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193,  comments - 520,  trackbacks - 0

给张小庆打完电话,周扬走到窗边,看着外边的天渐渐黑透,路上的路灯都亮起来,汽车开始排成长龙,红色的尾灯连起很远,年前的最后一天,下班时间,照例是堵车,旁边,行李已经打好,很简单,就是一个背包,那年他刚到北京时的那个背包,落寞的偎依在那里。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快十年的城市了,奇怪,竟然有一种怀念的感觉,回忆这个东西,总是在离开的时候涌现出来。周扬突然就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他不耐烦的给自己点燃一支烟,烟却也跟着烦躁起来。

去年的这个时候,张雨拽周扬参加了她们公司的年会,那是一个大学的体育馆,周扬第一次去这种地方,偌大的体育馆里挤满了人,现场嘈杂而又热烈。张雨一开始并没有和周扬坐在一起,当主持人报到第三个节目时,张雨她们出场了,年轻的姑娘们穿着漂亮的裙子,露出平坦而细腻的腰身,露出修长而青春的大腿,在场上健康的舞蹈,全场的气氛立刻就随着舞动着的腰身高潮了,那些搞程序的内向男人们,从座位上站起来,吹起口哨,面红耳赤,尖叫外向起来。周扬旁边的两个男生热烈的议论,那个穿红裙子的是谁啊,有没有男朋友啊?!周扬知道他们议论的是谁,他们议论的是张雨,她是这个节目的领舞,现场的大屏幕上,张雨那俏丽的身段一次次在捕获着所有人的眼睛,活泼而健康,简单而热烈,无数的灯光打在她的身上,此时此刻,这个地方,舞台无疑是属于她的,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热烈的灯光下,周扬却沉默了,他沉默的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旁边大屏幕旁边的一个小屏幕,那里,程序员们现场互动的短信和微博一条条的刷新出来,他看到了急求红裙妹妹电话号码,他看到了张雨我爱你,他看到了张雨嫁给我吧,他终于明白,张雨经常说的一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舞台上这个光芒四射的女孩子,她的舞台是在这座城市的,她的梦想就是融入这座城市,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现在,她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她开始化些淡妆,买一些东西时开始去大的商场,开始议论正在或将要上映的电影们,开始上微博,开始说话偶尔会带一两个英文单词,甚至,有一次,她对周扬说,我们一起努力在北京买个房吧。

五月的一天,周扬回了趟家,他订亲了。每次打电话,周实总要隐隐表达出对儿子终身大事的担忧,对于这件事,周扬总是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说我的事不用你管,这次,周扬竟然突然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帮自己找个对象,周实是知道周扬在北京有个女朋友的,但他也不敢去细问,周扬叹口气,说,找个性格和你一样的。

姑娘是周实他朋友的女儿,比他小四岁,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个姑娘,周扬心里就猛然跳动了一下,姑娘的话不多,很安静。

周扬说,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的脸微微涨红了,低声说,我叫张静。

周扬说,你有什么爱好吗?

张静摇摇头,脸又红了,说,没什么爱好。

张静中专毕业,毕业后就在市棉纺厂做工,指头细长细长的。见过几次面,周扬问了姑娘的意思,就提了亲,把姑娘带到了北京。其实和张静定亲还有另外一层意思,2月份的时候,周扬和两个人出来单干了,他们在石景山租了一处平房,周扬负责找客户和送货,那两个人负责做牙齿,很快,那两个人做牙齿的速度就跟不上周扬的速度了,要找人,周扬他们刚起步,没有注册公司,什么都不正规,客户也只对私人诊所,工资不可能很高,所以找人就很难,于是,一有时间,周扬也自己做牙齿,终于一天,一连做坏了好几颗牙齿,吹灭了酒精灯,周扬突然就想,做牙齿是个细致活,自己还是需要有个女人来帮忙的,又想到明年要回家自己干,这个女人就很重要了。现在,这个女人就是张静。

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张雨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

周扬躲开张雨幽怨的眼睛,慢慢的说,我们不合适。

周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张雨加重了语气,眼泪快要顺着眼眶流出来,她努力使它噙在眼眶里,说,为什么?

这次,周扬决定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了,他盯住张雨的眼睛,说,我们真的不合适,你不觉得吗?你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这是我喜欢你的原因,但,我们的想法是不同的,你是属于这座城市的,你懂吗,你是属于这里的,这里有你喜欢的一切,商场、电影、街道、写字楼、周围的人们,你喜欢它们,因为你就是它们中间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就是你想要的。而我,注定是要回去的,尽管在这里生活了十年,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这里,从来没有,这座城市太大,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奔波在路上,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孤单、奔命,连吃个饭都在赶时间,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地方是什么,不是商场,不是KTV,也不是马路,是快餐店,我不喜欢快餐,我喜欢小时候,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一屋子的人,所有人一起吃饭,说话,大笑,很简单,这是我想要的。我爸打工砸断了脚,我不想过后很久才知道,我不想,我不想只是问两句然后寄点钱回去,钱是个什么东西,面子、地位还是女人,它其实什么都不是,它能补偿什么吗,它其实什么都不能补偿,很多年之后,当我们老去,我不想自己能谈的只剩下一点钱了。

眼泪,终于遏制不住的流下来,张雨说,我终于明白了,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有想法的女人,只是这样。那么多的日日夜夜,那么多的白天和晚上,在你这里,只是有想法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我就那么的不堪吗?!我就那么的不女人吗?!

周扬想起来,那些日子,每天上完夜班,张雨都会为自己煲上热粥,去东莞的日子里,又是谁一天天的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在落寞的夜晚里突然有了牵挂,想到这里,他心里一酸,过去的一幕一幕如放电影一样一张一张的绽放出来,只是,这电影胶片现在是黑白的。

张雨说,你说我喜欢这座城市,是的,我是喜欢这里,这里的街道,这里的楼房,这里的人们,为什么,因为公平,在这里,你想要什么,如果你去奋斗,只要你努力,你就会得到,这里是自由的,没有人束缚着你,没有人强迫你嫁人,也没有人强迫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一切都是你自己做主,你的命运取决你自己。我真的喜欢这里的街道吗,街道不过就是一走路的地儿,我真的喜欢这里的商场吗,商场不过就是一买东西的地儿,我真的喜欢这里的写字楼吗,写字楼不过就是一工作的地儿,这些不过都是生活方式,生活方式是可以改变的,但我真正喜欢的其实是这里的生活态度,公平、自由,只要你足够努力,你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你,就是我最想得到的。

有那么一瞬间,周扬很想一把抱住眼前这个可伶的女人,对她说,跟我走吧,但他克制住了自己,不能这样,他对自己说,不能这样,这样对她太不公平,她为了今天已经付出了太多,这里有她的梦想,有她的未来,自己这么做就太自私了,虽然爱情看上去是个神奇的东西,但一旦和牺牲联系起来,就一定没有好的结局。

张雨抽搐着她那好看的小鼻子,说,你要回家和我商量过吗,你怎么就断定我不会和你一起回去呢,我现在就告诉你,年底我要和你一起回家,我决定了,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周扬等了一会,等张雨的情绪稍微平静,然后一字一句的说,我订婚了。

半晌,张雨才反应过来,她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很久,才故作轻松的说,这不可能,你骗我,我怎么不知道!

周扬冷冷的说,她叫张静,就在厂里,你要不要见见?

张雨语言中开始慌张,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长的好看吗,她很年轻吗?

周扬说,比你好看,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样子。

张雨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泪水再一次流了出来,一个女人,不管她是否年轻,也不管她是否有钱,最打击她的永远只有一样,那就是相貌。周扬突然就有些慌张,他从来就没见过张雨这个样子过,心里一痛就向前走了一步,张雨却尖叫起来,不要碰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对自己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周扬想去追张雨,却站在那里迈不开步子,泪水,突然就流了下来,张雨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一眨眼,就那么看不见了。就这样吧,周扬对自己说。

接下来的日子,忙碌而又漫长,工商注册,开通银行账户,开通电话,联系会计公司,开始去医院联系客户,周扬一次又一次的让自己拼命忙起来,只有这样,他才会忘记她,有点时间,他就把他的好全部倾泻在张静的身上,他带她去商场买很贵的衣服,他带她去看电影,他带她去各个景点吃各种东西,而这些,从前都是张雨拽着他去的,他从未主动过。

快到年底,周扬给两个兄弟说了要回家的事,两个兄弟都很震惊,公司第一年收入很不错,已经进入正轨,现在也有十个人了,他们说每个人都匀出些股份给周扬他在里面占大头,周扬笑笑说还不如多给我些钱吧。接着,周扬把他的决定告诉了周实,周实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你想好了?

周扬说,从第一天起就想好了。

放下电话,周实的心情是复杂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这代人就那么老去了,人一老,什么荣誉,什么地位,什么金钱,突然就看得淡了,即使看不开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李秀也不再向以前那样说他,疾病慢慢开始找上他们。郭树得了癌症,之前他在市里提到了局长,儿子大学毕业也安排到了市里,每到逢年过节,他家里总是人满为患,人们都觉得他混的好,但是突然查出病,家里就不再有一个人去探望,反倒是周实,他去医院看了郭树,郭树拉住他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人,不就这么一回事吗,年轻时总要争个位置争个面子拼命往上爬,很多年过去,重新看这些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同样,对于周扬这些人,家里人总觉得在外边混的好的人才有出息,当然,有关系在市里做公务员的除外,于是,每到过年,那些平时难得一见的中年男人们,拉着老婆和小孩,开着各式各样的小汽车拥挤在家乡的泥巴地上,他们把喇叭按的清响,把家里的小楼盖得老高,他们那是在说,看,我在外边混得很好哩。其实,对每个人来说,冷暖自知,又有谁知道他们在外边的辛酸呢。现在,周扬要回来了,他是怎么想的呢,他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吗?

走在站台上,周扬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的心跳动加快起来,他明白,这段时间一直在烦躁什么了,电话是张雨打来的,上次分手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现在,她却突然打过电话来。她在哪里?她为什么打这个电话?

周扬说,喂。

手机里传来张雨气喘嘘嘘的声音,你们在哪节车厢?

周扬说,你在哪儿?

张雨说,不用问了,我看见你了!

不远处,一个围着红围巾的年轻女人迎面跑过来,正是张雨。于是,在一个年轻的午后,北京西站的站台上,张雨、周扬和张静三个人见面了。张雨看见张静了,她长大了嘴巴,周扬说他最喜欢那个样子的张静,竟然,竟然,和自己长得那么的像,而对面的张静,也同样长大了嘴巴,两个女人突然就都明白周扬的心思了。

张雨和张静打过招呼,说,我想和周扬单独说一句话,可以吗?

张静看看周扬,她看到周扬点点头,于是说你们聊然后就先上了火车。

张雨幽幽的说,要走了也不打声招呼吗?

周扬说,时间太紧了,没来得及。

张雨说,再抱我一次可以吗?

周扬摇摇头,说,不好。

张雨笑起来,她笑起来依旧是那么好看,她说,想起来了,你已经是个有家的男人了。

周扬点点头,也笑起来。

张雨说,好吧,我其实来就想给你说一句话,这句话就是,谢谢!

周扬说,也谢谢你!

好,张雨伸出手,说,再见!

周扬说,再见!



http://www.blogjava.net/ronghao 荣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posted on 2012-01-29 22:35 ronghao 阅读(2373) 评论(3)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张小庆,在路上

FeedBack:
# re: 张小庆,在路上(27)-谢谢,再见
2012-01-30 10:54 | tb
不错 一直关注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张小庆,在路上(27)-谢谢,再见
2012-01-31 15:02 | scud
感人啊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张小庆,在路上(27)-谢谢,再见[未登录]
2012-01-31 16:38 | z
fdsafs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12年1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关注工作流和企业业务流程改进。现就职于ThoughtWorks。新浪微博:http://weibo.com/ronghao100

常用链接

留言簿(37)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常去的网站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