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 Java, Life, etc

A blog of technology and life.

BlogJava 首页 新随笔 联系 聚合 管理
  30 Posts :: 0 Stories :: 9 Comments :: 0 Trackbacks
看到下面JM们在讨论让老公看生产的过程到底好不好。我想,说来说去,大家描述的实际上都是自己体会的老公的感觉,或者是听来的,看文章看来的,而没有一个人说的是自己亲眼目睹了生产过程后的感觉。

我很想说说我亲眼目睹了朋友剖腹产后的感觉。

我朋友的老公因为在国内被进行背景调查,直到我朋友临产都没过来。所以我朋友生孩子,自始至终都是我一手包办的。

那天,是个星期五。快到下班的时间了,我突然接到朋友的电话,说她宫缩得很厉害,已经被同事送到医院了。医院安排2-3小时后给她剖腹产。(原定一周后 剖。) 问我能不能过去帮帮忙。遇到这种情况,答案当然只有一个:没问题!估计时间还早,于是让老公赶快上医院先替我盯一会儿。我去幼儿园接了小孩,也匆匆赶去医 院了。

到了医院,朋友宫缩得已经很厉害了,正在病床上辗转返侧。一会儿,护士来叫准备去手术。

护士先把朋友推进了手术室。让我在外面等,说里面准备好了就让我进去。就在朋友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合上的一刹那,突然,一种很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责 任感、眷恋感、失落感、担心,甚至是一点恐惧!突然觉得自己肩头被压上了沉重的责任,对母亲的,对孩子的,对整个家庭的。看似薄薄的一扇门,却阻断了我和 里面的交流。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突然心里变得很乱,想到了很多不该想的事。我怕,转眼之间,这样的阻隔会变成了永远。一向坚定、自信、乐观的我,突然觉 得自己是那么孤独,那么渺小,那么柔弱。因为,一旦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我实在无力阻拦!手术室外的过道一个人都没有。里面也是一片寂静。时间似乎是 凝固了。我不知道这5分钟,或是10分钟是怎么流逝的。一切似乎成了真空。直到,大夫来了!是个很和蔼的中国老头。他笑眯眯地对我说:“带上口罩,穿上手 术衣,套上手术鞋。”然后一边往里走,一边回头对我说:“别着急,都准备好了,我们等你。”如奉伦音!我三下两下穿戴好,进了手术室。

朋友已经躺在手术床上了。胸部支着一个帘儿,下面都准备好了。在她的头部旁边,放了一个软凳,是给我坐的。让朋友自己签了字,医生轻轻地对我说:“坐吧, 别紧张,攥住她(我朋友)的手,她会感觉好些。”我依言而办。大夫又问我们俩:“准备好了吗?开始了啊。” 于是手术开始了。

大夫先把肚皮轻轻提起来(上次剖腹产的伤疤处) ,很利落地划开。然后把旧疤切除,继续往深处切。刀口不很大,大概有十几CM。然后,轻轻地按揉腹部,好让胎儿露出来。只几下,医生就从肚子里取出一个胎 儿,但是胎儿却没有声音。大夫很麻利地吸了几下痰,拍了拍,突然间,一声嘹亮的婴啼破晓而出!在此前,我自己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我都没有激动过,心情都是 那么平静。但是在这一瞬间,我却热泪夺眶而出。生命!一个崭新的生命啊!就这样诞生了。如果这世间还有一个词能来形容母亲的生产,那就是“神圣” !

真的!我参加过小学同学的葬礼,中学同学的葬礼,大学同学的葬礼,我的老师的葬礼,亲属的葬礼。我深深知道什么是生命的逝去。但是在看到生命诞生的这一瞬 间,我又一次被深深地震撼了。每次当我看到生命的逝去,我总感觉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奈;而当我看到了生命的诞生,我才真正理解了生命的顽强,和人生的 壮丽!

经历了朋友的生产,只感觉,生产的过程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过程。如果我是一个老公,我一定以我的老婆为荣,爱她,敬她,一生一世!
   
posted on 2005-02-16 11:43 pyguru 阅读(271)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Next Generation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