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100  文章 - 50  trackbacks - 0
<2007年4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常用链接

留言簿(3)

随笔分类

随笔档案

文章分类

文章档案

收藏夹

我收藏的一些文章!

搜索

  •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

评论排行榜

      今天晚上有雨。有雨的晚上,不舍得太早就睡去。事实上,近来一直睡得很晚,次日起得就很迟,不吃饭就离家,然后随便去买点什么充饥。
  
  今天晚上有雨。听听雨声,似乎心境会好一点,清净一点,空灵一点。但是,在一个烦躁的情绪下,似乎一时半会找不到感觉。
  
  前几天回到父母在乡村的家。乡村似乎更适合滋养性情。从小在乡村长大,那些院里院外浓荫遮天的树,那湾崖上自生自长的花,那洼地里密密丛丛的及膝的野草,那些春绿秋黄的庄稼,那暮色里月光下收割后浮着水气的原野……
  
  遗憾的是,农家小院不是世外桃源。如果常年在那里,一样有和外界的交往,一样有是非的起止与利益的得失,一样来去着流言和流俗。
  
  所以在多少年后,很多次自问自答:今天,是否愿意再回乡做一个农民?对着自己也只是摇头。横平竖直的城市街道与格子状的单元楼约束了人们的思维,一年到头上班下班来回奔波也疲惫麻木了心性,但是,要我今天去做一个农民,我依然不情愿。几辈子都相邻居住从而互相钳制的父老,在各种权力面前最最无力的地位,甚至,比在城里更加直白的世态炎凉和弱肉强食,这些都是真实的。
  
  仅仅在几十里外,我的故乡已经消失,甚至它从来没有真实地存在过,至于仍有一些东西在记忆中鲜活,到底是来自阅读还是来自故乡,说不上来。记忆中一些美的事物,因为已经失去才显得永恒。
  
  我怀念那些自然的树木,院里院外的梧桐树干挺直高拔,树叶阔大宽厚,风度坦坦荡荡,是树里的君子。
  
  还有槐树,一是国槐,不生虫子,干净,树冠招展横逸,形成巨大的荫凉,雨后的树下生出绿绿的苔藓。逢了时令会开一种白而淡绿的小花,风一吹花蕊零零散散,撒了一地。
  
  还有一种是洋槐,有刺,阳春三月,成穗的槐花暗香浮动,弥漫了院子,弥漫了街道,人们在清芬中出入来回而不觉。
  
  还有那自由自在生长的青草……但是流年风雨,童年的院子,少年时的院子,今天的院子,在不同的时期形成不同的格局,伴随着祖父作古的,是土坯的房屋早已无形,红砖的院墙年年圈闭着梨白杏红,父母也在老去,没有什么可以挽留。
  
  一晃眼,自己都成了中年的人。好时光都已过去了,梦想早已如那年的春花纷纷飞谢,一日一日,一年一年,一回首一惊心,我只是亿万人中一个碌碌奔波的人,没有脚印,也没有姓名。
  
  茫然和疼痛,总会出其不意地到来。
  
  有时想,也许出家是好的,受人左右非我所愿,可是我有能力摆脱和改变吗?投机钻营固然不是我的所好,更不是我的长项,可是被算计被利用被辖制同样背离我的心愿。
  
  自由,自由是那么的重要,什么时候我们能在时间和生存上解放自己?
  
  想来想去竟是必要的金钱。没有钱,相应的,也就没有了时间。
  
  在世间,我只是如此窘迫的一个过路者。
  
  一切如此沉重,而一切,只不过转首如烟云。
  
  其实整个城市都在变得美丽和整洁。各条环城路两边都留了那么宽那么规则的绿化带。红的植物种植在一个方位,绿的植物种植在一个方位,以至规则得让我常常忘记那是一些能够天然生长的生命,而以为它们就是一些几何的图形,象军队,象棋局,就是没有自然的气象。
  
  一切都被修剪,一切都被删割,一切都得运行在秩序和规则之中。长短高矮,天然生长的本性到后来都被修改得整齐划一,面目全非。
  
  实在谈不上美。
  
  在这样寂静的雨夜,寂寞和孤独的感觉总是破空而来,无法阻挡,无力抵抗。身边人会变成陌生,不知道他何以而来,何以而在,又何以而于多少年后远离。
  
  也许每个人在骨子里都是孤独的。深刻的孤独。身边有人是孤独,身边无人,就更是孤独。刻骨的疼痛都只属于自己。包括未来,包括记忆。
posted on 2007-04-04 10:32 fly 阅读(96) 评论(0)  编辑  收藏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