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妖的博客
现实的中没有几个人能够真为对方去死,甚至山盟海誓很快就会在金钱面前变的微不足道,这才是生活。没有永远的爱,除了你的父母对你,当然也就没有永远的恨,更没有永远的痛,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大师,它会很快抚平你心灵上累累的伤痕。很多年以后你想起来时,那些在你生命中汹涌来往的人群至多是个模糊的影子或者毫无意义的名字
posts - 105,  comments - 171,  trackbacks - 0
中国,皇城。如梦如烟的恭王府前,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他的身后带着一个随从,随从的手中,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包裹。
    王府的门房总管带着倨傲的表情,从他的手中接过拜帖,始而震骇,继而恭顺。这位神秘的客人便是本朝的国师王威么——据说,王威其人有多样异能,他可以同时在两个地方出现;他能让海水温柔下来,并走在其上。他驾驭风,教训雨。当他的耳朵像蜻蜓翅膀一样震动起来的时候,身周所有人都能听见来自四下花木的言语。
    可以想像,这样大有能力的人,在任何时代,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一事,自然带有无尽的威仪。
    王府的门房总管知道,王威之所以来,为的自然是皇上寄居在恭王府的虞美人,整个京师到处都在流传着今上最喜欢的女人,便是这位从朝鲜来的美女,一笑起来眼睛就看不见的美女。同样的,整个京师都在忖测今上为什么不把自己最爱的女人带入宫中,而是留在恭王府。
  
    门房总管带着王威和他的随从穿过反复缠绕、不断生长的回廊,楼阁、假山在这无限的生长的同时仿佛又在不断的消失,就像一根线在一根针的接引下,灵巧的在布面上跳动,从一个花边到另一个花边,当你在正面看到线的时候,针已经到了布面的背面。
    很快的,王威来到了虞美人的寝宫之前。
    寝宫用来自遥远安息国的镜石筑就,有着阿刺伯人设计的巨大的穹形圆顶,接引天光月色,直入无碍。穹顶和房间的每一处镶嵌成千上万片红色、蓝色、褐色、绿色、无色的镜片,只要点上一盏烛火,镜镜生光,片片斗色,象一大块海洋躺在深邃的夜里,天上星,一颗颗掉,掉到海深,又浮上来。
    这座宫殿,名曰“镜宫”。
  
    众所周知,当今皇上并不是多么喜好女色,每次朝会,总是从容和文武大臣、外国使节一起鉴赏四方五服进献的美女,然后,转过头,细声细气地用着温柔的语调嘱咐身周待命的带刀侍卫,侍卫便会上去将今上属意的美女带进密室,闭上眼睛,砍下美女的头颅,盛放在流光四溢的瓷器中,再捧上明堂,传观四众。
    直到虞美人出现的那一天,三年前。    
  
    现在,虞美人整个人躲在一件紫色狐裘之中,不但眼睛,就连脸庞也看不见。她剔着自己的手指甲,一直到她开始剔脚指甲的时候,才看见王威的随从在打开包裹里的包裹——一共打开了十九个包裹之后——显现出一个小木盒子。
    虞美人懒洋洋地在太平椅上,鼻尖扶送的一室燃点着的南洋进贡的沉香。她习惯地闭上眼睛,省心省力地等待盒子打开时宝石夺目璀璨的光芒。
    然而,虞美人很快失望了。
    小木盒子里头,放着的是一枚不起眼的果子,食指指甲大小,枯干破败。
    王威解说道:“此果出自极北极寒之地。深埋亿万年前的玄冰之内,化而为石。现下,只需清泉一脉、黄土一捧,三日添枝,五日加叶,七日开花,恰当月圆之时。”
    虞美人听到这一处,整个人坐直起来,一对眼睛又圆又大。
    王威接着说道:“花开之时,红白斗色,千枝百叶,疏离披散,一室奇香,皇上御驾必将亲临镜宫……”王威还待在说,却见虞美人拈起果子,注目驰心,显然正在悬想花开时候,该是何等奇异情形。
    虞美人道:“你不用多说,说多了,便不惊奇了。下去吧,我也困了。”
    王威退到门口,看着宫女徐徐掩上的宫门,大声道:“到了那一时,花开之时,切切不可用手触摸。”
  
    七日后的傍晚时分,王威和皇上经由密道——皇宫直抵镜宫的密道——来到了镜宫深处,两人站在虞美人的寝室之旁的夹层秘壁之内,透过波光粼粼的玻璃,看到见虞美人起床、更衣、梳妆,举动历历,如在眼前。
    月亮升了起来,照亮一室明晦不定。
    皇上踮着脚跟看了一会,道:“这镜宫,我是三年没来了,这花,也平常,真有你说的那般神奇?”
    王威却有点神思不属,说道:“植物虽然不能移动,但,却可以等待环境的变化,等到最合适的时候重生,植物在这方面的耐心,实是远胜过人了。”
    皇上倒是习惯了这位国师莫测高深的言语,心中此刻只欢喜的想着,自己今后再不会有心疼之疾了。三年前,他自见虞美人的那一面起,坐想行思,身遥心迩,念念在心,一念,他的整颗心便会被自己充充满满的激情而剧烈跳动,然后,脸色渐渐绯红,最后,整个人捂着胸口,软倒在地。
    只是这会,看着虞美人眼儿媚、脚步碎的走向追着月圆慢慢绽放的古时花的这会,一颗心又仿佛不是自己的痛将起来。
    在虞美人伸出兰花一样的手指,触摸花、花瓣、花的枝、花的叶的这一刹那——
    皇上已经痛地扶不住自己的腰,他额头冒汗、大口大口的喘气,问道:“这花,真叫食人花。”
    王威接住皇上慢慢软倒的身子,看见,看见了,眼前的镜片起了一片红雾。
    他知道自己已经用不着回答,是还是不是了。
posted on 2008-05-04 19:04 老妖 阅读(1546)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8年5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常用链接

随笔分类(48)

随笔档案(104)

好友链接

我的豆瓣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208524
  • 排名 - 252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