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归来

终于到家了,咬咬自己的舌头,活着比什么都强。
昨日清晨,家中7口人加上两位司机师傅,从我家起程,目的地内蒙古多伦县,两辆红旗轿车向北驶去。
这次行程是为了参加姐姐在那里的婚礼,车上成员:我的父母,老姨,老舅,弟弟,马上要出嫁的姐姐,两位非常熟悉的司机师傅,陈大大和李伯以及我,行进路线:北京通州-顺义-昌平-延庆-河北张家口市-张北县-内蒙古太仆寺旗-正蓝旗-多伦县。这是一条绕远的路程,主要是考虑我的母亲身体不好,母亲的身体去往的路上还算不错,而我中途却略有些晕车,午饭是在张北吃的,饭后我的那种晕车感仿佛被那充足的阳光融化,两辆车一路狂飚,至于车速开到了多少我记不清了,我只知道我做的那辆时速120公里,却被被另一辆远远拉下,看不到它的影子。大路很畅通,两侧除了山就是山,车子行驶了大约半小时多,才可能见到一些破旧的房子,很多甚至没有瓦片,宽敞的马路上只有我们两个车在行驶,总给人以特别无助的感觉,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窗外,即便看到那怕是一头牛,心情也会舒畅很多,至少也算看到活物了。每当看到一个略显繁华的城镇,心情无比激动,可算有盼头了,但随即便又驶出了那里,继续在一望无际的大路上前行,时间从我们出发的8:30已然到了大约下午3,4点钟,终于到达了多伦县,这条线路大约500多公里,在准姐夫家人的陪同下,我们入住了当地的宾馆,当然现在不能叫人家准姐夫了,已然举行了婚礼,而且我也收到了改口费的红包,至于到少嘛,保密。
休息大约一个小时,也许还不到,开始了在这里的第一顿饭,姐夫的什么舅舅了,校长了等人一顿热情招待,接着我们回到了宾馆休息,仿佛大家旅途都不是很累,都希望去周围走一走,除了姐姐都到楼下去遛弯了,我的父母和老舅,老姨一起去看为数不多的夜景,两位司机索性就开车去逛了,当然这个县城很小的,听说他们开车20分钟就都逛遍了,我和弟弟去旁边的篮球场玩了会儿,上次打篮球可能还要追溯到大学时代,即便是那会儿,我参与更多的也是足球,刚刚打了几分钟,我突然觉得耳朵特别疼,就去一边休息了,我想自己可能或多或少有些高原反应,途中的几个地方我耳朵听东西只有很小的一点声音,有时甚至喘不过气来,后来得知老爹也在同样的地方有着同样的感受。回到宾馆后,洗过澡,看了会儿电视便睡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住的房间楼上很晚还在折腾,有点像我家的邻居了,真无奈,还有11点半都过去了,居然有服务员不停敲门询问是否我们屋的电视收不到节目,要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刚刚睡着。
今天清晨,起床后一通忙活,洗漱等常规项目且不议,接着是帖喜字,收拾东西,搬东西,司机师傅们还忙着据锁,因为其中一辆车子的保险锁要是被盗了,还好车子没有丢。
紧接着,姐夫率队来接亲了,到了他家,了解到原来当地的风俗习惯和北京原来完全是猴吃麻花-满拧,北京市娘家人护着姑娘不让出门或时下接亲车,而这边则是一群人不让新娘进门,既然到了这边,就全都随你们吧,总归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热热闹闹把亲事办了。
进屋后,先是举行伊斯兰的结婚仪式,什么念喜经,去清真名等这里就略去了,仪式后是在家中吃饭,这是在这里吃得第二顿饭,饭后我们回到宾馆,准备正式婚礼的进行。
休息过后,那边有人来接,准备进行婚礼,举行婚礼的地点离宾馆不到一百米,两辆车同时出发,我们却跟丢了,说起来可笑,500公里都没丢,这100米却......
参加婚礼的人很多,一切节目结束后,新亲被请到楼上,开始第三顿饭,说实在此时肚子真的在没有地方了,只是随便应合的吃了点东西。由于两位师傅明天还有事情,所以计划按定实施,饭后返回北京。
没容片刻耽搁,我们又踏上了返京的路,先由他们这儿的人给我们带一段路,回去我们准备从多伦到河北丰宁,再转北京怀柔,引路人分别后告诉我们:从这条大路一直走,便可到达北京,随后便掉头回去了。
回去时,少了个姐姐,她要多留几天才会回北京,所以两辆车可以各坐4个人,不用再像来时略显拥挤了,这次我们一家三口和司机李伯一车。
一开始路面无比畅通,渐渐的天空飘起了雪花,这两天真正是领略了塞北的雪了,即便是太阳当空照,它想下你也没脾气。慢慢的我们进入到了丘陵路,汽车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还好两位司机师傅都是跑长途的老手了,没什么惊心动魄的感觉。路面也逐渐窄了,也渐渐陡峭了,路面上给少有车,我们一路谈笑风生,目的是怕司机师傅犯困,司机开玩笑的说,这样的路年轻人经常会玩个飘移,因为新手经常使用急刹车,就在说这话没多久,行驶在我们前面不远的一辆小面包车,便腾空而起,屁股朝天的翻倒在路上了,幸好他们是摔在路的里侧,如果摔倒另一次,那边便是深深的悬崖,我们前面的车没有停下来帮助他们,我们也便没有停车,说实在出于人道主义我们应当帮他们把车子翻过来,但出门在外很多事情确实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经过那车时,那车中的几个人正在往出爬,看样子问题不大,我只能说祝他们好运。
经过了很长时间这样的道路,一会儿开到山的高峰,一会儿又驶向平地,大约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的路似乎走到了尽头,前面再也没有路了,只有类似于大门的一个东西,司机们怀疑刚刚经过的路有岔路,回头又开了大约两公里,可确实没有岔路,还好这时有几家农户,好心的朋友告诉我们,从那个洞里钻过去就好了,大巴车都能够通过的,我们进了那个洞,的确,这是个正在新建的隧道,长的望不到头,行驶了大约将近两公里,终于看到了隧道的出口,大家的心情似乎一下子都放松了。接着经过不太多的山路,我们进入到了河北丰宁境内,这段路程是相对轻松的,不用担心湿滑的山路,不用顾虑两侧陡峭的悬崖,车内的气氛非常轻松。行驶大约一个小时,我们要进入最后一个山系,燕山山脉,司机告诉我们,经过这个山,就到怀柔了,离家也就不远了,而且以后的路都是柏油路了,看来这条路的确很近,大家都觉得有盼头了。
加过油后,我们上路了,而事后我们回想,正是这段路程,使得本次行程变成了一次可怕的旅程。
刚开始我们仿佛在平路上前行,但过了大约半小时,不知不觉间我们却已经在山的高峰了,而且真的很高,雪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开始进入盘山路段,就在这时,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事故,司机把车停在了离事发地点很远的地方,我们下车去看情况,还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一辆小轿车被坞住了,不能前行,旁边停着一辆爬不上去的大货车,在司机师傅的帮助下,前面的小轿车起步了,我们也能继续前行了,幸运的是,过了这里路面不再结冰,雪也好象变成了雨,摆在我们面前的路虽不宽敞,但也还算好走,我们不停的超车,前进,时而一长段直线,更是让人心情舒畅,司机师傅说,接下来要走最后一段上路,就能到达怀柔城镇了,车内的人都有了盼头,车中的母亲似乎也抹去了之前有过的紧张。一段山路后,我们到达了这段燕山山脉的最高峰,这里有个平台,就是供人们合影留念的,两辆车都停了下来,大家冒着雨在这里拍照留念,心情很是舒畅,因为马上就是一连串的下坡路,我们离家不远了。
上车后,依旧是不停的急转弯路,就在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更倒霉的是山中阴雨天气仿佛在愚弄山中行驶的车辆,整个山仿佛瞬间被雾笼罩了,夜色降临,天空雨雪,路面湿滑,同时又下起了大雾,道路前方什么也看不到,即便是道路前方十米处,没有车辆愿意行驶在前方,所有车辆瞬间减速,仿佛没有超过而是迈的,任何的不留神,瞬间的马虎,也许就是命送黄泉,模糊看着两边深深的山涧,集中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去关注路况,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心中暗自想着并安慰着车中的人们,我们在起程之前已经念过平安经了,真主会保佑我们的。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就在这种情况,即便车速不快,我们的车还在不停的超车,经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煎熬,我们终于冲出了那死亡般的山路,进入了繁华的都市,开始了快意的奔跑,我们活着出来了,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大约20:40,汽车直接开到老姨的饭馆,大家酒足饭饱后,相继回到了各自的家中,也许这次旅行对于那两位司机师傅,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对于我们这种没出过远门的人来说,真的使我们心有余悸,还好我们活着回来了。这段旅途刻骨铭心,它使我感受到了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人类的伟大,不断地改造着大自然,使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即便有人可能认为这是人类自私的表现,再有感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辛苦,地图上指甲盖大的地域,却让我如此感受着如此的庞大,更何况治理一个国家,愿祖国繁荣昌盛,人们健康生活。坐在电脑前,独自写下以上内容,我感慨万千。
终于到家了,咬咬自己的舌头,活着比什么都强。

附上两张照片:

两位可爱的司机师傅

集体照(无本人,我是摄像师,呵呵)

posted on 2008-03-29 01:01 非凡DZ 阅读(409)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心情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3月>
242526272829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导航

统计

常用链接

留言簿(2)

随笔分类(19)

随笔档案(19)

友情链接

搜索

积分与排名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