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 61,  comments - 2033,  trackbacks - 0
觉得有意思,就自己对了:

挥毫,引一方乘龙,赶上百世后情人


================================================
关于给安娜,或者新生代中国原创音乐的两种文本分析


1\关于<给安娜>之一种可能的文本技术分析
今天一整天都在耳机里反复放这首歌,尤其让我惊讶的是,伴着这柔和的乐调,读<论集体记忆>的速度似乎也加快了,而且于文字的理解似乎也更有默契了,甚至让我有了宽余的时间来作这样一篇无聊的文字.虽说无聊,但实在是挺有冲动的,就仿佛心灵缺开久违的一口,某种感念与情绪的潮水在酝酿了许久之后忽然决堤溃泻,挟持着我的手指涌向不可收拾的键盘.

于我,这或许不仅只是一首歌了,她实在营造出了太美的情境,超越元素,超越话语,甚许超越了音乐.

床前的,乃是明月之光,写词的人未必饱读过诗书文章,动辄唐诗三百首,动辄西风瘦马,动辄莫斯科郊外,动辄月光动辄月下床,然而简单的文字塑出了很深挚的意味,月光前安娜在轻轻唱已够静谧了,唱的居然是一开始让人微微怀疑盗版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实在就大奇大美了!北方的更北方!多漂亮的句子!那里有什么呢?黑土壤,而之上耕种着的居然是安娜的善良!很突兀吗?又完全不会,实在是很和谐很完满.接下来五句基本都是我也能造出的,但五句之后猛地飞来一个腾空的七段:"柏拉图是谁何妨"不得了啊!实在让我叫绝!没什么太沉潜的东西可幻想,却已全然折服于胸臆间不经意的那一瞥飞鸿,发抒了什么?柏拉图是谁何妨!接下来三句大言不惭地说我也能勉强对付出,伊甸的时光,很棒,却不见得十分切合于此.又来了!西风瘦马的画面再描摹,厉害厉害!西风,在回头张望,
看见,古道瘦马在彷徨

好!尤其是西风的回头望,还能看见,这大约有化宋词笔法入歌词之神韵.

哭了,风琴在伴着
莫斯科的另一半还在惆怅
泼墨,造一匹快马
追回十年前姑娘

另一半的莫斯科居然会惆怅,造快马去追十年前姑娘居然靠泼墨,好!好!好!此间的音符设计也很得体,哭了,一折,折得好!

风琴,如果有力量
拉我一把别让心那空惆怅
城东的老槐时常,听见凄凉

再次学宋词拟意,语句平淡,配合收归的曲旋,更见其委婉飘荡,风琴拉我当然好过上帝救我,注意,彷徨,惆怅,凄凉,反复出现了多次,但若谁说这是为赋新词,我却必要大骂他没心没肺,不懂欣赏,词与物,物,乃是一切符号的终结皈依

听完了再听,再听完了再再听,直听到忘了歌词,忘了该怎么哼,忽然发现,安娜是谁这类问题真太愚笨了,安娜可以是留声机,可以是十年前姑娘,甚至可以是后弦呆唱着无人喝彩的西厢,给安娜,正如歌中所唱,不需要收信人,不需要邮箱,天边袅袅悱恻着的,若非红霞,则定是爱我们,与值得我们去膜拜的,安娜




床前的明月光
安娜在轻轻唱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北方的更北方
湖畔的黑土壤
耕种着安娜的善良
文章纸墨未干
借着冷风飘荡
散落湖畔无人邮箱
我们天各一方
只隔宣纸一张
柏拉图是谁何妨?
拼凑的信箱
守着伊甸的时光
唐诗三百写给安娜墨砚到天亮
西风,在回头张望,
看见,古道瘦马在彷徨
哭了,风琴在伴着
莫斯科的另一半还在惆怅
泼墨,造一匹快马
追回十年前姑娘
风琴,如果有力量
拉我一把别让心那空惆怅
城东的老槐时常,听见凄凉


2\关于新生代中国原创音乐之一种解读
2005年的深秋或者初冬,蒙一位好友之助,终于缩在珠海的宿舍里一点一滴啃完了<北京乐与路>的拷贝,用的是一张翻版的光碟,南中国稀见的风情并着摇滚,书写了那个午后我的全部记忆.

高中时读<萌芽>,有文章说"摇滚"无非是我让你摇你就摇,让你滚你就滚,现在想来,此语除了尖刻或者说诙谐,倒也确然拉出了一些碎片断裂后的底色.曾以为靠着<1/3理想>或<One night in Peking>这样的骨格就足以引领中国原创音乐,听了再听,直听到乐与路里的<晚安北京>,<回忆之前忘记之后>,串联汪峰新曲<怒放的生命>,三里屯摇曳十年的华灯,无数幕淡漠了世情的悲喜剧,大约真该熄却后重燃了,许巍的路数也许是一种很大的慰藉与拯救,而灰烬们,漂浮于时空之外,笑着问眼镜蛇\ADD\自我学习辈都去了哪里?

曾经的CHANNEL[V],聚焦点于中国制造,开创"眼保健操"系列宣传广告,今番重新检索了一下,居然已连完整的电子文本都再也找不到,我很难断定这究竟是命运抑或讪笑,就在不远的曾经,那么多的花儿大声笑大声闹,今天重看,剩下的除了刚刚好\嘻刷刷这类动人血脉的乐符(仅乐符而已)外,还有什么?宋儒说使各物得其安所,又说吾徒不可胡为纵暴殄天物之乐,西西,此间玄机,难说清

这个城市或许真像个巨大汉堡

我们或许真像那些被炸成金黄的薯条

而尘埃飞过 偶尔带起的一片 若非记忆 大概差不离总归是出路了吧?

用 乐与路 的精神

去 歌颂 自我的真实 自由的可贵 世界的悠扬

许多都将睡去 而死不了的 仍是大群体之记忆

关于中国原创音乐之新生代

要在塑造出 新而不割裂于旧的 斯年独立的 集体记忆
posted on 2006-04-13 11:31 鱼上游 阅读(1174) 评论(3)  编辑  收藏


FeedBack:
# re: 泼墨,造一匹快马,追回十年前姑娘
2006-04-13 15:16 | 非鱼
弹指,写几行程序,细述一生中期望。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泼墨,造一匹快马,追回十年前姑娘
2007-05-28 17:36 | chry
文,如古典琴曲“广陵散”!!!匆匆过客:echo0319@sohu.com  回复  更多评论
  
# re: 泼墨,造一匹快马,追回十年前姑娘
2007-12-08 11:24 | 鱼上游
掐丝 织一方年华 缠绕千日里的思绪  回复  更多评论
  

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网站导航:
 
<2006年4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常用链接

留言簿(82)

随笔分类(59)

文章分类(21)

相册

收藏夹(40)

GoodSites

搜索

  •  

积分与排名

  • 积分 - 1245831
  • 排名 - 20

最新评论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