬回了趟家,他订亲了。每次打电话,周实总要隐隐表达出对儿子终身大事的担忧,对于这件事,周扬总是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说我的事不用你管,这次,周扬竟然突然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帮自己找个对象,周实是知道周扬在北京有个女朋友的,但他也不敢去细问,周扬叹口气,说,找个性格和你一样的。

姑娘是周实他朋友的女儿,比他小四岁,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个姑娘,周扬心里就猛然跳动了一下,姑娘的话不多,很安静。

周扬说,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的脸微微涨红了,低声说,我叫张静。

周扬说,你有什么爱好吗?

张静摇摇头,脸又红了,说,没什么爱好。

张静中专毕业,毕业后就在市棉纺厂做工,指头细长细长的。见过几次面,周扬问了姑娘的意思,就提了亲,把姑娘带到了北京。其实和张静定亲还有另外一层意思,2月份的时候,周扬和两个人出来单干了,他们在石景山租了一处平房,周扬负责找客户和送货,那两个人负责做牙齿,很快,那两个人做牙齿的速度就跟不上周扬的速度了,要找人,周扬他们刚起步,没有注册公司,什么都不正规,客户也只对私人诊所,工资不可能很高,所以找人就很难,于是,一有时间,周扬也自己做牙齿,终于一天,一连做坏了好几颗牙齿,吹灭了酒精灯,周扬突然就想,做牙齿是个细致活,自己还是需要有个女人来帮忙的,又想到明年要回家自己干,这个女人就很重要了。现在,这个女人就是张静。

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张雨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

周扬躲开张雨幽怨的眼睛,慢慢的说,我们不合适。

周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张雨加重了语气,眼泪快要顺着眼眶流出来,她努力使它噙在眼眶里,说,为什么?

这次,周扬决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他盯住张雨的眼睛,说,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不觉得吗?你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这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但,我们的想法是不同的,你是属于这座城市的,你懂吗,你是属于这里的,这里有你喜欢的一切,商场、电影、街道、写字楼、周围的人们,你喜欢它们,因为你就是它们中间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就是你想要的。而我,注定是要回去的,尽管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这里,从来没有,这座城市太大,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奔波在路上,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孤单、奔命,连吃个饭都在赶时间,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地方是什么,不是商场,不是KTV,也不是马路,是快餐店,我不喜欢快餐,我喜欢小时候,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一屋子的人,所有人一起吃饭,说话,大笑,很简单,这是我想要的。我爸打工砸断了脚,我不想过后很久才知道,我不想,我不想只是问两句然后寄点钱回去,钱是个什么东西,面子、地位还是女人,它其实什么都不是,它能补偿什么吗,它其实什么都不能补偿,很多年之后,当我们老去,我不想自己能谈的只剩下一点钱了。

眼泪,终于遏制不住的流下来,张雨说,我终于明白了,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有想法的女人,只是这样。那么多的日日夜夜,那么多的白天和晚上,在你这里,只是有想法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我就那么的不堪吗?!我就那么的不女人吗?!

周扬想起来,那些日子,每天上完夜班,张雨都会为自己煲上热粥,去东莞的日子里,又是谁一天天的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在落寞的夜晚里突然有了牵挂,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酸,过去的一幕一幕如放电影一样一张一张的绽放出来,只是,这电影胶片现在是黑白的。

张雨说,你说我喜欢这座城市,是的,我是喜欢这里,这里的街道,这里的楼房,这里的人们,为什么,因为公平,在这里,你想要什么,如果你去奋斗,只要你努力,你就会得到,这里是自由的,没有人束缚着你,没有人强迫你嫁人,也没有人强迫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一切都是你自己做主,你的命运取决你自己。我真的喜欢这里的街道吗,街道不过就是一走路的地儿,我真的喜欢这里的商场吗,商场不过就是一买东西的地儿,我真的喜欢这里的写字楼吗,写字楼不过就是一工作的地儿,这些不过都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可以改变的,但我真正喜欢的其实是这里的生活态度,公平、自由,只要你足够努力,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你,就是我最想得到的。

有那么一瞬间,周扬很想一把抱住眼前这个可伶的女人,对她说,跟我走吧,但他克制住了自己,不能这样,他对自己说,不能这样,这样对她太不公平,她为了今天已经付出了太多,这里有她的梦想,有她的未来,自己这么做就太自私了,虽然爱情看上去是个神奇的东西,但一旦和牺牲联系起来,就一定没有好的结局。

张雨抽搐着她那好看的小鼻子,说,你要回家和我商量过吗,你怎么就断定我不会和你一起回去呢,我现在就告诉你,年底我要和你一起回家,我决定了,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周扬等了一会,等张雨的情绪稍微平静,然后一字一句的说,我订婚了。

半晌,张雨才反应过来,她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很久,才故作轻松的说,这不可能,你骗我,我怎么不知道!

周扬冷冷的说,她叫张静,就在厂里,你要不要见见?

张雨语言中开始慌张,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长的好看吗,她很年轻吗?

周扬说,比你好看,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样子。

张雨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一个女人,不管她是否年轻,也不管她是否有钱,最打击她的永远只有一样,那就是相貌。周扬突然就有些慌张,他从来就没见过张雨这个样子过,心里一痛就向前走了一步,张雨却尖叫起来,不要碰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对自己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周扬想去追张雨,却站在那里迈不开步子,泪水,突然就流了下来,张雨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一眨眼,就那么看不见了。就这样吧,周扬对自己说。

接下来的日子,忙碌而又漫长,工商注册,开通银行账户,开通电话,联系会计公司,开始去医院联系客户,周扬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拼命忙起来,只有这样,他才会忘记她,有点时间,他就把他的好全部倾泻在张静的身上,他带她去商场买很贵的衣服,他带她去看电影,他带她去各个景点吃各种东西,而这些,从前都是张雨拽着他去的,他从未主动过。

快到年底,周扬给两个兄弟说了要回家的事,两个兄弟都很震惊,公司第一年收入很不错,已经进入正轨,现在也有十个人了,他们说每个人都匀出些股份给周扬他在里面占大头,周扬笑笑说还不如多给我些钱吧。接着,周扬把他的决定告诉了周实,周实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你想好了?

周扬说,从第一天起就想好了。

放下电话,周实的心情是复杂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这代人就那么老去了,人一老,什么荣誉,什么地位,什么金钱,突然就看得淡了,即使看不开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李秀也不再向以前那样说他,疾病慢慢开始找上他们。郭树得了癌症,之前他在市里提到了局长,儿子大学毕业也安排到了市里,每到逢年过节,他家里总是人满为患,人们都觉得他混的好,但是突然查出病,家里就不再有一个人去探望,反倒是周实,他去医院看了郭树,郭树拉住他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人,不就这么一回事吗,年轻时总要争个位置争个面子拼命往上爬,很多年过去,重新看这些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同样,对于周扬这些人,家里人总觉得在外边混的好的人才有出息,当然,有关系在市里做公务员的除外,于是,每到过年,那些平时难得一见的中年男人们,拉着老婆和小孩,开着各式各样的小汽车拥挤在家乡的泥巴地上,他们把喇叭按的清响,把家里的小楼盖得老高,他们那是在说,看,我在外边混得很好哩。其实,对每个人来说,冷暖自知,又有谁知道他们在外边的辛酸呢。现在,周扬要回来了,他是怎么想的呢,他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吗?

走在站台上,周扬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的心跳动加快起来,他明白,这段时间一直在烦躁什么了,电话是张雨打来的,上次分手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现在,她却突然打过电话来。她在哪里?她为什么打这个电话?

周扬说,喂。

手机里传来张雨气喘嘘嘘的声音,你们在哪节车厢?

周扬说,你在哪儿?

张雨说,不用问了,我看见你了!

不远处,一个围着红围巾的年轻女人迎面跑过来,正是张雨。于是,在一个年轻的午后,北京西站的站台上,张雨、周扬和张静三个人见面了。张雨看见张静了,她长大了嘴巴,周扬说他最喜欢那个样子的张静,竟然,竟然,和自己长得那么的像,而对面的张静,也同样长大了嘴巴,两个女人突然就都明白周扬的心思了。

张雨和张静打过招呼,说,我想和周扬单独说一句话,可以吗?

张静看看周扬,她看到周扬点点头,于是说你们聊然后就先上了火车。

张雨幽幽的说,要走了也不打声招呼吗?

周扬说,时间太紧了,没来得及。

张雨说,再抱我一次可以吗?

周扬摇摇头,说,不好。

张雨笑起来,她笑起来依旧是那么好看,她说,想起来了,你已经是个有家的男人了。

周扬点点头,也笑起来。

张雨说,好吧,我其实来就想给你说一句话,这句话就是,谢谢!

周扬说,也谢谢你!

好,张雨伸出手,说,再见!

周扬说,再见!

posted @ 2012-01-29 22:35 ronghao 阅读(2290) | 评论 (3)编辑 收藏
  2012年1月12日

 四月的一天,张小庆和王晓丽去了北航旁边的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到这种地方去,让张小庆觉得很尴尬。三个月了,王晓丽没有怀孕,这让她很着急,她说,我都30了,再不生就很难生了。张芳也很着急,她找了村里一个据说对不孕症最擅长的小学还没毕业的土医生,那个医生说是有祖传的偏方,于是,王晓丽喝了三天从老家寄来的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的草药,又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于是,王晓丽最后还是决定带上他的男人去西医院检查。早上京通快速特别的堵,这说明又开会了,王晓丽很着急怕挂不上号,张小庆却是一脸轻松,他安慰王晓丽,这种地方,没多少人去,随去随看。从地铁口出来,眼前的场面却让张小庆大吃一惊,生殖中心排队的人竟然都排到北航门口去了,不得已,北航的保安都出来了维持次序。

       靠,这是怎么了?张小庆问自己,他突然想起来,每次走在路上,包括在药店里,在电线杆上,到处都是各种中药壮阳的广告,他以前从来没有在意过,这次,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在这个国度,男人大部分都是阳痿。

       11点的时候,张小庆排上了号,下午的号。医生都没等张小庆把情况说完就已经开出了检查单,交完钱,在厕所门前,男人们继续排队,三个坑,竟然还有一个坏了,所有的男人都面无表情不说话,一个出来一个进去,竟然没人插队,在这种地方,唯一有成就感男人只能是那些医生。终于轮到张小庆了,就在他准备进去时,突然有护士说了声检验科下班了不再收标本。张小庆张大了嘴巴,从早上排队到现在,怎么说下班就下班了?他去找护士,护士根本就爱理不理他,想到下次还要多来一次,张小庆的头都大了,这边,王晓丽刚从诊室出来,她带着笑容,说,我没事,你呢?张小庆说,我好像还要再来一次。

       后来,张小庆交过钱的化验单就成了废纸,当他准备再去北航时,王晓丽怀孕了。王晓丽让他去退钱,他却不愿意去,那种地方,太压抑。王晓丽怀孕后的反应很大,腿很快就肿了,不想吃东西。这天上班的时候,张小庆突然接到王晓丽的电话,说是流血了,赶紧请了假,去王晓丽公司接了她去医院,医生说是先兆性流产,不能上班必须休息。两个人商量了很久,王晓丽的公司在北京,每天上班都需要4个小时,怀孕了,不能去工地,接不了活,基本工资就800块钱,930上不会有人让座,人太辛苦,最后,他们决定王晓丽不上班了就在家休息。张小庆的生活就此发生了变化,每天早上6点半的时候,张小庆起床了,他先是给王晓丽做上早饭,然后洗漱,7点半的时候,他出门去挤930,9点半到达公司,晚上6点半下班,稍稍耽误一下,7点钟出发,8点半到家,王晓丽已经把菜摘好,然后开始做晚饭,吃完陪王晓丽看会电视就10点,然后洗碗和洗漱,11点,他的一天就结束了。最开始的时候,张小庆还在930上站着看会书,但他很快发现,他最想做的事其实是能有个座睡会,周末的时候,他还想打开电脑写会程序,但这也变得不再现实,一天,王晓丽突然大声的对张小庆发了脾气,把电脑关上!你什么时候完整陪过我一天的?!张小庆理解王晓丽,怀孕了,一个人在家,日子很难过,王刚刚生了小孩,岳父母过不来,这边,妈妈的腿还需要拐杖,本身就需要照顾,父亲还有几个月才能退休。于是,张小庆不再看书,除了工作,也不再写程序,每天,他感到最幸福的时候就是和王晓丽一起看会电视,他突然发现,很久不看电视,那些电视剧还是有些看头的。

       这天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项目经理突然说了句:我们公司工资是不高,但是对于混日子的人来说是够了。

       张小庆的心突然就被刺疼了,他知道经理在说谁,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在自己面前说过类似的话,他是在说自己。老实说,这也不能怪经理,项目中间换了技术方案,每个人都分配了工作之外的学习任务,进度很紧张,但是自己却总是不能抽出时间来学习,好几次,他都把经理分配的课外作业给忘记了。

       经理终于单独找了张小庆,他说,我觉得,你不适合做技术。气氛有些压抑,有那么一瞬间,张小庆感到自己被深深侮辱了,奇怪,他突然想起了秦涛,想起来自己当时当着所有人的面批评他选择的技术方案,他当时的感受一定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吧,这难道就是报应,你相信因果循环么?

       和经理谈完话,张小庆想着自己也许是应该做点什么了,但转念一想,他的内心突然就阴暗起来了,你不过就是一个项目经理,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算什么呢,我就这样了,你也没有权利解雇我,大不了涨不了工资而已,我怕什么呢,是啊,我怕什么呢。这么想着,他的情绪就激动起来,我拿着8小时的工资,我就干8小时的活,谁他妈规定8小时以外还要做和工作相关的事呢。再过一会,发泄完了,他又想,这其实还是自己的问题的,做任何工作,要想做好,都是要不断学习和思考的,现在的自己,真的很差劲,换成我是经理的话,也会很不痛快的,但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有什么办法呢?为什么自己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呢?为什么呢?他问自己,他找不到答案。突然,他想起来,自己刚写博客的时候,对什么问题都喜欢刨根问底,有个评论是这么说的,你用的很仔细,我以前和你有得一比,但是现在我30了,没时间那样学习,即时有也懒得学了,真羡慕你。原来是这样!张小庆突然觉得自己就找到答案了,这个答案就是自己快30了!因为30,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个答案很合理,30岁了,结婚了,有家庭了,日子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上有老下有小,要考虑的事情多了,所以,就中年危机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期间张小庆尝试着改变了几次,但最后都失败了。他终于变成一个顾家的中年男人了,买菜、做饭、陪老婆、逛超市、看电视、挤车睡觉,他开始变得心安理得,变得懒懒散散了,他忘记自己曾经的梦想了,他只是看着日子是日历上的一个个数字,翻过去就过去了,没有惊喜也没有期望了。只有一件事是一个例外,这件事就是他买房了,10年底的房价再一次瓶颈了,他在燕郊买了一套70平米的两居室,7000一平米,首付了20万,20万,如果放在几年前对他绝对是个大数目,但是随着通货膨胀,这钱怎么看都不值钱了。房子12年下来,交完首付,按道理说他应该高兴才是,毕竟这是他和王晓丽好几年奋斗的目标,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对他来说,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没有兴奋也没有激动,他甚至问了自己,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自己来到北京,目标就是一套房子?这是自己想要的吗?也许是吧,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高兴呢?为什么呢?也许,这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是的,这不是我想要的!那么,我想要的是什么呢?他再一次找不到答案了。一旁的王晓丽则显得非常兴奋,她说,我们终于有自己的房子了,完全靠我们自己挣出来的房子!小庆,你高兴吗?!

       张小庆没有正面回答,他陷入30的慌乱中去了,他只是默默点点头。

      王晓丽继续说,小庆,这里是河北,我们一定要在北京买套房子,你同意吗?!

      张小庆还是只是默默点点头。王晓丽太兴奋了,她甚至没有留意到张小庆的情绪。

     年前的最后一天,很意外,张小庆接到了周扬的电话,周扬说,兄弟,最近咋样?

     张小庆说,还好,你呢?

     周扬说,我要回家了,不来了。

posted @ 2012-01-12 23:36 ronghao 阅读(2294) | 评论 (5)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  下一页
<2017年10月>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关注工作流和企业业务流程改进。现就职于ThoughtWorks。新浪微博:http://weibo.com/ronghao100

常用链接

留言簿(37)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常去的网站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