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0

单飞

   :: 首页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艾略特(T.S. Eliot)曾经说过:“不成熟的诗人模仿,成熟的诗人剽窃。”尽管这种说法既精炼又形象,但在处理知识产权纠纷时,用处可能不太

大、更重要(也更自相矛盾)的问题出现了。什么才算“原创内容”?莎士比亚(Shakespeare)几乎没有创作过任何情节。他的大多数戏剧都源自史实或广为人知的寓言。《错中错》(The Comedy of Errors)首次公演时被打断过吗?没有。没有人高喊:“嗨,别演了,这只是普劳图斯(Plautus)《孪生兄弟》的改编版。”

我们现在所谓的“文艺复兴(Renaissance)”,在法国文学界还被称作“la Restitution des Lettres”,意即:经典作品的复原或再现。如果拉辛(Racine)选择就欧里庇得斯(Euripedes)的《希波吕托斯》 (Hippolytus)写一个自己的版本——正如他所做的,根本不存在剽窃或文化寄生问题。当时,模仿就是创造,而且是原创。

对于创造性和原创性,我们仍然背负着一种非常浪漫主义的观念。我们想象这样一个孤单的人物:他经历了恍然大悟那个时刻,并从零开始,创造某种全新的东西。

但这种观点完全错了,而且在公司环境毫无帮助。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东西是完全“崭新”的,也很少有东西是单独一个人的工作成果。创新是一种团队活动,每个人都要从外界发生的事情中学习(并模仿)很多东西。

美国加州哈斯商学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亨利??切斯布罗格(Henry Chesbrough)在他的《开放商业模式》(Open Business Models)中表示,商界在自己周围建立来的那种旧式保护壁垒必须推掉。我们需要开放,需要放下包袱。

“产品生命周期的缩短和成本的迅速提高,预示着较为陈旧、封闭的创新模式注定灭亡,”切斯布罗格教授表示,“只有通过接触更多的创意,并将这些创意应用在更新型的产品和服务上,公司才能保持发展速度,并实现经济上可行的创新模式。”

根据“联合+开发”的规划,宝洁公司(P&G)从众多竞争对手那里获得了产品授权或直接加以收购,将这些产品统一以宝洁品牌推向市场。该公司有一个“侦察员”网络专门负责监视新的创意。

我们需要提防怪异、一厢情愿的想法,即指望突然间峰回路转,找到创造性问题的答案。成功的创新通常出现在一个持续、冗长,而且通常平淡无奇的时期末尾,是很费力的工作。

正如英国德蒙特福德大学(De Montfort University)教授詹姆士??沃德海森(James Woudhuysen)喜欢说的那样:“我们这辈子已经听到太多‘跳出框框去思考'的说法了。”他反问道:“首席执行官们什么时候才会去寻求一些更为‘框框内'的思考呢?”

创新还要求对一些“非原创的”理念保持开放心态。艾略特关于剽窃的那句名言还有后文:“差的诗人将别人的弄得更差,好的诗人将别人的弄得更好,或者至少能与之不同。”

莎士比亚似乎理解“原创内容”的不可捉摸之处。在《哈姆雷特》第3幕第2场中,当国王克劳迪亚斯对其侄儿傲慢无礼的回应不以为然时,克劳迪亚斯和悲剧英雄哈姆雷特之间有一段简短但生动的对话。

克劳迪亚斯:“哈姆雷特,这个答案里没有我的东西,它们不是我说的话。”

对此,尊贵的王子回答说:“是的,现在也不是我的话了。”

将莎士比亚这一最著名剧目的结尾改成以下(原创)内容如何:哈姆雷特回到威登堡(Wittenberg),学业有成,成为一位知识产权律师?




posted on 2007-03-19 21:51 单飞 阅读(300)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thinking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