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u in blogjava

  BlogJava :: 首页 :: 新随笔 :: 联系 :: 聚合  :: 管理 ::
  170 随笔 :: 103 文章 :: 1052 评论 :: 2 Trackbacks
注:为了免去大量搬迁图片的麻烦,本文全部图片采用滤镜技术盗链自QQ相册。非IE内核的浏览器也许无法看到本文图片。如果是支持noreferrer的最新webkit浏览器,可以试试点击图片浏览。

事后彪叔是这么评价的:“那些小偷也倒霉,抢个东西遇到深圳反扒队的。。。”。


6月11号

  • WWDC2010的最后一天。早上在web开发方面还有最后两个repeat的session,是Nob Hill会议室的《Delivering Audio and Video Using Web Standards》。听完后觉得,所有的演示都基于局域网内非常快速的网络速度,如果网络差的地方,会不会和那天Jobs演示的时候一样,一下就杯具了呢?于是和苹果的工程师探讨了一下,在网络很差的时候能不能用脚本对音视频的缓冲进行更进一步的控制,以达成更好的效果。苹果的工程师回答是你可以用脚本控制buffer,不过还是觉得存疑了,没有试验环境也不好进一步探讨,算了,回来自己研究。


    (WWDC2010会场)

  • session结束后,中午还有个CNN的event。听完后决定和wang一起去金门大桥看看夕阳,来了这么多天还没去过呢。于是坐上了38L路公交车前往金门大桥。在车上忍不住又把iPad拿出来继续读没看完的rss feeds。车子沿着geary大街走,在polk和van ness街之间有个站,有很多人排队下车。


    (CNN的技术VP在演讲的时候喜欢放很多震撼画面)

  • 这个时候有个中等个子的黑人小伙慢腾腾的排着队从我面前经过,突然一伸手,抢了我的iPad就往车下跑。好家伙,公车抢夺,原来在旧金山也和在国内并无二致。我跳起来一伸手抓住黑人的夹克衣领往后一扯。不幸的是体重对比太悬殊了,自己反而被他带到车下来了。


    (车票)

    嗯,在这里要再三强调一下,本人接受过一段时间的自卫术训练,包括如何在这样的情形下与身材比自己大一圈的对手搏斗,我们都是有过若干预案的,比如偷袭(第一预案,当时不具备这个条件);寻找手持武器自卫(第二预案,除了被抢去的iPad,手里只剩一个单反相机了,作为摄影协会老会员,这个预案也必须否决);装疯(扑上去大喊大叫乱打一气,逮到机会就抱紧对手狠咬一口,从气势上吓懵对手————考虑到自己门牙打过补丁,咬人这招不到万不得已不用)。围观群众切勿效仿。


    (iPad确实是现在最好玩的成人玩具)

  • 于是采用了装疯预案,我一边大声不知道喊着啥,一边左手紧抓着对方的衣领,跟他贴身,让他右手被栏到我外面不能攻击我(期望他是右撇子),右手开始用力打他的胸腹部。他也用左手还击我。一个不小心,两个人都绊倒了。杯具了,他倒在我身上,我翻不过去,被他骑住了。于是我只好两只手都收回来,准备在他攻击的时候可以做保护动作,此时真正有点危险了,不料对方一发现这个疯子松手,立刻抓住机会疯狂逃窜。万幸。
    打斗太激烈,感觉到全身脱力,我继续在地上躺了几秒钟缓下劲。wang同学大概就是这个时候认为我被打懵了,呵呵。然后起身来检查一下,没有大碍,看看身边,iPad已经被摔碎了,可怜的小家伙。


    (iPad成这样了)

  • 这个时候的标准操作应该是等警察到场处理,不过我的护照和电脑都还在公车上,要是护照丢了问题就严重了,只好先回车上拿包。拿到包后心宽了一点,终于可以坐下来透口气了,没想到公车这时发动了,开往下个站,我只好安心在车上休息一下,顺便自拍一张看看脸上那里刮破了。

  • 坐了一会,和wang商量了一下,还是不去金门大桥了,于是下车去报案。很多国内的朋友英文聊天还可以,最怕就是和外国人打电话,听半天听不清楚,其实大多数移民国家的公众服务部门都有提供多语言的翻译服务的,在这种复杂情形下更没有必要去考验自己的英文水平。打通了911后,我直接就要求了中文翻译服务。在翻译到达之前和警官沟通了一下基本情情况,然后接下去就翻译接手了。
  • 描述完现场情形,警方问要不要派救护车。自己也是担心有内伤,去查一下也好,就让派了一个。911要求,在原地等候救护车和警察到场,在完成检查之前不可以喝水吃东西(怕有内伤会恶化)。如果外伤流血不止的话他们可以在电话里面提供紧急止血指导————此时我的血已经止住了。然后开始等救护车。

  • 等了不知道多久,越来越口渴,又打了一个911,对方说救护车已经在路上,请继续耐心等候。继续等吧。然后就看到在对面路口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终于把警察吸引过来了。我于是过街给警察当面再报一次案。


    (对面的美国人民打成一片)

  • 女事主很郁闷,要求警察先处理她的事,警察指着我额头的伤口说,他伤的比你严重,所以要先处理他的。呵呵报案原来也有插队的。

  • 于是重新描述了一遍事情经过,警察通过对讲机呼叫了一番后,救护车终于姗姗来迟了。从来没躺过担架的,这下也体验到了。

  • 上救护车后,先等警察完成报案手续(也许还顺便验证一下我的护照号有没有登记案底?),把证件和我的案件case No给我。


    (案件编号)

  • 之后我先要求护士帮我联系保险公司。出门前特地把平安的海外联系电话存在了手机里面应急的,这下可以用上了吧?护士询问了保险公司的名称后去系统里面查了一下,后来好像查不到“Ping An”这个公司,就先不管了,有什么费用等事后再找保险公司也可以的。


    (救护车内照片)

  • 送进医院以后,就不允许动相机了:((


    (病房内偷拍)

  • 医院的人都很友好,处理我这个case的医生护士几乎每个人都来问了一下我的情况,还有从哪里来的,然后表达一下同情,最后再welcome to CA或者welcome to SF,尽力在使我觉得自己是被关心,受重视并且受到欢迎的。

    (医院给病人套一个腕带,把我的名字拼错了。把写在名字前面的visa的issue place当成first name了)

  • 一个很瘦小的东方面孔的美女医生负责处理我的case。询问了一下发生什么事,在我身上各个可能受伤的位置挤按拍打,确定重点检查部位,问了一些药物过敏和近期服用药物的问题,太专业了,我的英文又不够用了。问我说哪种中文,我说普通话,然后就杯具了,等说普通话的医生等了好久,还是没等到。


    (处方)

  • 最后拉了香港医生阿May过来,问我能不能说广东话,我说也可以啊,医生也快崩溃了————怎么不早说。之后的沟通简单多了,可以用广东话。


    (医嘱)

  • 阿May把我扶上轮椅,推过去拍了两张X光,再推回来等结果。阿May悄悄跟我说,也不用联系我保险公司了,费用让受害人基金会出就好了。也是啊,在加州随便买点啥都要收我那么多税,搞了半天社会治安还这么差,施瓦辛格的这个钱当然不能帮他省了。我这时都快渴死了,还是不能喝水,继续忍着。


    (胸透X光片)

  • 忍到结果出来,好几张专业文档,关键内容好像都是我看不懂也听不懂的。阿May好像下班了,于是护士小姐又打了个三方通话的翻译服务电话,给我介绍我的情况:肋骨骨折。我吓了一大跳,让翻译再确认一下,是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骨折,护士很确定的说,骨折了,不需要特殊处理,几周就自愈了,这期间要用力深呼吸扩张胸部,对愈合有好处。如果骨折影响了呼吸,那就吃止痛药,然后继续用力深呼吸。


    医生好心要把一份文档打印成中文的给我看,:((

  • 挂了电话,我让护士再去问医生,我哪个骨头折了。医生过来给我说,右侧第8或者第9,轻微骨折。杯具了。
    给了我一个止痛药让我服下,然后给我一个止痛药处方让我自己去买其中的某一种止痛药。然后,我可以自己回酒店了,呵呵,这是给骨折病人的待遇嘛。


    (复诊提示)


    (医院只开方不卖药,但是对处方中的药物却提供了通俗易懂的说明。)


    (医院只开方不卖药,但是对处方中的药物却提供了通俗易懂的说明。)

  • 回到酒店,先上网,第一时间发微博消息。呵呵,信息时代啊。


    (回酒店第一时间发微博。这是旧金山时间11日晚上。)

  • 出去吃了个饭,买了瓶布洛芬回来,发现腾讯数码微博已经推了这个消息,腾讯网友已经在微博上回复不少消息了。有网友建议可以拿iPad去苹果店看看能不能修,我本来想着肯定不能修了,不过去看看也好。有很多网友质疑一台iPad值得这样冒险吗?这样冒险和黑人壮汉搏斗当然不是为了一台iPad这么简单,我尝试了在微博上解释一下,不过这真的对大家来说不是太好理解,算了。


    (微博截屏)

  • 也有网友说可以找jobs要台新的。呵呵,乔帮主前几天刚讲过个故事说有个小伙玩iPad吸引到了美女注意,我要是这事写封伊妹儿给乔帮主说说说,让他下回要说这事也顺便提醒一下大家iPad的魔力也会带来为危险,倒是不错。于是写了第一封信。这一天就算过去了。


    (微薄截屏)

    12号

  • 由于背部受伤,一个晚上无法翻身,睡的相当别扭,一大早就起来了。一上线,正好有同事找我,说苹果公司开发者关系部夏鹏正在设法联系我,于是和他们联系了一下,沟通了情况,夏鹏主动提出第二天送我去机场。完了带着iPad的尸体前往苹果店。

    (iPad尸体)

  • 苹果店的人看到iPad的尸体没有期待的那么意外,很公事公办的说要找工程师评估一下价格。过了一回评估价格出来了,维修费$269。又等了一下,大高个黑人工程师出来接待。一见面很例行公事的问了句how are you,我一下想起那个摔下山崖的中国留学生笑话呵呵,于是跟他讲,不好,被人抢劫,iPad砸成了这样,还把我打伤了(和警察讲述的时候要尽量描述细节,和其他美国人讲述的时候,却要刻意回避抢劫者的肤色问题,种族歧视在西方国家是极其敏感的问题)。大高个听到了以后一脸的心痛和惋惜的表情,换了个非常非常温柔的声音跟我说怎么会这样,这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你等等,我进去和主管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免你的维修费。我很惊讶,他们看起来完全没必要给我这样的优待啊。大高个说机器砸烂了不是你的错,看看你的伤口,坏人太坏了。
    趁着他们商量,我又用现场的mac上网发了两条微博。结果他们很快就商量完了,大高个出来说,我们免费给你换了。拿出来一份换机文件给我签署,然后从仓库给我拿了台新机出来。

    (换机协议)

     

  • 这真是意外之喜,我道了谢就走了,走出了好远才想起来,怎么没和大高个合个影,又回去找他合影。

    (网友普遍认为这个apple guy很帅)

  • 回到酒店,又给乔帮主发了第二封邮件,对苹果公司表示了一下感谢。后来很多人说苹果一台iPad就把我收买了。其实正是他们在表达关心和给予优待的时候的这种毫无目的,把我感动了一下。


    (第二封邮件)

  • 过了不久,居然收到了Jobs的那封只有3个单词的回信。众所周知乔布斯轻易不回邮件,以至于有些果粉网友说这封回信比若干台iPad还有价值,还有很多人劝我打印装裱起来供着,或者打印到衣服上天天穿着,呵呵。


    (乔帮主的回邮)

  • 数码频道及时推了这个消息之后,我得以有幸见识到乔布斯的魅力所在。中国开发者被袭击的消息并没有多少人关注,但是乔布斯给中国开发者发了邮件的消息,一下大小网站纷纷转载,国外网站也出了新闻,连我在老家连乔布斯何许人都搞不清楚的父母,也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为了免得他们担心,我本来打算回国后再跟他们说的,这下瞒不住了。

    13号

  • 早上9点半,苹果公司的陈梓桥和夏鹏准时到酒店来送我们去机场。



    (苹果公司的陈梓桥和夏鹏)

    14号
    早上把美国拍片的结果发给马医生看,马医生初步认为8、9肋骨轻微骨折,无错位。7肋骨可疑。
    下午重新排了片,刘主任分析结果,骨头问题不大,主要是软组织拉上,开了些中药,建议静养几天。

  • posted on 2010-06-26 14:05 emu 阅读(1760) 评论(3)  编辑  收藏

    评论

    # re: iPad惊魂 2010-06-27 15:05 何杨
    有钱人啊。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iPad惊魂 2010-09-08 04:20 南瓜
    哈哈。不管怎么说,你红了,国际友人发来贺电。
    另外,下次有人再抢就直接给他好了,命要紧。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iPad惊魂 2010-11-27 09:58 博客之家
    实在太悲剧了啊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