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

Java

BlogJava 首页 新随笔 联系 聚合 管理
  3 Posts :: 12 Stories :: 7 Comments :: 0 Trackbacks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首词,很多人都烂熟,苏轼的爱,豁达明亮,九曲柔肠,沉重而纯粹,多少年后,梦魂相扰,犹记得她小轩窗下梳妆的样子,深情一片,无语泪零。)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李义山的诗词,向来有着妩媚的壮阔和华美的哀伤,一如这两句,即使无奈,即使情殇,即使迷离,也无法掩盖最沉痛的忧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总是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是一个华美的爱情故事,思念浓烈的如同春日桃花,物是人非的无奈也浓烈的如同风后的残阳,溜走的岁月,看尽了多少这样的人世沧桑啊。)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当那个孤苦的才女凄凉着岁月,蹉跎着年华,浅浅吟出这一行字的时候,是不是,心,已经死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人世间最大的伤心,最伤心的无奈,莫过于此)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只这么一句,便能明白何以那样多的文人雅士都会贪恋上杯中之物了)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相比这一句,就体会到西方那些反战的歌曲是多么无力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率性、坦荡、豁达、从容,无出其右者。)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求不得,爱别离,人生七苦,一句便占了两席。)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有一段时间痴迷于悲剧,许是韩剧看多了,连自己写文章也总是些愁啊苦啊生离啊死别的,语老师扔了这么一段话过来,惊愕的我从此连忙收笔,再也不敢随便把这么一个字提起了)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失去才知道珍惜,却再也回不去了,为这一句爱上纳兰性德,为了这一句,写了很多文章了。离开浙大的时候,文杰在留言本上写了,赌球消的鸡翅香,当时只道是寻常,让我心酸许久,自此后,每次看球都会想起这一句词和那只三元钱的再也买不到的鸡翅。)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陆放翁晚年的诗,首首泣血,这一首尤其让人痛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是这样吧。)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豪气悲壮,大丈夫气概跃然纸上。)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如此豪迈诗歌,难以想象是出自一向以婉约细腻著称的弱质女流笔下。)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武林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一直都觉得这是唐寅一生的悲歌,但是高明在悲而不伤,嬉笑怒骂之中足见赤子之心。)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好好一首刚烈无匹的誓言,活生生被《还珠格格》给糟蹋了。)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惜死,则天下太平,唉……怎么我们还不如古人了呢。)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凤栖梧》
(此类诗词,无人能匹敌柳三变也)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佚名《诗经·邶风·击鼓》(只这一句,成就了多少人的梦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哀是酝酿,伤是释放。元稹也说,未将永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他的词,他的情,多是一种安静的念想,心已在一刹那暗灭,情却要慢慢去消磨)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如果你也曾经为了一个人切骨痛过,那么你就会明白李益的静默,伊人逝后,再也没有了风清月白花下相偎相诉的良辰美景,再也没有了一个属于爱情的良宵。)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沈园里的一花一木一草一水都会生生世世记得,这到死的遗憾。影壁上的两阕词,凄然相对,山长水阔,梦魂杳杳,这堵墙,被哀重的刺压落的斑驳苍苍,犹如那泣血的心)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在爱中,蓦然回首,寻找和等待的人都需要同样的耐心和默契,这坚定太过难得,有谁会用十年的耐心去等待一个人,有谁会在十年之后回头,还能看见等在身后的人?)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爱情是千古的疑难,是上苍留给人世的谜题。元好问没有给出答案,却不得不感谢金庸和他的武侠,让更多的凡夫俗子知道了这两句词,让更多的后人去思索去回答)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写秋思,写游子,写乡愁,没有人可以超过他,没有诗词可以超过这一句。暮色苍茫,瘦马劳顿,潦倒失意的文人站在黄尘慢慢的古道上,让疲惫无羁的灵魂稍稍休息)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在曹操看来,这一句是他求贤若渴的见证,而我更加愿意将它理解为诗经中的本意,一个多情女子碧草春心的孜孜蔓延。)

posted on 2008-08-19 00:26 keer 阅读(249) 评论(0)  编辑  收藏 所属分类: 文摘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