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南方有岛,小岛很小,百里方圆,岛民勤恳朴素,以打鱼为生。
    有一位姓王的渔户打了一天的鱼,网兜里除了一个拇指大小的包裹,再无所获。他深夜回到家门,天上一颗星划空坠落,只听见“哇哇”连声,妻子临盆,生下了一个孩子。取名王威。
    孩子长大,十二三岁,一寸身材,风吹会倒,雨来会飘,什么活也干不了。父母亲便和他说上一句话,也得端在手心上,轻言细语,小心翼翼,否则一个喘息,便让他翻起筋斗,一个喷嚏,要将他打翻在地。
  
    王威整天呆在家中,不是看天,就是望地,沉思有时,冥想有时,只不喜乐。这一日,他在家中角落堆放的破烂渔网处,找见十二年前的那个包裹,一打开,金光照亮他的脸庞,包裹里头有一本书——《大学》,王威翻了一页又一页,一下子看见一个大世界。
    过了几天,王威告别父母,要去京城考进士、中状元。乡下人全不知道考进士要先通过院试、乡试、会试,才能参加殿试。父母想着他来历非凡,并不阻拦。
    王威来到海边,找到了个废弃的洗脸盆,将洗脸盆推入海中,然后跳入洗脸盆之中,乘风破浪,漂洋过海。
    他站在洗脸盆的最高处(即洗脸盆的边上),站在海天之间,指天誓日——若不得功名,便不返家乡。
    这话,顺着风,五湖四海的龙王爷爷都听见,抬起了头,大笑,于是,那一日,骇浪惊涛,湖海翻倒了九千九百九十九艘船只。这话,借着云,三山五岳的土地公公都听见,一起呆了呆,大笑,于是,这一天,山摇地动,大地震塌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间民房。
    众位神仙都在想——两千里,便是以一步一寸的脚步,王威走到胡子白,也未必到得了京城。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王威上了大陆,大陆自与海岛不同,百样稀奇,这里,就不多说了。
    王威捧着书,一路走一路看,看到了倒背如流,到了距离小岛最近的一个小县城,已经一年过去,而京城还在一千九百八十里远。
    王威在官道上停下脚步,一只蝴蝶落在了他的肩膀上,问道:“小相公去哪?”
    “京城。”
    “很远。”
    “知道。”
    “多远?”
    “向北向北再向北。”
    “知道还去,知道什么是远么?”
    王威咬了拇指想了半天,道:“远,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是什么也看不到的地方,所以,一个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到很远的地方去,无非是想看到自己以前所看不到的。”
    蝴蝶点了点头,又扑拉一下翅膀,问道:“怎么去?又为什么去?”
    王威不知道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就回答了第二个,道:“我要全世界的人知道我,知道我读完了《大学》,知道这天下的大道理都在这《大学》里。”
    蝴蝶看着王威,身周起了一团雾,雾散去,便出现了一个樱桃小嘴的二八佳人,她扑哧扑哧的掉着眼泪,道:“小相公这话,说的,倒和我那负心的汉子,真是一模一样了。”当下,她便告诉王威,她的本名叫做韵娘,是云霄驿馆的官妓。有一年,驿馆的门口,倒下了一个病书生,韵娘看到虽在病中,却掩不住风神俊秀儒雅,便养好了他的伤。原来这书生姓雷,字立刚,是个赴京赶考的举子,琴棋书画种种风流勾当,无一不精无一不会。真是前世的冤孽,由不得韵娘不爱上。一年过后,韵娘使尽千般手段,到底说不服雷立刚赶考的心,嗨!这人间的男女情爱哪比得上天地间的真理,更动人心。雷立刚去时说的,正是今日王威的这番话。韵娘只好打点行李盘缠,临行前相期相约,长亭短亭,洒泪而别。韵娘回来之后,才发现自己腹中已经有了雷立刚的孩子,日日倚门眺望,期许着良人早日归来,却不想产子之时,染了风寒,就此一病不起。
    韵娘说到这一处,指着官道之下,道:“我便埋骨于此,指望有一日,良人归来,车过我身,心中知感,也不枉恩爱一场。就这般,五十年便过去,这魂灵是左盼右盼,却不曾想,盼来你这一寸身材的小相公。也罢也罢,我便指点你一条明路,你若到京城,却该替我打听我那良人的消息,回来知会于我。”
    韵娘往王威背上重重吐了一口痰,道:“你看着官道车辆往来,漆有青泥之色,向北而行,便是去京城的驿车,你攀上车轮,用背靠住车辐,三年之内,便可到达京城。”
    韵娘说到这一处,近前摸了摸王威的脸庞,慢慢身消影灭,再不知去向了。
  
    当树上叶子在王威的面前跌落三次,驿车便进了长安城。
    王威打了个喷嚏,就将自己震落到了地面,他还没来得及抬头看长安街景,已经被一只脚踩扁在地上。
    王威整个身子这时候扁的象身边躺着的一枚叶子。
    那踩住王威的人,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翁,整个人趴在地面,一脸惶恐道:“小人迎接的迟。走的太匆忙太匆忙了。”说完,狠狠地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掉了一枚铜钱,就一枚啊!”
    那人说完这话,便把王威合在手心,揣入怀中,又整了整衣冠,施施然离开了。
    那人的府第却在长安的西市,进了门,那人便遣走自己所有的下人,这才把王威放在桌子上,又是三跪九叩。
    王威好奇地问:“你是谁。”
    “小人是雷立刚啊。五十年前,仙人便约我今日在长安西市相见。我是日也盼,月也盼,今日得以再见仙人,虽死无憾。”
    王威想着雷立刚这个名字好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这时,雷立刚已经从怀中掏摸出一面古镜,道:“仙人让我保管的东西,一直都在这里。”
    “这是?”王威疑虑的问道。
    雷立刚看着王威错愕的表情,想着不忙一时,当下安排王威在他的府第住了下来。
    隔了几日,王威在书房读书,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想起来,雷立刚不正是韵娘口中念念不忘的负心汉么,便问将起来。
    雷立刚涕泪纵横,说道:”言语都是空虚,仙人请随我到古镜中一游便知。”
    雷立刚再次从怀中掏摸出那面古镜,吐了口口水,再用袖子拭了拭镜面,镜面便涌出一股水,水上架着一条长长的铁索桥,过了桥,一路亭台楼阁高耸,仙鹤时鸣左右,芭蕉分开红墙,转眼间来到了一个洞口,洞口上书三个大字“游仙窟”。
    雷立刚道:“这便是当日仙人接引我知晓天与地所有奥秘的地方。”
    王威不置可否,“哦”的一声。
    两人进了窟内,又走了良久,穿过春夏秋冬四季,又在洞中的密室喝过一坛“醉死了梦见生酒”。来到了一块大石头之前,雷立刚道:“这便是三生石,按手上去,心中念着谁人,便可见谁人的前世今生。”
    雷立刚说着,便把自己的手按了上去,石上光华四射,两人便看见韵娘在产床辗转苦痛的情形,慢慢地,又看见她身死之后,一灵不昧,化而为蝶,在官道上拦住王威的情形。
    雷立刚看到这里,情难自已,又哽咽了好一会。
    王威忍不住把自己的手也放在三生石上。
    这时候,整个山洞所有声音都失去了,静,很静,静到听见血在骨头里来回散步的声音,然后,奔走、汹涌。于是,王威全身的骨头劈啪作响,响个不停——王威的身子先是一寸一寸的长大,再是一丈一丈的长高。
    五丈十丈百丈千丈万丈。
    最后,王威挤破了游仙窟,挤破了古镜,他一抬头,撞破了天,一动脚趾头,整个长安城就埋入了地下。
    王威叹了口气,想着,我既然踏平了整个长安城,也就不用再考试,再读什么狗屁《大学》了罢。
posted on 2008-05-04 19:06 老妖 阅读(1485)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524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