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0日

学生生活的惬意就是可以随时找出一些哥们儿去海喝一把

这种方式不像社会上的社交应酬,纯粹为了自娱自乐,可以喝得酣畅淋漓。今天算是我们几个哥们儿第二次坐在一起端起酒杯了,其实喝酒更多的是找个空间和时间大家一起聊聊。往往聊得东西更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刘伟来自于陕西宝鸡,一个纯粹的北方兄弟,很能侃。从他的口中可以听到很多奇闻轶事。今天还是头回听他讲他高中的经历,一个血雨腥风的年代。谁能想到这小子原来也曾混迹一方,高中就有赌钱的历史,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高潮莫过于说起他赌钱抽老千的经历。这些都和他斯文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对比。

老黄,Java版的版大,为人比较腼腆和孩子气。说得最多也是高中的光辉岁月,言语中也涉及到了诸多妹妹,哈哈,年轻人的谈论往往会提到些许昔时的青梅竹马。

我,给他们将了我的goddness——她。好久没有她的音信,也是从去年一个朋友那里知道她已嫁为人妇了,但是还是有一些伤感。在我印象中,她永远是16岁的模样,扎了一个长长的马尾辫,眉前留着刘海。也就是几年前,我还曾曾偷偷送她去火车站,看她上车北上;也偷偷给她说我对她的爱意,其实那时只是让她知道,而非接受。此刻或许,她正在大洋彼岸过她需要的生活,拿着她的dollar。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她再次相见,像一个老朋友一样叙说儿时的往事

posted @ 2006-07-20 23:47 李博博 阅读(99) | 评论 (0)编辑 收藏
仅列出标题